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3章 骷髅
    ,!

    姜飞大惊失色,他进来的时候,毫无阻挡,那墙面只是一丝幻影,如今却凝实了。

    他毫不犹豫的全力运功,然后提起魔渊剑朝着墙面用力的劈去,此时他宁愿待在那迷宫之中,眼前的石棺给他的感觉太危险了。

    然而让姜飞更郁闷的事情发生了,那墙面变得异常坚硬,他一剑劈去,墙面上竟然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就在这时,石棺之中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叫声,听的姜飞毛骨悚然。

    姜飞转身看去,只见那石棺抖动的更加的厉害了,这时棺盖上的那个特殊符号亮了起来,而周围的精妙符文紧跟着也亮了起来。

    那种诡异的声音消失了,石棺也恢复了平静,一切又回到了一开始的样子,若不是那出口处还涌动着浓郁的死气,姜飞都以为刚才只是错觉。

    虽然石棺恢复了平静,但是姜飞却显得很是凝重,来时的通道消失了,而离开的通道充满了死气,他现在根本无法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观察了一会,姜飞开始一小的顺着墙面查探起来,此时他只希望还有其他的出路。

    可查探了一圈,他郁闷的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出路,他很想用暴力尝试劈开墙面,但是他很担心哪样会惊动石棺之中那恐怖的存在。

    姜飞再次看向出口处,只见淡淡的死气不断的涌出,然后消散在空气中。他沉思了一会,然后取出了神农鼎。

    姜飞闪身进入了神农鼎,然后利用魔灵珠封住了鼎口,他催动着神农鼎朝着出口飞去。

    在姜飞想来,那些死气虽然厉害,但神农鼎毕竟是神器,应该能够抵挡。

    很快神农鼎来到了出口处,那浓郁的快速的涌了出来,瞬间就包裹了神农鼎。

    和姜飞想的一样,那死气对于神农鼎根本没有任何伤害,他小心催动着神农鼎顺着出口飞去。

    就在姜飞要穿过出口的时候,突然那些死气暴动了起来,神农鼎瞬间就开始抖动了起来。

    姜飞连忙全力催动神农鼎,然而那死气涌动的力量太强,神农鼎不进反退。

    随着死气的暴动,石室之中的石棺再次抖动了起来,一股强大的牵引之力传来,姜飞瞬间失去了对神农鼎的掌控。

    只见神农鼎如断线的风筝般,从出口处掉落了下来。

    姜飞大惊失色,神农鼎不偏不移的落向了那个石棺,姜飞强行催动神农鼎,想要改变掉落的位置。

    那石棺给他的感觉太危险了,他可不希望神农鼎掉落在石棺上。

    可惜天不遂人愿,神农鼎根本就不受姜飞的掌控,它摔落在了石棺上面。

    石棺抖动的更加厉害了,棺盖上的特殊符号和周围的符文再次亮了起来,可是石棺依旧在抖动着,根本不受那符文力量的压制。

    看到这一幕姜飞心中很是担心,他连忙把魔渊剑封在了鼎口处,可是看着那抖动的越来越厉害的石棺,他依旧不放心。

    很快姜飞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棺盖缓缓的移动了起来,石棺打开了一丝缝隙,然后棺盖停止了移动。

    出口处的那股死气更加的暴动了,它们疯狂的朝着石棺上的缝隙涌去。

    随着死气不断的涌入,棺盖再次缓缓的移动了起来,很快棺盖完全打开了,神农鼎也随之掉落在了一旁的地上。

    一阵诡异的声音传来,姜飞忍不住颤动了一下,那声音听得他头皮发麻。

    可惜此时姜飞身处神农鼎之中,他根本无法看到石棺之中的东西。

    姜飞紧张的朝着鼎口外看去,突然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了他的眼中。当看清那黑影之后,姜飞露出震惊之色。

    那是一幅巨大的骷髅,在它的身上环绕着浓郁的死气。骷髅的手脚和身上都被那种巨大的黑色链子束缚着。

    骷髅注视着神农鼎之中的姜飞,眼中有着幽蓝色的火焰跳动着,看上去很是怪异。

    被骷髅注视着,姜飞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一动也不敢动,似乎动一下就会引来那骷髅的攻击。

    骷髅注视了一会,它突然俯身,那布满了浓郁死气的骨爪朝着神农鼎之中的姜飞抓去。

    那骨爪刚刚探到鼎口前,就被魔灵珠制造的结界给挡住了,姜飞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刚才他很担心那结界抵挡不住骷髅,因为眼前的骷髅太强了,他没有丝毫的把握。

    就在这时骷髅的骨爪缩了回去,紧接着一个很是沙哑的声音从骷髅的口中传了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骷髅说道。

    那声音很是平静,没有丝毫的波动,姜飞很是惊讶,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骷髅竟然有着灵智,而且还和他交流。

    姜飞沉思了一下,然后如实的说了自己的名字和意外闯入这里的经过。

    “真是没想到以你的实力竟然能够来到这里,还真是让人意外。”骷髅淡淡的说道。

    说着只见骷髅眼中的火焰跳动了几下,紧接着突然飞出了他的眼眶,瞬间就包裹住了神农鼎。

    一股神秘的力量瞬间透过神农鼎,出现在了姜飞的身上,他体内的魔皇之血突然涌动了起来。

    姜飞大惊失色,他以外那骷髅要对他出手,就在这时骷髅再次说道:“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感受到你的体内似乎隐藏着一股特别的血液,想要确定一下而已。”

    这时那环绕着神农鼎的火焰突然退去,再次回到了骷髅的眼中,它停顿了一下,然后看向姜飞,道:“真是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我竟然还能感受到魔皇之血的气息,还真是让人怀念啊。”

    姜飞很是震惊,他没想到躲在神农鼎之中,有着魔灵珠的结界,那骷髅竟然还能查探到他体内的魔皇之血。

    “你是谁?怎么那么轻易就查探到了我体内的魔皇之血。”姜飞好奇的问道。

    “我是谁,你没有必要知道,至于魔皇之血,我和它有着很深的渊源,自然能够轻易感应到。”骷髅说道。

    “什么渊源?”姜飞再次问道。

    “知道我是怎么被禁锢在这里的吗?”骷髅突然说道。

    听到这话姜飞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他感觉这骷髅被禁锢在这里,似乎和魔皇之血有着很大的关系。

    姜飞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