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嗜血魔虫
    ,!

    看到那些血红甲虫朝着自己爬来,姜飞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从那甲虫的外观姜飞隐隐的觉得那和传承中记载的一种魔虫很是相像。

    在神农的传承中有这样的记载,上古禁地魔渊深处有一种血红色的甲虫,名为嗜血魔虫,此虫长约寸许,长有坚硬利齿,无物不嗜,并且嗜血魔虫还有一种奇异的能力,那就是吞噬灵力。

    在上古的时候嗜血魔虫曾今出现过,给修真界带来了一场巨大的灾难,修仙界的一个门派中有人私自进入魔渊,并偷偷的带出了沉睡中的嗜血魔虫。

    当嗜血魔虫从沉睡中醒来后便开始疯狂的肆虐,它们的繁殖速度惊人,在短短的几日内就让那个修仙门派彻底的灭亡了,就连他们的掌门都没能逃过一劫,最终被嗜血魔虫吞噬。

    本来修仙界将会面临着一场巨大的灾难,还好那嗜血魔虫必须要拥有古魔气才能生存,而那个修仙门派刚好在一处魔窟的附近才会被灭门,没了古魔气嗜血魔虫最终消失了。

    想起神农传承中对嗜血魔虫的记载,姜飞的心瞬间凉了,要知道那个上古修仙门派可是高手众多,他们的掌门那可是达到了渡劫期的修为,可是依然死在了嗜血魔虫的口中。

    如今姜飞才金丹期,而且还是一个被禁锢的金丹期,他的心中充满了绝望,看着密密麻麻奔涌而来的嗜血魔虫姜飞虽然绝望,但是他并没有放弃抵抗。

    虽然姜飞知道他的抵抗根本微不足道,但他拥有着一股强大的求生欲念,因此姜飞连忙用手想要拔出插入挖槽中的权杖。

    他想那些嗜血魔虫是因为他插入魔杖才出现的,也许拔出来就能够让那些魔虫消失。

    姜飞本以为很难再拔出那根权杖,可是让他意外的是,他轻轻的便把权杖拔出来了,只是那些魔虫并没有如他所愿,依旧朝着他爬来。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魔虫似乎才刚刚被唤醒,他们攀爬的速度很慢,让姜飞有了喘息的机会,此时姜飞宁愿没有那喘息的机会,因为魔虫慢慢的爬来,他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魔虫每前进一点姜飞就会受到巨大的心理压力,这些魔虫缓慢的爬动在给予着他巨大的折磨。

    姜飞坐立不安的在仅有的安全区中来回走动着,没多久那些嗜血魔虫便爬到了祭坛周围,就在这时姜飞脸上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发现那些魔虫似乎并不能进入祭坛,祭坛上那些奇异的符文闪耀着诡异的光芒,让嗜血魔虫只能在祭坛周围徘徊。

    可还没等姜飞高兴多久,只见祭坛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巴掌宽的凹槽,那个凹槽仿佛为魔虫开启了一条爬向姜飞的通路,只见它们疯狂的冲入凹槽之中向着姜飞爬去。

    姜飞被吓坏了,可是凭他现在的处境,根本就没有任何应对之法,虽然他很是不甘心,可是此时他已经看到了死神似乎在向他招手,他只能默默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嗜血魔虫把他吞噬。

    姜飞充满着恐惧,此时他承受的心理压力非常的巨大,仿佛是过了千年,又仿佛只是眨眼之间,姜飞紧张的等待着,可他想象中可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姜飞疑惑的挣开了眼睛,只见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此时他手中法杖上那颗可怕的头颅竟然张开了血盆大口,它的口中奔涌出阵阵灰色雾气,那些雾气弥漫向凹槽中的嗜血魔虫。

    嗜血魔虫才一接触到灰色雾气竟然全都化为了道道红色的雾气,然后飘入了可怕头颅的口中,而那可怕头颅额头上的竖眼则散发出了强烈的红光,照亮了整个大厅。

    姜飞吃惊的看着手中的权杖,此刻他的手抓的紧紧的,生怕一松手这权杖就会失去,而他则会被嗜血魔虫吞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飞站的都快有些麻木了,那些可怕的嗜血魔虫才开始逐渐的减少,直到嗜血魔虫完全消失的时候,只见法杖上的头颅闪耀出一道红光,随后便再次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

    嗜血魔虫消失了,但是姜飞却不敢移动一步,他静静的站在祭坛上,生怕会出现一两只遗漏的嗜血魔虫。

    等待了好久并没有出现嗜血魔虫,姜飞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一屁股坐在了法阵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平复了好一会姜飞才缓过神来,他拿起手中的法杖看了看,心中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这法杖似乎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忧的是这法杖他根本无法控制,不知道它带给姜飞的是好是坏。

    虽然嗜血魔虫的威胁解除了,可是姜飞又面临了那个让他郁闷的难题,那就是如何从这里出去。

    现在姜飞可不敢胡来了,刚才随意的一个举动弄出了嗜血魔虫,要是再搞出其他的什么东西那可就麻烦了。

    就这么干坐着也不是办法,姜飞想了想,就算在出现什么危险,至少还有出去的希望,他可不想被困在这里一辈子,而且姜飞心中有些忿忿不平,心想这天云宗到底是搞什么鬼,怎么会弄出这么一个可怕的试炼之地。

    姜飞起身四处观察了一下,并且四处的敲打想要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机关,折腾了半天他却没有任何发现,最终他的目光又聚焦到了祭坛中间的那个凹槽上面。

    姜飞心想刚才他插入法杖出现了很多的嗜血魔虫,而那些可怕的虫子最后全都被法杖吸收了,此时如果再插入法杖的话应该不会出现嗜血魔虫了,而且就算出现有法杖在他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想到这姜飞提起法杖再次插入了祭坛中间那个凹槽中,当法杖插进去的时候,和姜飞猜想的一样,那可怕的嗜血魔虫并没有再次出现,但是法杖和整个祭坛也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姜飞瞪大了眼睛看着祭坛中的法杖,心想不应该啊,这凹槽明显就是为法杖而设计的,怎么会没有没有丝毫的变化。

    难度这凹槽只是为了那些嗜血魔虫准备的,可即使是这样这祭坛应该也有方法离开才是,于是姜飞又开始再次寻找起离开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