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 血滴子
    ,!

    主要是燕云现在气势太强,和阿布拉莫维奇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呆久了,肯定是也被感染了一些气势,此刻释放出来,反倒是取到了点压制作用。

    蹭!

    长枪一点,星光万丈,一点寒芒射向其中,笔直的成一条线般,不偏不倚的刺向了王峰的胸口。

    “不好!怎么那么快!”王峰心里震惊,这完全出乎他的想象,按理来说,三十六堡的这一代子弟,练功时间都差不多,武功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才对。

    但此刻的王峰,他根本就看不清燕云枪刺的位置,只看到一道虚影向着自己袭来,转眼已经到了眼前。

    他连挥剑都来不及,身体下意识的向着旁边闪避而去,这才躲过了致命一枪,不过却还是被燕云刺中了左臂。

    噗呲!

    一股鲜红的血液在燕云收枪之时,从王峰的左臂之上喷涌而出,血洒擂台。

    燕云收枪之后,快速的刺出了第二枪,对准的是王峰的右臂。

    反正这家伙是令狐家的走狗,他下手也不会有什么留情的余地,当长枪的寒芒射出,一股杀机袭来的时候,王峰知道自己在不还手,那就要被燕云废了。

    当!

    长剑挥出之后,用尽全力阻挡住了这一枪,巨大的力道让他手中的法宝直接飞了出去,虎口之上,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在了那里。

    “怎么可能?”令狐清风看着燕云,记得上次在上宁的时候,燕云可是差点没有被打死,现在的实力居然达到这样一个地步,一枪震飞对手的法宝,这实力进步的有点夸张了。

    燕云看着已经散失战斗力的王峰,道:“做令狐家的狗,未必比做人舒服。”

    说完,他一个转身跳下了擂台,留给众人一个目瞪口呆的神情。

    “这小子,也学会装逼了。”姜飞笑呵呵的看着燕云,这久的炼体真是没有白练,不依靠法宝之力,居然就能打败有着法宝之人,这水平算是不错了。

    接下来的比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自己这边的人,因为都是有着法宝的高手,自然是取得了第一轮的胜利,其他家族也都差不多。

    总体来说,除了刚才那个王峰被燕云淘汰,剩下的三十五个持有法宝之人,都稳稳的进入了第二轮。

    姜飞第二轮的对手,是西门残,这西门家的独家武器乃是一种奇门兵器,名叫血滴子。

    看似像是个罗盘一般,但飞行速度极快一种法宝,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准确的来说,就是套在人的脑袋上,一扭,一绞,人头落地。

    这可是一种极其凶残的兵器,从这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掌管这血滴子的,应该是他们天云宗的执事弟子,也就是掌管刑罚的。

    姜飞此刻的对手,他手中的那一柄血滴子,就是在天云宗内部处理放了大罪的弟子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曾经的修仙者,倒在了这血滴子之下。

    “我不想杀人,血滴子出,人头落地,你要是不想死的话,还是下台去吧。”西门残看着姜飞,手中拿着血滴子,上面那十八个齿轮正在不停的旋转着,似乎他的手一挥,就会有着人头落地。

    姜飞想不到这家伙还挺狂的,估计是使用的法宝太过于暴虐,所以造成使用者也变得猖狂起来。

    “没事,用你的法宝来打我,我退一步算我输。”姜飞咧嘴,笑嘻嘻的说道。

    面前之人,虽说有着天云令,可以使用法宝,变成暂时拥有灵力的修仙者,但那只是初级修仙者,实力最多达到筑基,他一个分神期的高手面对筑基期之人,要是退了一步,那就真的是天大的笑话了。

    “口气不小,希望你见到阎王的时候,你这么说吧。”

    西门残举起右手,他那右手之上的血滴子开始不停的旋转了起来,咔擦咔擦的齿轮转动之声传出,很是让人毛骨悚然。

    “血滴子,出!”西门残右手一挥,就看到右手之上的血滴子嗖的一下飞了出来,他手臂之上还带动这一根纤细的白色细线,不仔细看都看不到。

    血滴子朝着天上就飞了过来,之后咔擦一声,犹如变形一般,上下分成了两半,像是个帽子一般,只要扣在人的脑袋上,那就是一转之下,直接把脑袋给扭了下来。

    姜飞看着这攻势十足的血滴子,右手一掌挥出,一道劲风犹如漩涡一般,嗖嗖嗖的旋转冲向了血滴子。

    劲风狂卷而过,血滴子在空中居然不由自主的开始打转,西门残感觉自己居然控制不住血滴子,有一种脱手而出的情况,他猛地一按手上的机关,咔咔咔的声音传出,这手上的一个绞轮开始旋转,准备把血滴子给拉回来。

    姜飞看准了那一根细线,右手一弹,一股火焰顺着手指射出,嗖的一声,把那条细线直接烧成了两半。

    看来这西门残根本做不到完美控制血滴子,所以才需要这一股细线,现在细线被烧断,他人直接被巨大的拉力弹倒,砸到了地上,屁股落地,很是凄惨。

    而天上的血滴子,不知道为什么就飘啊飘的飞到了姜飞的手中。

    西门残念动御物诀,想要控制血滴子,却发现根本没有反应。

    “实力太弱。”姜飞摇摇头,把血滴子向前一甩,嗖的一下直接飞了回去,把西门残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法宝要袭击自己了。

    血滴子急速飞到了西门残面前之后,居然在空中悬浮,不停的旋转起来,没有一点在向下的意思。

    西门残这才惊魂未定的控制住了血滴子,收回了手上,道:“我输了!”

    姜飞这才慢悠悠的从擂台上下来,赵翔龙连忙跑过去道:“姐夫,你太牛了。”

    “一般一般,低调低调!”姜飞瞄了一眼欧阳家的方向,发现那些家伙都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脸上笑意更甚。

    一天的比赛结束,姜飞这边的人全都是有惊无险的进入下一轮,看来这争夺个总堡主还是很有机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