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 来自真魔族的力量
    ,!

    姜飞也是一脸好奇的看向紫瞳,想看看她是怎么说的。

    “这胎记之中的力量乃是当年我们真魔族中一个强者注入你体内的。”紫瞳长叹了一口气说说道。

    “他为什么要把那股力量注入我的体内?”雪芷不解的说道。

    姜飞也很是好奇,为什么一个真魔族的强者会把那么一股强大的力量注入一个仙道之人的体内。

    “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看你们的样子不说是不行了。”紫瞳再次叹了一口气。

    紧接着紫瞳便开始讲述起来,原来当年的雪芷是仙界之人,因为深受重伤,眼看着就要形神俱灭了,于是一个真魔族的强者强行在她体内注入了那股力量,这才让她活了下来。

    可惜那股力量和雪芷体内的仙道之力相冲,让雪芷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使得她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婴儿,真魔族强者无奈,只能在她身上施加了封印,然后送到了雪芷现在所在的师门。

    听到这些姜飞和雪芷都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们没想到雪芷竟然是仙界之人,更没想到的是在上古仙魔大战的时候,一个真魔族强者竟然会去救一个仙道之人。

    “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仙界的仙女,难怪那么美。”姜飞盯着雪芷看个不停。

    雪芷害羞的低了低头,道:“你就别那我开玩笑了,紫瞳姐姐才是真的美,而我……”

    说着雪芷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脸上的胎记,她显得有些忧伤。

    “你那个胎记等我带你找到了机缘,自然就没了,到时候我想你肯定比紫瞳还要美。”姜飞连忙安慰道。

    突然姜飞感觉到了不对劲,他连忙转头,只见紫瞳正冷冷的盯着他。

    姜飞心想,这女人还真是不能乱拿来比啊,他连忙笑呵呵的说道:“说错了,是一样美,一样美……”

    “哼!”紫瞳冷哼了一声,这才把她那冰冷的目光从姜飞身上移开。

    雪芷微微笑了笑,道:“紫瞳姐姐别生气,不管有没有胎记,你都比我美。”

    “雪芷啊,这么说来你也有几千岁了吧。”姜飞突然冒出一句。

    两女不由自主的都把目光再次集中到了姜飞的身上,姜飞很想给自己一巴掌,这女人的年龄怎么能随意乱说呢,何况还是上千岁的女人。

    “呵呵,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啊,阳光明媚。”姜飞不敢看两女,他转头看向窗外,尴尬的说着。

    “这里是上古魔渊,哪里有太阳。”紫瞳冷哼了一声。

    姜飞更加的尴尬了,他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对了,那个真魔族的强者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他会去救雪芷这个仙道之人呢?”

    紫瞳皱了皱眉,她盯着姜飞看了看,然后迟疑了一下,道:“他是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去救雪芷我就更不知道了。”

    听到这话雪芷显得很是失望,这也是她心中的疑问。

    “这件事情你那么清楚,何况你可是真魔族的公主,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是谁?”姜飞连忙说道。

    “我虽然是真魔族的公主,但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你们就不要问了。”紫瞳板着脸说道。

    看到紫瞳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姜飞没有敢继续问下去,他只能强行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三人坐在房间中,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一会,随后紫瞳和姜飞便离开了。

    走出雪芷的房间,路上姜飞开口问道:“对了,我想问问你,为什么我会对雪芷有那种莫名的亲近感啊?”

    紫瞳脸色微变,她的脚步就是一顿,她转头看了看姜飞,然后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

    “看你的样子肯定知道,你就告诉我吧,否则我会心神不宁的,这样可是很影响我修炼的,你总不能看着我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吧。”姜飞连忙说道。

    紫瞳皱了皱眉,她沉思了一会,然后说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你传承了魔皇之血,她脸上那胎记中的力量和你同源。”

    姜飞显得很是吃惊,他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是说那胎记中是魔皇之血?那怎么我没有感应到丝毫魔皇之血的气息。”

    “那是因为被封印了,所以你感应不到。”紫瞳淡淡的说道。

    “是魔皇之血,难道是你当年封印在她脸上的?”姜飞有些吃惊的说道。

    紫瞳摇了摇头,姜飞显得很是疑惑,那时候魔皇已经陨落了,肯定不会是魔皇,而能掌控魔皇之血的只有紫瞳,他实在想不通,如果不是紫瞳做的,那会是谁。

    姜飞边走边想,随后他突然想了起来,紫瞳可是有着一个仙魔同体的弟弟,既然是她的弟弟,那肯定也传承了魔皇之血。

    “那就是你的弟弟把魔皇之血封印在雪芷脸上的是不是?”姜飞盯着紫瞳说道。

    紫瞳脸色再次一变,她顿住了脚步,然后转头看着姜飞冷冷的说道:“不是,你就不要在瞎猜了,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好好的修炼吧,早日把实力提高才是正事。”

    见紫瞳似乎很是生气的样子,姜飞连忙闭上了嘴,看紫瞳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猜测的十有**是对的,只是他不知道紫瞳为什么要否认。

    姜飞回到房间之中,他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可他知道的太少了,根本就想不出个所以然。

    紧接着姜飞突然想起了雪芷脸上封印的魔皇之血,他感觉紫瞳说的有些不太可信,似乎隐瞒了什么,因为紫瞳也身怀魔皇之血,可是他对紫瞳却没有那种非常奇妙的亲近之感。

    再说雪芷脸上的魔皇之血是被封印的,他都没有在雪芷身上感应到魔皇之血的气息,这怎么可能会是因为那个原因,他才对雪芷有那种莫名的亲近之感。

    姜飞越想越是迷惑,可是他又不能去问紫瞳,因为他知道问了也是白问,紫瞳不但不会告诉他,还很有可能会很生气。

    姜飞越想越迷惑,随后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暗自安慰自己:“算了,没什么好想的,这些以后自然会明白的。”

    随后姜飞就开始闭目修炼,这里是魔宫,真魔之气可是很充足的,这让他修炼起来很是轻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