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3章 化婴之术
    ,!

    “化婴之法,是谁竟然那么狠毒,想要化去他的元婴,让他在痛苦的折磨之中死去。”姜飞一脸凝重的说道。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知道这是化婴之法,这就是他当年为了我受到的魔宗惩罚,要不是有这寒玉床护住了他的元婴,恐怕他早就死了。”钟离纪灵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道。

    “这魔宗宗主还真是够狠的啊,竟然用这么歹毒的方法来惩罚他,像这样的宗主你为什么还加入魔宗。”姜飞说道。

    “魔宗的规矩向来森严,我加入魔宗也是迫不得已,当年如果我不加入的话,正魔两道根本就容不下我们,而且血衣中了宗主的化婴之术,他说这整个天下只有他能够解除,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加入了魔宗。”钟离纪灵很是无奈的说道。

    “既然你已经加入了魔宗,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魔宗宗主为什么不解除这化婴之术,让血衣活过来呢?”姜飞不解的说道。

    钟离纪灵冷冷的说道:“我也没有想到,魔宗宗主见我天资很高,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利用血衣来控制我,可是为了血衣我不得不听他的,直到前不久在我的努力下,我的修为提高到了元婴中期,有了足够的能力进入钟离家,我这才去寻找血珀果。”

    “这魔宗宗主也是够卑鄙的,竟然控制了你这么多年,只是我很奇怪,他为什么非要那血珀果呢?”姜飞疑惑的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血珀果的作用吗?”钟离纪灵有些惊讶的说道。

    “血珀果的作用我当然知道,那就是能够解除血契以及身上被人种下的印记,难道魔宗宗主被人施放了血契或者是种下了印记?”姜飞吃惊的说道。

    钟离纪灵指了指自己额头上那被姜飞特别隐藏了的魔仆印记说道:“本来在上古时期,能够拥有这个印记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可是自从真魔族消失后,现在的宗主担心真魔族再次出现控制并奴役他,因此就想要解除这个印记,而这血珀果便是解除印记最好的东西。”

    钟离纪灵的魔仆印记是紫瞳的化身种下的,而这现任的魔宗宗主应该是在真魔族消失后才当上宗主的,他想不通魔宗宗主怎么会有魔仆印记。

    于是姜飞说道:“这个印记他怎么会有?现在这个世界好像没有真魔族了嘛?”

    钟离纪灵冷笑了一声,道:“魔宗有着一套只有宗主才能修炼的高深魔功,这套功法虽然非常的强大,但是只要修炼了就会莫名其妙的被中下印记,因此宗主才想方设法的想要得到血珀果。”

    姜飞想,这魔宗宗主野心也是够大的,他如今实力恐怕是非常的恐怖,否则也不会想着摆脱真魔族的控制。

    “既然他想要那血珀果,干嘛不自己去取,非要让你去,我想他的实力应该非常强大,想要取血珀果应该很容易才对?”姜飞说道。

    “呵呵,宗主他虽然很强,但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强者,自从真魔族消失后,魔宗就势弱,如果他敢出魔宗总坛的话,恐怕会受到仙道强者的针对,因此他不得不待在魔宗。”钟离纪灵说道。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隐藏着不少强者,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姜飞笑道。

    “那是你的境界不够,等你以后修为提升了,自然能了解到那些强者的存在。”钟离纪灵淡淡的说道。

    姜飞想了想,这世界上的强者还真是不少,也许只有等到他修为足够了,才能接触到那些强者。

    姜飞眉头紧皱,他想了想说道:“这化婴之术我并不是不能解除,只是……”

    化婴之术乃是魔道中一种非常厉害的秘术,那秘术脱胎于真魔族的术法,姜飞自然懂得,因此也能解除。

    听到姜飞能够解除化婴之术,钟离纪灵脸色显出了激动之色,她连忙说道:“只是什么?”

    “血衣他承受了这么多年的化婴之苦,元婴已经非常的虚弱了,如果我现在解除化婴之术的话,恐怕他的元婴会就此消散。”姜飞凝重的说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钟离纪灵有些难以接受。

    “我想那魔宗宗主恐怕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就算你取来了血珀果,他解除了化婴之术,血衣也会元婴消散而死。”姜飞感慨道。

    “他竟然骗我说只要解除了化婴之术血衣就能活过来,没想到是骗我的,我和他拼了。”说着钟离纪灵就要去找魔宗宗主拼命,姜连忙拦住了她。

    “你何必这么冲动呢,宗主的实力想必你比我更加清楚,你去了不是纯粹送死吗?”姜飞劝阻道。

    “反正血衣也不能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和他拼了。”钟离纪灵没有想要活下的意思,此时她真的想要去找宗主拼命。

    “我说你这人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动不动就想着死,你这样的美女死了,我可是会很心疼的。”姜飞笑眯眯的说道。

    钟离纪灵冷冷的看着姜飞,道:“我可没时间和你开玩笑,让开。”

    “我让开是可以,只是你这一去,就是必死无疑,到时候血衣活过来了,他该怎么办,难道是让他去为你殉情?那我还是不救他了。”姜飞摇了摇头,一幅很是无奈的样子。

    “血衣活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他会元婴消散而死吗?”钟离纪灵盯着姜飞说道。

    “虽然我是说解除了化婴之术他会元婴消散而死,可我并没有说没办法解决啊,只是比较麻烦而已。”姜飞微微一笑道。

    一听这话,钟离纪灵立马激动了起来,她双手抓住姜飞的手臂,一脸惊喜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

    姜飞故意缩了缩手,道:“男女授受不亲,何况你是有夫之妇,别对我动手动脚的,我说的是真的,没有骗你,血衣我自然是有办法救他的。”

    钟离纪灵尴尬的把手收了回去,她一脸希冀的看着姜飞说道:“你快说是什么办法,只要你能救他,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