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0章 宗主
    ,!

    “你们把我关在这里折磨了近千年,为什么那么久才来……”牢中之人似乎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说道。

    紫灵说道:“要不我们打开牢门进去看看。”

    “这可是渡劫期的强者,虽然他现在看上去非常的虚弱,但他们的手段可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上次火翼就是一个教训,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姜飞连忙说道。

    上次火翼虽然被封印的只剩下金丹期的修为,可是那手段却非常的强,姜飞想起来现在还心有余悸,因此现在面对这个看似已经虚弱的连话都不能讲的渡劫期强者,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见姜飞他们依旧没有说话,牢房之中的渡劫期强者,强行的动了一下,只见那符文锁链瞬间就亮起了一道光芒,把他禁锢的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姜飞暗自惊讶,这天谕宗的禁锢手段还真是厉害,经过了那么多年竟然还没有丝毫的减弱。

    姜飞他们在外面观察了很久,确定那个渡劫期之人根本无法挣脱束缚后,姜飞才上前打开牢门。

    可是姜飞依然不敢靠近牢中之人,他只是站在门口观察着牢中之人。

    牢中之人很是费力的抬起头眼看了姜飞一眼,随后他的头无力的垂了下去,紧接着一股神识之力扫过姜飞。

    姜飞吓的连忙闪身后退,这时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声音。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天谕宗的禁魔潭之中?”牢中之人用神念说道。

    姜飞暗自震惊,这渡劫期的强者果然非凡,虽然身体被禁锢的连话都说不出了,但却可以用神念进行传音。

    姜飞笑了笑,道:“你怎么那么确定我就不是你们天谕宗的人?”

    “我们天谕宗都有着特殊的印记,但是我在你的身上根本就感觉不到,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我们天谕宗的人。”牢中之人说道。

    姜飞暗自惊讶,没想到这天谕宗竟然还有着印记来分辨宗门中人,本来他还想着冒充天谕宗的人,现在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你说的不错,我根本就不是你们天谕宗的人,我也是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姜飞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快说,这里是我们天谕宗的禁魔潭,不但有着强大的阵法守护,而且还有弟子看守,你一个外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牢中之人问道。

    听到这话姜飞心中暗自感慨,心想眼前之人也真是可怜,被关了那么久,如今外面早已经物是人非了,而他似乎还活在曾今。

    姜飞摊了摊手,道:“实话和你说吧,你们天谕宗如今已经空无一人了,可惜阵法禁制却还在,我是在采摘灵药的时候,不小心触动了禁制,这才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

    听到这话,牢中之人似乎很是吃惊,他拼命的抬起头来,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姜飞,用神念传音说道:“你说什么?我们天谕宗如今空无一人,这怎么可能?”

    “我骗你干嘛,刚才我一路走进这个牢笼,这里除了你以外,所有的人都被困死了,如果你们天谕宗还有人的话,早就把他们的尸体处理了。”姜飞说道。

    “不可能,我们天谕宗在这里有着特殊的使命,他们怎么可能离开,你休想骗我。”牢中之人怒视着姜飞,道。

    “我骗你干嘛,你也不想想,要是你们天谕宗真的有人的话,就凭我一个金丹期的小人物怎么可能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这里。”姜飞说道。

    听到这话,牢中之人有些相信姜飞的话了,但他似乎无法接受这一现实,他的身体挣扎了几下,然而符文锁链亮起了光芒,使得他根本无法动弹。

    他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平静了下来,只见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难怪从千年之前起,他们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原来这里早就没有人了。”

    “我很好奇,像你这么一个渡劫期的强者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怎么会被关在这里?”姜飞好奇的问道。

    牢中之人显得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姜飞竟然能够看出他是渡劫期的强者,他没有回答姜飞的话,而是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我是渡劫期的,以你的修为应该感应不出来吧。”

    “是我先问你的好不好,但是看在你是前辈的份上,我就先回答你吧,是她感应出来的。”

    姜飞指了指紫灵说道。

    随后一股神识之力扫过紫灵,紧接着牢中之人露出震惊之色,他的头又抬了起来,并且盯着紫灵,道:“灵源兽,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一界,真是不可思议。”

    随后他接着问道:“这灵源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一界,而且还和你在一起?”

    “刚才的问题你都还没有回答我,怎么又开始问了,你先回答我你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其他的后面再说。”姜飞连忙说道。

    “哈哈,我是谁,也许只有你会这么问我了,我就是当年天谕宗的宗主天风天尊。”牢中之人自嘲的说道。

    姜飞心中震撼,他本来以为这里面关的是一个犯错的弟子,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之人竟然会是天谕宗的宗主级人物。

    要知道天谕宗可是隐宗,实力非凡,他们的宗主更是神秘而强大的存在,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么强大的人物怎么会被关在自己的宗门之中。

    姜飞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道:“既然你是天谕宗的宗主,怎么会被关在自己的宗门之中?”

    “哈哈,这一切都怪我,要不是我轻信自己的师弟,也不至于被关在这里数千年。”天风天尊自嘲的笑道。

    姜飞一听这话,立马就联想到了门派之中的内斗,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也许这天风天尊的师弟图谋掌门之位,这才设计把他给弄进了这个牢房之中。

    “哎,原来是你的师弟图谋掌门之位,把你关起来的,你也真是够悲哀的。”姜飞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

    “不,你想错了,一个掌门之位而已,根本就不值得他这么做。”天风天尊突然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