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气死
    ,精彩小说免费!

    为首一人穿着淡青底的百皱纱绣裙,鹅蛋脸,流波转盼的眼睛微红,随着走动,耳垂上的赤金镶翡翠水滴坠儿轻轻晃动,千娇百媚,芙蓉出水。

    她应该是四房嫡女,定北侯府五姑娘卫明依。

    稍后她两步的是一个穿着翠蓝色牡丹彩碟戏花棉绫裙的姑娘,三千青丝挽成流仙髻,头戴碧玉串珠缠枝步摇,配着红宝石镶金耳环,睛若秋波,顾盼生神,肤若凝脂,瞧着竟是比三春桃花还要娇艳三分。

    她是表姑娘谢婉华,定北侯府出嫁的姑奶奶所出,老太太捧在手心里疼的外孙女,因爹娘外放,住在侯府有一年了。

    最后才是三房嫡女,定北侯府四姑娘卫明绮,她穿着一袭乳白绣梅兰竹的纱绣裙,头发挽做堕马髻,松松儿的,戴着碧玉簪,月貌花颜,兰心蕙质。

    在明妧打量她们的时候,她们也将明妧打量了一遍,虽脸色苍白,但眸清似水,有群芳难逐之姿,不免暗暗心惊,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竟然长这么美。

    五姑娘卫明依率先上前,先解释为什么来晚了,今天是卫明妧葬衣冠冢的日子,她们三个抄了经文送佛光寺给明妧祈福,又念了三百遍往生经,要不是小厮告知她们明妧回来了,她们这会儿还在念呢,解释完,才不敢置信道,“丫鬟说大姐姐你痊愈了,是真的好了吗?”

    明妧朝她一笑,刹那间,如牡丹绽放,轻颔首道,“是的,我好了。”

    卫明绮性子急躁些,她站在床榻边,声音拔高了几分,问道,“你真的摔下悬崖了?”

    明妧再点头。

    卫明绮眼神就古怪了,咕噜一句,“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这话,明妧听不大懂,她直接问了,带了笑意道,“我气死谁了?”

    卫明绮眨了眨眼睛,难道大姐姐还不知道么,便小声道,“气死镇南王世子啊,同样是坠崖,大姐姐和丫鬟都平安无事,甚至更好了,镇南王世子坠崖就惨了,不但腿断了,还双目失明,太医都束手无策,镇南王府这会儿估计都急坏眼了,大姐姐果然是福泽深厚之人。”

    喜儿抬手捂住嘴巴,才忍住没有惊叫出声。

    镇南王世子?

    她们在崖底救的那俊美如妖孽的男子竟然就是镇南王世子?!

    她居然还和他说话了!

    她还给了他一闷棍啊啊啊!

    镇南王知道了,不会杀她吧?

    相比喜儿的震惊和害怕,明妧只是有点吃惊,毕竟男子穿戴不俗,身世不凡很显然,只是没想到竟然还是位世子,那将来她有难,是不是可以去试着抱大腿?

    明妧眉间有疲乏之色,谢婉华见了,善解人意道,“让表姐先歇着吧,我们明儿再来陪她说话。”

    明妧就没有起身相送了,等她们走后,喜儿朝她努嘴,一副被明妧给匡了的模样。

    明妧给镇南王世子留了药方,就藏着他随身佩戴的荷包里,很容易发现的,现在他病没好,显然药方不管用啊。

    喜儿那劝她以后少吹牛的眼神,看的明妧很不爽,她的药方怎么可能不管用,没人比她更清楚男子的眼睛是怎么失明的,她要解不掉毒,岂不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招牌吗?

    “肯定是还没发现解毒药方就藏在荷包里,”明妧慵懒的声音带了几分毋庸置疑。

    喜儿也没有同明妧争辩,本来她也没有寄希望于姑娘身上,人家是镇南王府世子,什么太医找不到啊,肯定能治好他的病的,她瞎操哪门子的心啊。

    人都走了,明妧就安心入睡了。

    等她醒来,天边晚霞绚烂,一双温暖而柔美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她睁开眼就看到苏氏坐在她床边,脸上是和煦春风般的慈祥笑容,只是眼角有泪,在察觉她醒了后,怕被发现似的给抹去了。

    “娘……”

    明妧轻唤了一声。

    苏氏连连应道,“娘在,可睡好了?是不是娘吵醒你了?”

    明妧摇头,“我睡好了,娘身子不好,怎么不在屋子里歇着。”

    苏氏的手仿佛舍不得从明妧脸上挪开似的,“你回来了,娘的病就好了大半了,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看着你,娘才安心。”

    明妧鼻子泛酸,苏氏若是知道她亲生女儿已经死了,该是何等的心痛,天知道她穿来,还有没有回去的一天,在这之前,就让她替她女儿好好尽孝道吧。

    明妧扑在苏氏怀里,撒娇道,“娘,我饿了,你陪我一起吃饭吧。”

    “好,娘陪妧儿吃饭,”苏氏宠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