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全当是梦
    ,!

    在传说中开启了古魔印记的皇者可以轻易的斩杀修仙者中的渡劫期高手,传说古魔族的皇者一直存在于古魔界中,他们受到界面之力的影响根本无法降临在这一界面,否则在上古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早被古魔族侵占了。

    风百名痴痴的说道:“难怪这个古魔塔会是古魔族的圣地,原来竟然隐藏着祭魔血阵。”

    风百名想了想突然有些疑惑了,据他了解这祭魔血阵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古魔界中,而且还是古魔皇族的族地中,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会跟随古魔塔来到了这个世界。

    要知道祭魔血阵可不是轻易能够建成的,就算在古魔界中都只有一座,因为建造这个大阵的要求实在是太咳咳了。

    其他的风百名不知道,但是那石柱上的十二个巨兽他却是有些了解,那是古魔界中最为顶尖的十二大魔兽,听说实力并不比开启古魔印记的魔皇差,想要把他们抓来建造祭魔血阵基本上不可能。

    正在风百名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姜飞的一系列变化更是让风百名非常的吃惊,因为他发现姜飞的一切变化都和他了解的古魔族皇者洗礼一模一样。

    他更加想不通了,姜飞的身体他可是亲自探查过的,绝对是一个人族,可此时却受到了祭魔血阵的洗礼。

    看着洗礼一步步的进行风百名心急如焚,此时他担心的不是姜飞,而是天云宗以及整个世界。

    古魔族消失了无数岁月,如今他们最为神圣的皇者洗礼却出现在了天云秘境中,虽然姜飞不是古魔族,可他不知道一旦洗礼过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今的修仙界非常的凋零,别说姜飞洗礼后成为了传说中如魔皇般强大的存在,就算是姜飞成为一个万古恶魔般的存在,那都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也许这个世界就会因此而被魔化。

    虽然焦急可是风百名却是没有丝毫的办法,该做的他已经做了,他此时只希望姜飞人族的身体无法接受洗礼,最终导致洗礼失败。

    可是当姜飞的肤色和眼睛发生变化的时候,风百名的心凉了,他知道姜飞就算不会变成魔皇般的存在,但是最少也会成为万古恶魔般的强者。

    此时他唯一希望的就是上古留下的封印能够有效,让被洗礼后的姜飞无法离开古魔塔,永远的被关在里面。

    看着姜飞不断的转变,风百名很是后悔,他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好奇竟然惹出了如此可怕的后果,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祈祷。

    正在他后悔自责的时候,姜飞眉心处出现了那个诡异的符号,风百名看到那个符号的时候,他的心彻底的凉了,他痴痴的说道:“魔皇印记,完了,一切都完了,我是罪人…我是罪人……”

    直到见到姜飞晕过去的时候,懊恼的风百名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随后竟然也晕倒了过去,然而晕倒后的风百名不知道,在他晕过去后整个祭坛和姜飞都发生了变化。

    姜飞晕过去后,他手中的权杖竟然自动飞到了那个凹槽中,并且自动转动起来,随后整个祭坛竟然缓缓的开始震动起来,而这次震动伴随的竟然是整个祭坛的毁灭。

    只见整个祭坛不断的开始龟裂,而那些石柱和上面的巨兽竟然也开始不断的碎落,那些不知是何材质的石块从空中坠落,落地后竟然全都变成了飞灰。

    祭坛上的符文消失,整个祭坛也都变成了飞灰,窗外呼呼的阴风吹了进来,所有的飞灰全都被吹走了,古魔塔中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最终变成了一个空旷的大厅。

    姜飞静静的躺在大厅中间,而在祭坛蹦毁的时候,姜飞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他身体中的紫色血液竟然缓缓的变成了从前的鲜红色,而皮肤也恢复成了往日的颜色,眼睛自然也变成了从前的样子。

    所有的一切都变回了姜飞进入古魔塔时的样子,而那个法杖此时却静静的躺在姜飞的手中,而法杖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此时法杖顶端那个可怕的头颅竟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变成了圆形的翡翠,并且在曾今眼睛的位置处出现了一颗血红色的宝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姜飞缓缓的转醒过来,他睁开眼睛有种很迷糊的感觉,他刚想抬手揉揉眼睛,突然感受到了手中的一股温凉之意。

    姜飞连忙转头看去,当看到手中的法杖时他愣住了,虽然法杖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法杖尾端却是没有多少变化,姜飞隐约记起了什么,他连忙起身。

    起身后姜飞连忙脱掉衣服仔细的观看起自己的身体来,当发现他的身体和从前一样时姜飞疑惑了,他连忙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比起从前稍微的强了一点。

    姜飞看了看手中的法杖,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此时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大堆问号,古魔塔中他所经历的一切如今还历历在目,他实在是想不通此时为何那一切都消失了,就连法杖都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了。

    姜飞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法杖,努力的回忆着所发生的一切,越想他心中越是震颤,最后他不敢再去想。

    姜飞微微的笑了笑,看着一切和他记忆中的样子不同,他喃喃自语道:“这个梦可真是太刺激了。”

    姜飞懒得再去回想,他只是把一切当成了一场可怕的梦,不想在去记起,只是手中的法杖让他很是不解,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想不通他也就懒得去想了,他把法杖当成了进入古魔塔中无意间获得的宝贝,并把进入古魔塔后所经历的一切全都归类于了那个梦。

    姜飞四处看了一下,此时空旷的大厅中什么也没有,只能看到高高的窗户外是一片灰暗的天空,并且飘荡着浓浓的黑雾。

    姜飞伸了伸懒腰,然后自语道:“这鬼地方真是邪门,竟然让我做了那么可怕的一个梦,不想我得赶快离开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