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6章 死亡之塔
    ,!

    进到城里面,屋全都是关着的,城里有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它压制了姜飞他们的修为,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动用任何力量,而且连神识都无法放出。

    “你能探查这里的情况吗?”姜飞看向紫灵,此时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紫灵身上了,希望他能够不受那股力量的影响。

    然而让姜飞郁闷的是紫灵摇了摇头,道:“我的能力被压制了,根本就无法查探周围的情况。”

    “这里还真是诡异,竟然连我的能力都被压制了。”玄隐凝重的说道。

    姜飞想了想,他连忙变身,想要看看能否有用,然而变成镇魔之体后,他依然被压制着,只是那种压制之力没有那么强了。

    “现在怎么办?我们都被压制了,要是遇到危险可就遭了。”姜飞有些担心的说道。

    “虽然这里很诡异,我们的力量都被压制了,但进来之前我曾今用本体占卜过,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危险。”玄隐迟疑了一下说道。

    其实玄隐隐瞒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他的占卜中,他们会遇一场劫难,但最终会平安度过,他没有说出来是不想姜飞有心里压力。

    “你占卜的到底准不准啊?”姜飞有些怀疑的问道,如今玄隐身受重伤,他可不敢相信玄隐的占卜结果。

    “我可是玄隐神珠,仙界的顶级神器之一,难道你不相信我?”玄隐有些不悦的说道。

    “要是你不受伤,我肯定相信你,可以你现在的情况,我担心也是正常的。”姜飞连忙说道。

    “放心吧,虽然受伤使我的占卜能力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但这次我可是借用了你的神器神农鼎,占卜结果不会有错的。”玄隐说道。

    姜飞显得很是惊讶,他盯着玄隐说道:“你动用了我的神农鼎,怎么我不知道。”

    “我们同为神器,本源相通,在神农鼎中的时候我曾借用了它的一部分本源之力,否则我根本无法凝聚身形。”玄隐说道。

    “我和神农鼎心神相连,你借用了它的本源之力,怎么我却没发现?”姜飞盯着玄隐说道。

    此时姜飞很是疑惑,神农鼎和他心神相连,如今玄隐借用了神农鼎的本源之力,然而他却一点都没有发现,这让他很是担心。

    “你不用担心,你之所以没有发现,那是因为你没有完全炼化它。”玄隐说道。

    “完全炼化,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会说我没有完全炼化它?”姜飞心中很是疑惑。

    神农鼎可以说是他踏入修真界的第一件神器,也是引导他一步步走来的第一件宝物,他本以为早就炼化成功了。

    “因为你手中的神农鼎没有器灵,你只是炼化了本体,对于没有器灵的神器而言,你是不可能完全炼化的。”玄隐想了想说道。

    姜飞显得很诧异,神农鼎作为神器,那肯定是有器灵的,在姜飞的心中,那条老龙就是器灵,可现在玄隐却说神农鼎没有器灵。

    “有器灵啊,它只是受伤沉睡了而已。”姜飞连忙说道。

    玄隐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说的器灵是什么,它只是一条被封印的龙魂而已,并不是神农鼎的器灵,真正的器灵早就泯灭了。”

    姜飞更加的震惊了,玄隐竟然能够知道神农鼎中隐藏的敖因,这么看来他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连神器的器灵都可以强行抹杀,还真是让人心惊。”玄隐感慨道。

    此时姜飞很是郁闷,他没想到神农鼎竟然没有器灵,此时他终于知道为何作为神器的神农鼎除了坚不可摧外,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功用。

    姜飞忍不住叹了口气,道:“那怎么才能重新凝聚出器灵呢?”

    玄隐沉思了一下,道:“这我也不太清楚,也许等那条龙魂苏醒后,你可以问问他。”

    姜飞想了想,为今之计也只能等敖因醒来了,他想那老龙既然在神农鼎之中待了那么久,应该有办法。

    就在这时只见空荡荡的街道之上突然刮起了狂风,那呼啸而过的狂风让姜飞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以他如今变身后的强大肉身,都被那狂风吹的浑身疼痛。

    “怎么突然起风了。”玄隐皱着眉头说道。

    “这风怎么那么厉害,仿佛能够刺透身体,直入我的骨骼。”姜飞凝重的说道。

    “我们到前面躲躲吧。”玄隐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塔楼说道。

    那是一座非常高大的九层黑塔,看上去非常的古朴,仿佛历经了无穷的岁月。

    姜飞点了点头,然后两人连忙朝着塔楼跑去,来到塔楼前,姜飞抬眼看去,只见塔楼上写着死亡之塔几个大字。

    姜飞轻轻一推,大门缓缓的打开了,现在是白天,虽然天空很昏暗,但能见度还算可以,然而塔楼内却漆黑无比,他们什么都看不清楚。

    两人站在门口有些迟疑了,不知道该不该进入塔中,这塔楼有种让他们很不舒服的感觉。

    “这塔楼的气息太诡异了,要不我们去其他地方吧。”姜飞想了想说道。

    “我也觉得很不舒服。”玄隐说道。

    两人连忙离开塔楼,风越来越大了,那诡异的狂风使得姜飞的皮肤出现了很多细小的裂纹,一丝丝鲜血缓缓的流了出来。

    “我们得赶快找一个地方避一避,这风太厉害了,要是再吹下去,我可能要散架了。”姜飞全力抵挡着那狂风的侵袭。

    “管不了那么多,我们到里面去避一避吧。”玄隐指着一旁的屋子说道。

    姜飞点了点头,两人来到一间屋子旁,姜飞轻轻的敲了敲门,然而根本没有人回应。

    “应该没人住吧。”姜飞说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直接进去吧。”玄隐说道。

    姜飞想了想,他用力的推门,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那看似有些破旧的门却纹丝不动。

    姜飞皱了皱眉,他加大了力气,然而还是无法推开。

    “真是奇怪,我竟然推不开。”姜飞诧异的说道,此时他可是用尽了全力,却根本无法推动那门丝毫。

    “我来试试。”说着玄隐上前去推门,然而也是无法推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