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骗人
    ,精彩小说免费!

    苏大太太在一旁劝她,眼眶也是红的,道,“梨儿,别哭了,这桩亲事是老太爷和镇南王定下的,娘没有说话的份,镇南王亲自登门定亲,又说了那样的话,你嫁进镇南王府,镇南王世子一定能恢复的……”

    这话,苏大太太是安慰苏梨,更是安慰她自己的。

    病了冲喜的,她见过不少,可冲喜冲好的少之又少,她从来没有见过断了的腿,大夫束手无策,靠冲喜能好的,不过就是镇南王拿来糊弄老太爷的罢了。

    镇南王功在社稷,他要世子娶苏梨,完全不用亲自登门,大可以直接禀告皇上一声,一道赐婚的圣旨就送来了。

    可为什么偏偏选中的是她的梨儿……

    苏大太太鼻子泛酸。

    明妧觉得今天邪门的很,先是沈三姑娘没能定亲,跳湖自尽,苏家苏梨倒是定亲了,却又不想嫁,哭的悲痛欲绝。

    苏蔓和苏瑶也在一旁劝,可是苏梨只哭,声音也沙哑了几分。

    苏大太太抹着眼泪道,“你们都回去吧。”

    苏蔓几个就福身告退了。

    等出了门,苏瑶惋惜道,“我一直以为二姐姐会嫁给彦哥哥,没想到……”

    明妧眨眼,回头望着喜儿,彦哥哥是谁?

    喜儿就道,“是二表姑娘的表哥。”

    苏蔓轻叹道,“这几天,镇南王府的门槛都快被大夫给踏破了,没人可以解镇南王世子体内的毒,听说半个月之内毒解不了,他就没命了,镇南王府这时候登门求亲,逼的祖父把二妹妹往火坑里推,祖父虽然应了镇南王,但他一个时辰没出书房了。”

    明知道对方可能医治不好,却不得不把孙女儿嫁过去,苏老太爷心如刀绞。

    可他能怎么办,镇南王就两个儿子,长子已死,要是世子有什么万一,他可就绝后了。

    本来明妧还想说镇南王世子不一定就治不好了,不要太悲观,可就算镇南王世子能治好又能怎么样呢,苏梨没准儿中意她的彦表哥。

    有了意中人,还要她嫁给镇南王世子,她肯定不会乐意啊。

    明妧脚步很慢,苏蔓和苏瑶都走远了,喜儿望着明妧道,“姑娘,会不会是你把表姑娘给坑了?”

    明妧看着喜儿,道,“关我什么事?”

    喜儿两眼一翻,姑娘,你的记性还能再差一点吗?

    “姑娘忘记了,你在崖底冒充表姑娘骗人。”

    碰巧,骗的就是镇南王世子。

    镇南王府要查姑娘,易如反掌啊,而且,姑娘嫁给镇南王世子是应该的,在崖底,姑娘要她扒镇南王世子的衣服帮他洗澡,免得他一身汗味发臭,她不干,姑娘就自己动手了,可粗暴了。

    把人身子看光光,当然要负责了。

    明妧心口一堵,她没有假冒苏梨之名好不好!

    她用的是自己的名字,怎么就成假冒的了。

    从穿越来,就一直背黑锅,而且还是甩不掉的那种,明妧郁闷道,“你真的觉得是因为我的缘故?”

    “奴婢觉得是……”

    虽然嘴上说是,但喜儿声音有些虚,毕竟这事谁也说不准。

    如果姑娘真能医治镇南王世子,那算命的也没有说错,镇南王世子真的娶了表姑娘,姑娘哪怕看在表姑娘的面子上也会救他,那他的病不就好了么。

    明妧很不高兴的回了小跨院,一路都在问候镇南王世子。

    镇南王府,沉香轩。

    楚墨尘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揉着鼻子,听到有人跳窗进来,他问道,“她什么反应?”

    暗卫顿了顿,道,“能嫁给世子爷,苏姑娘很高兴。”

    楚墨尘笑了,“什么时候,你也学会撒谎了?我要听实话。”

    暗卫无奈,实话并不中听啊,他道,“亲事定下后,苏姑娘就一直哭……”

    楚墨尘眉头拢成一团,“她还会哭?”

    岂止是哭,哭的可伤心了,他待在树上都听到她的抽泣声。

    楚墨尘手搭着轮椅,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嘴角带了几分笑,“真能装。”

    和丫鬟掉下悬崖,都活下来了,笑声爽朗灿烂,仿佛没有什么烦心事能入她的心,现在只是和他定亲,就一直哭,装的这么柔弱,苏家诗礼传家,难道内里也肮脏不堪,需要她韬光养晦?

    回了小跨院后,明妧将脸上不虞之色收敛了几分,这才去见苏氏。

    院子里只有一小丫鬟在清扫落叶,明妧刚走上台阶,就听到屋子里有说话声传来,是苏氏的声音,犹犹豫豫,温柔如水,却把明妧劈的外焦里嫩,只听苏氏问,“我要不要让妧儿嫁给四皇子做侧妃?”

    喜儿惊呆了。

    侧妃是妾啊,让姑娘给四皇子做妾,太太是疯了吗?!

    那边,明妧已经推门进去,她撩了帘子,急道,“娘,我不要给四皇子做侧妃!”

    苏氏望过来,眸带为难道,“娘知道让你做侧妃是委屈你了,可让你做正妃,对柔儿也不公平,手心手背都是肉,娘……”

    她眼眶通红,夹在两女儿中左右为难。

    明妧头疼,怎么这么死脑筋呢,不是除了侧妃,就是正妃的啊,她可以不嫁啊啊啊,明妧很认真道,“娘,我已经把四皇子给忘记了,就是在街上碰到他,我都认不出来,我失踪的时候,三妹妹替我上了花轿,如今我回来,就要她把正妃之位让给我,哪有这样的,可让我给人做侧妃,我不愿意,既然错了,就让它错到底,何必要掰正呢?”

    明妧能这样想,苏氏很高兴,这原本也是她期盼的,只是事情哪有她们想的那么简单,明妧和四皇子是皇上赐婚,圣旨还在,白绸黑字写的清楚,不嫁给四皇子,又有谁敢再娶她呢。

    她总不能把女儿留在身边一辈子吧?

    苏氏拉着明妧坐下,苦口婆心道,“做侧妃是名声差了些,可你是情有可原,正妃又是你三妹妹,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比谁都好,有她护着你,娘也能放心……”

    放心个毛线啊,她坠崖失踪一事卫明柔嫌疑最大,如果真是她算计的,还有姐妹之情可言吗,再说了,再深的姐妹之情,遇到男人也是枉然。

    这么馊的主意,是谁想出来的,早上还怕她和四皇子碰上,把她指使出府了,怎么回来就改主意了?

    明妧不喜猜测,就直接问了,“娘,你怎么突然想我给四皇子做侧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