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动用印记
    ,!

    雪芷连忙起身,手中法诀打出,琉璃盏光芒大盛,一道道七彩光芒瞬间就笼罩了冰冁。姜飞也没有迟疑,他连忙催动神农鼎,一道道金光朝着冰冁激射而去。

    老龙再半空之中盘旋了一周,紧接着他口中一道道火焰瞬间就覆盖了冰冁,虽然此时冰冁被他们合力给困住了,可他们都不敢大意,那黑雾太诡异了。

    冰冁发出了一声咆哮,紧接着他的身上弥漫起了淡淡的黑色雾气,并且他的双眼变得黝黑无比,看上去非常的深邃,仿佛万丈深渊。

    老龙大惊失色,他大喊一声:“不好,快退。”

    可惜迟了,只见冰冁身上的气息瞬间暴涨,禁锢他的力量瞬间就被破除了,紧接着他朝着雪芷冲来,身上诡异黑雾弥漫。

    如今这里只有雪芷的琉璃盏对黑雾克制最大,于是老龙奋不顾身的朝着冰冁冲去,他巨大的龙身瞬间就把冰冁给裹了个严严实实。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带她走,就算是死,我都会拖住它的。”老龙焦急的对着姜飞大喊道。

    话音刚落,只见老龙那金色的鳞片上开始出现淡淡的裂纹,一丝丝的黑色雾气弥漫而出。

    姜飞一咬牙拉起雪芷就要走,谁知雪芷却甩开姜飞,道:“不,我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前辈就这么陨落。”

    说着雪芷咬破手指,受伤诀印翻转,一滴鲜血瞬间融入了琉璃盏之中,显然她是动用了秘术。

    琉璃盏瞬间来到了冰冁的头顶,那七彩光芒瞬间形成了一个结界,并且琉璃盏之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绿色光芒,覆盖在了老龙的身体之上。

    姜飞长叹了一口气,他也连忙催动神农鼎,一道道金光从鼎口照射而出,那诡异的黑雾才迅速的缩了回去。可老龙的鳞片却没有恢复,那裂纹清晰可见。

    “哎,你们留下来只是送死而已,快点离开,它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看着姜飞他们的举动,老龙更加的焦急了。

    雪芷面色冷峻,她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老龙的话一般,只是自顾自的掌控着琉璃盏。

    “我们不会当逃兵的。”姜飞坚定的说道,同时手中法诀连连打出。

    老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紧接着他的身体之上,一道道金色的光芒绽放起来,可是黑雾却再次弥漫而出,而且越来越浓。

    “啊!”冰冁一声巨吼,他挣脱了老龙的束缚,并且一掌拍在了老龙的头顶之上,瞬间老龙那金色的龙身就暗淡了下去,并且变得虚幻了起来。

    姜飞和雪芷脸色大变,他们连忙全力催动法宝,可冰冁只是一顿,然后朝着雪芷再次拍出一掌。

    雪芷狂吐一口鲜血,身形倒飞了出去,她落到不远处昏迷了过去,琉璃盏失去了控制掉落在了地上。

    姜飞根本就来不及去管雪芷和老龙了,此时冰冁朝着他冲了上来。

    姜飞一闪身进入了神农鼎之中,同时打出法诀,老龙和雪芷也瞬间被吸入了神农鼎之中。

    老龙那淡淡的龙身闪耀了几下,紧接着消失不见了,显然刚才它受到了重创,此时不得不陷入沉睡之中。

    魔灵珠绽放出悠悠的蓝色光芒,把神农鼎的口给封住了,同时姜飞手中魔渊剑光芒大盛,一道淡淡的结界把他和雪芷笼罩了起来。

    冰冁朝着神农鼎连续拍出数掌,震的神农鼎之中的姜飞气血翻腾。

    神农鼎非常坚固,冰冁攻击了一会,发现根本没用,他闪身来到神农鼎面前,一抓朝着神农鼎之中的姜飞抓去。

    魔灵珠上闪耀起强烈的蓝色光芒,冰冁被反震了回去。

    姜飞刚松一口气,谁知冰冁再次闪身来到神农鼎旁,他手中打出一道怪异的法诀,紧接着一丝淡淡的黑雾从他的手上弥漫而出,瞬间就把神农鼎给包裹了起来。

    姜飞大惊失色,魔灵珠上的淡蓝色光芒渐渐的弱了下去,他连忙催动法诀,魔渊剑上散发出了一股惊人的气息,紧接着一道道剑气激射向了冰冁。

    冰冁身形倒退了几步,紧接着他突然软倒在地上,他身上的那些诡异黑雾迅速凝聚到了一起,并且飞出了他的体外朝着神农鼎激射而来。

    “咔擦!”一声,魔灵珠形成的屏障破碎了。

    姜飞看了一眼昏迷之中的雪芷,他咬了咬牙,一闪身飞出了神农鼎。

    姜飞不敢继续待在神农鼎之中,如果让那诡异黑雾突破防御,那昏迷之中的雪芷肯定会变得和冰冁一样。

    一出神农鼎,姜飞凝聚术法,一剑朝着激射而来的黑雾劈了下去。

    凝聚而成的黑雾一闪,躲开了魔渊剑的攻击,它丝毫不管姜飞,瞬间激射向神农鼎,目的很明显,是鼎中的雪芷。

    姜飞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他手中诀印打出,神农鼎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被他收了起来。

    黑雾扑了个空,它似乎愤怒了,一阵阵诡异的叫声散发而出,弄得姜飞有些心神恍惚。

    姜飞表情凝重,他连忙一咬舌尖,使得自己清醒过来,同时抬剑朝着黑雾劈去。

    黑雾一闪到了半空之中,它停顿了一下,紧接着朝着姜飞激射而来。

    姜飞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只见他根本不闪不避,他的眉心出魔皇印记隐现,一道紫色神光瞬间出现。

    姜飞此时在赌,他把自己拥有的真魔之气全都吸收了,只为能够开启魔皇印记的力量。

    在祭灵界时,魔皇印记曾今一击就抹杀了那诡异的黑血,他想这黑雾还没有那黑血强,应该用魔皇印记能够克制。

    紫色光芒瞬间击中了向姜飞冲来的黑雾,紧接着一声诡异的惨叫发出,那黑雾瞬间变淡了。

    姜飞有些可惜,他身上的真魔之气只能开启魔皇印记的部分威能,根本不足以完全灭杀这诡异的黑雾。

    姜飞心中很是郁闷,他的猜想是正确的,魔皇印记对那黑雾有着致命的克制作用,可惜他身上的真魔之气消耗一空,此时他根本无法再次催动魔皇印记了。

    黑雾虽然变淡了很多,此时它飘在空中,没有再次朝着姜飞冲去,刚才魔皇印记的那一击,让它有些害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