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3章 八强战
    ,!

    晚上,众人回到江南小镇,开始吃着丰盛的晚餐。

    “女婿,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倩柔嫁给你,我放心。”赵书峰很是满意的拍了拍姜飞的肩膀,笑道。

    “不是我吹,这总堡主的位置,要是我不给你守住了,我就不是赵家的女婿。”

    两人在这喝酒,谈天说地的,这一次可是千年一遇的机会,赵书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也算是自己的庆幸了。

    最终,赵书峰喝的那是一个伶仃大醉,被扶回了房间,姜飞和赵倩柔再次来到她的闺房,准备睡觉。

    就在姜飞刚刚入睡之时,只感觉一道神识从自己上方扫过,因为有芯片的缘故,估计那人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姜飞眯起双眼,果然还是有修仙者插足了,从那神识的程度来看,不到分神期,筑基期中后的样子。

    看来自己能够代表赵家出战,其他家族自然也能够找到别的修仙者过来帮忙,毕竟这天云秘境可是一个好地方,上古大宗门的秘境,能够留到现在,想想就知道里面不简单。

    第二天,众人依旧是上山比试,今天差不多就能决出个一二三来了,三十六强都已经出炉,姜飞这些人稳在其中。

    慕容凝宁海雪两个妹子,在过了一轮之后,第二轮止步十六强,毕竟女人的体质还是比不上男人。

    而燕云和赵翔龙两人,实力是有的,现在他们正在八强的擂台之上。

    赵翔龙的对手是欧阳志,这个家伙因为有着野心的关系,已经悄悄的加入了他们,所以这一轮,赵翔龙故意放水,让欧阳志取得了胜利,反正这边有姜飞存在,他输了也没什么关系。

    因为赵翔龙放水的缘故,欧阳志直接进入八强,这倒是令这边欧阳乾刮目相看,想不到自己的小儿子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而另外一边,燕云的对手则是令狐尘风,想不到这两人对上了。

    “令狐家!”燕云双眼的怒火很是残忍,不过他现在已经学会了压制心中的愤怒,不会被这怒火冲昏头脑。

    “想不到你这丧家之犬,居然还想翻身!”令狐尘风拿着手中的宝剑,满脸嘲讽的看着对面的燕云,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败在燕云的手上,毕竟上次这家伙可是连令狐清风都打不过。

    “寒霜,劈!”

    燕云才懒得和这家伙再多说一个字,双手握住枪柄,人就已经窜向了半空中,随后长枪划过一道残影,向着令狐尘风砸了下去。

    他直接把枪化身为棍,准备用枪头砸人,这双手那百斤巨力,带着凛冽的风声,呼呼袭来。

    砰!

    令狐尘风脚一点地,身形飘出,随后就看到燕云如同大鹏展翅一般,长枪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咔擦!

    地上产生一条条裂纹,但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和原来一模一样。

    燕云一击落空,看到飞向半空的令狐尘风,长枪就地撩起,向着他的胸口直刺而去。

    寒霜枪带着凌冽的寒风,四周的温度骤降,带着那如同冰雪般寒冷无情的光芒,直刺而去。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燕云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最佳的进攻路线,令狐尘风持剑向下一斩,道:“清风,落叶,斩!”

    当!

    枪剑交挥,擂台之中照耀出一缕耀眼的光芒,犹如日月交会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当光芒消失之时,擂台上的两人出现在一个对角。

    燕云脸色不变,冷冷的看着对面令狐尘风,右手长枪收在了身后,手臂之上,啪嗒啪嗒的在流淌这鲜血。

    对面的令狐尘风更是凄惨,单手持剑,左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而胸膛之上,也是在冒着鲜血。

    刚才的战斗,燕云直接是用着以命博命的打法,长枪向前,直取令狐尘风心脏。

    而令狐尘风的长剑也已经劈向了燕云,他没有选择像是燕云那样拼命,所以保持了攻击距离,最终的结果就是,燕云右手被令狐尘风所伤,而令狐尘风心脏差点没被燕云给捅了个通透。

    “霜寒毒龙钻!”

    燕云可不给令狐尘风机会,放弃右手持枪,直接改用左手,枪头一阵旋转之下,瞄准了令狐尘风而来。

    “该死!”令狐尘风咬牙骂了一句,碰到个这样的疯子,那是真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听着头皮硬上了。

    最终两人激烈的交战在一起,之后令狐尘风被一枪刺倒,右手受伤,滚下了擂台。

    燕云看着令狐尘风败在了自己手中,脸色依旧不变,瞄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就看到燕霜的脸上,流出了两行泪水。

    令狐尘风右臂受伤,估计就算治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这样其实也算是给父亲报仇了。

    燕云又瞥了一眼令狐清风的方向,这两个令狐家的杰出弟子,只剩下一个人。

    他对令狐清风更是气愤,上次输给了那家伙,这次一定要找机会报仇。

    但令狐清风那边明显不给他机会,那家伙的对手不知道是谁,但令狐清风直接认输,让对手进入了四强。

    姜飞这边,对阵的正是欧阳杰,这个欧阳家的大少爷,因为赵翔龙放水的缘故,欧阳志可是已经进入了四强,要是这家伙没有进入,那就真是丢大人了。

    “又见面了。”欧阳家在那自在的扇动着手中的扇子,那扇面之上的山水依旧在转动着。

    姜飞不屑的摇摇头,看着扇面之上的缕缕白烟,道:“下毒这种下三滥的招式,你还是别用了,赶紧用你的最强招,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不用的话就没机会了。”

    欧阳杰一愣,没想到这小手段还是被姜飞发现了,看来一样的招式不能再用。

    他轻轻摇摆着扇面,右手一挥,一股洪流直接从扇面之中喷发而出,那洪流之湍急,感觉可以直接把整个擂台给湮灭了。

    姜飞伸出手指一点,一点星光从指间照耀而出,接下来变得越来越大。

    “碎星!”

    当手指的星光碰到了山水扇的河流,转眼一阵搅动之下,那星光像是黑洞一般,直接把这一条河流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