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丧事
    ,精彩小说免费!

    一条宽敞的官道上,车夫赶着一驾马车往前奔去。

    喜儿掀开车帘看窗外,青山绿水,还有来往的路人。

    看到有人,喜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妇人恼道,“看什么看,有病啊。”

    被骂了,喜儿一点也不恼,咯咯的笑起来。

    她们终于出来了!

    她们终于到了人多的地方了!

    比起喜儿的兴奋,明妧要沉稳的多,她靠着马车闭目养神。

    喜儿望着她,憋不住了想说话,便找话题聊,“姑娘不是能救那男子吗,他们要带你一起进京,你为什么说自己医术一般,先前都是骗那男子的?”

    明妧揉着手腕,道,“我手腕受伤了,十天之内用不了银针,跟他们走也没用。”

    当然,这只能算是一部分原因。

    她毕竟是定北侯府嫡女,只是掉下了悬崖,就会高超医术了,说出去没人会信,就喜儿还总以为她是在吹牛,别以为她看不出来。

    而那男子,被人伤的那么重,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了,伤他之人必定强大,坏那些人好事,只怕她会没好果子吃。

    断了的骨头已给他接好,眼睛虽然失明,但她留了药方在他的荷包里,没有涉险的必要。

    “回了定北侯府,不要说我会医术的事,”明妧叮嘱道。

    “奴婢一定守口如瓶,一个字也不说。”

    其实她说了也不会有人信,她可不想有人说她往姑娘脸上贴金片。

    进了城,便直奔定北侯府,只是车夫不知道定北侯府在哪儿,全靠喜儿指路。

    离定北侯府还有两条街,偏偏马车坏了,明妧和喜儿就只好下车步行回府。

    不过好在路不远了,喜儿还知道一条小道,不消两刻钟就能回府了。

    喜儿激动的手舞足蹈,而明妧做的第一件事则是买了几个肉包子。

    你永远也无法想象她和丫鬟啃着肉包子穿过小巷,和一支送丧的队伍不期而遇,吓的那些抬棺材的小厮连棺材都摔了。

    “大……大姑娘?”

    “喜儿?!”

    那些小厮眼睛瞪如铜铃大,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不怪他们这么受惊了,他们在给她办丧事呢。

    真的是没有比这更晦气的了。

    紧赶慢赶的回府,正好参加自己的丧礼……

    不过办的倒是挺风光的,阵仗不小,但明妧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有这么多人出去找她们,她们也不至于在崖底待那么久。

    死后的风光,要来何用?

    没有记忆,这些人谁是谁,她一个也不认识,以至于自己亲爹定北侯站在她跟前,双眸含泪,她还一脸茫然,心想这大叔还挺养眼。

    喜儿拽了她云袖,低声道,“姑娘,是侯爷啊。”

    明妧脸上闪过讶异,竟然是她爹,这两滴眼泪倒是挺真诚的,明妧陌生且淡漠的眼神,定北侯额心皱紧了,“妧儿不认识爹爹了?”

    喜儿忙替明妧解释,“姑娘从悬崖上摔下去,伤了脑袋,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定北侯眸底闪过一抹沉痛,抬手摸明妧的脑袋,哽咽道,“回来就好,能活着回来就好。”

    街上人来人往,不是谈话的地方,女儿回来了,丧事自然没有办的必要。

    定北侯率先回府,明妧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侯府里只要见了她的,都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定北侯走的很快,明妧几乎小跑着才跟上,喜儿在一旁道,“应该是去幽兰苑见夫人。”

    回来之前,喜儿把侯府大致的情况都和她说了,方才明妧没能认出定北侯,喜儿怕她一会儿再喊错人,特意提醒下。

    进了屋,就看到一端庄貌美的夫人靠在大迎枕上,脸色苍白,眼眶红肿,猜也能猜到是痛失爱女,伤痛欲绝的定北侯夫人苏氏。

    “妧儿……”

    一声简单的轻唤,明妧心头一酸,几乎不受控制的,她就扑倒她怀中去了,喊道,“娘。”

    这份浓烈深厚的感情,肯定不是她的,但苏氏的怀抱一如前世娘亲(逼婚前的),让她觉得温暖。

    苏氏抱着女儿不撒手,生怕这是一场梦,醒来女儿又不见了。

    定北侯见明妧被抱的难受,笑道,“妧儿回来是好事,怎么反倒哭成这样了。”

    苏氏松开怀抱,泪水模糊双眼,她看不清女儿,赶紧拿帕子擦干净,她紧握明妧的手,看着明妧清瘦的脸,苏氏就知道她吃了很多苦头,容貌变化不大,但是眸底的光彩却大相径庭。

    双目犹似一泓清水,说不出的明澈。

    小时候的卫明妧聪慧机灵,人见人爱,可是在她八岁那年落了水,大病了一场,人就没有以前那么灵光了,胆小了许多,怕见生人,怯懦的眸底像是凝了一块化不去的雾霭。

    女儿一丁点儿的变化,苏氏都看在眼里,她欣喜而激动道,“妧儿,你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