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不嫁
    ,精彩小说免费!

    苏氏抹掉眼角的泪花,道,“四皇子和你三妹妹来过了,你三妹妹说她和四皇子提议过,把正妃之位让给你,四皇子不同意,她求了半天,四皇子才答应娶你为侧妃……”

    这么勉强,娘还使劲把她往他们两中间塞做什么,明妧道,“娘,三妹妹待我好,我知道,但她和四皇子鹣鲽情深,女儿宁肯一头撞死,也不想掺和到她和四皇子中间去。”

    苏氏抱着明妧,抽泣道,“那你怎么办?”

    她能怎么办,天下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的腿男人一抓一大把,总不至于一个可心的都找不到吧。

    明妧的态度很坚决,“女儿是宁死也不嫁。”

    苏氏拍着明妧的后背道,“不嫁,咱们不嫁……”

    那哄小孩的语气,明妧很挫败,当好歹答应不让她出嫁了。

    明妧退开,看着苏氏,苏氏把眼泪擦干,问道,“今儿去东宁侯府,见到沈三姑娘,她脸上的伤可恢复好了?”

    明妧语凝,喜儿则嘴快,边说边比划,“沈三姑娘额头上的伤疤有这么大,可难看了,今儿还跳湖了,要不是……”

    她巴拉巴拉倒豆子,明妧斜眼看过来,喜儿往外蹦的话戛然而止。

    苏氏脸色僵住,不敢置信道,“怎么会伤的那么严重?”

    她望着赵妈妈,当日,明妧失踪,苏氏没有心情去东宁侯府赔不是,就备了厚礼让赵妈妈去的,赵妈妈道,“不可能啊,当日我去的时候,丫鬟正在给她上药,虽然撞出了血,可能会留下淡淡疤痕,但养个一年半载,敷些粉就看不见了,怎么会这么严重?”

    明妧怕苏氏胡猜,只好道,“沈三姑娘是用错了药,才留疤的,我还记得一个祛伤疤的药方,方才上街买了些药材回来,试着调制给她用,虽然伤疤不是我害的,但她毁容会想不开跳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只能尽力一试了。”

    这间跨院太小,到时候用石舀捣药,想不惊动苏氏是不可能的,索性就先打声招呼,也省的到时候苏氏问起,她再解释。

    明妧有救人之心,苏氏满怀安慰,可药不是随便的东西,都能往脸上抹,沈三姑娘已经毁了容,药膏没用还好,要是雪上添霜,可就是把人家沈三姑娘给害了。

    明妧点头道,“娘,你放心吧,沈三姑娘用错药在前,哪能不吸取教训,药膏往脸上抹之前,肯定会让大夫检查一番的,不可能会出现雪上添霜的情况。”

    苏氏想想也是,也就由着明妧了,转而问道,“你苏梨表妹定亲了,你去看过她?”

    “看过了,她哭的很伤心。”

    苏氏叹息一声,明妧心情愈加沉重了三分。

    横空飞来一桩亲事,苏家上下心情都带了些阴霾,苏家几位老爷怕老太爷闷坏身子,都在书房外守着,苏阳走过去。

    二老爷看着他,问道,“清雅轩的事摆平了?”

    苏阳摇头,“更糟糕了。”

    二老爷唉叹一声,什么也没有说。

    苏阳待了会儿,想到明妧,便来跨院找她。

    屋内,喜儿把药包从箱子里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明妧抓了药嗅着,丫鬟禀告苏三少爷来了,她笑道,“让他进来。”

    喜儿嘴角轻抽,外面苏阳尴尬。

    这里虽然是苏家,但表妹住的地方就是她的闺房,他岂能随便进去,明妧不知,见他不动,不解道,“怎么傻站在那里?”

    苏阳耳根微红了几分,果真就迈步进去了,他知道明妧是调制药膏给东宁侯府沈三姑娘用,所以没有多问,只道,“我还以为表妹真在抄书呢。”

    明妧捂嘴一笑,“和表哥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我手腕受伤,怎么抄的了书?”

    喜儿醉醉的,姑娘你开玩笑要讲分寸啊,你抄不了没关系,但你不能坏清雅轩的事啊。

    苏阳一脸哭笑不得,他就知道表妹是在同他开玩笑,他居然还当真了。

    苏阳摇摇头,转身要走,明妧喊住他,问道,“表哥有印章没有?”

    苏阳疑惑的看了明妧一眼,不知道她要他的印章做什么,但他随身带了一方,取了递给明妧。

    明妧接了印章,拿了白纸来,在上面轻轻一摁,就印下三个字来。

    师古人。

    明妧见了笑道,“表哥境界不高啊。”

    苏阳看着她,“表妹何出此言?”

    明妧举着印章,笑道,“师古人,不如师造化,师造化,不如师我心。”

    清清凌凌的声音,像是一块巨石丢进苏阳的心湖里,掀起惊涛骇浪来,父亲和祖父都不知道他印章背后的深意,表妹却能一语道破,表妹她……

    苏阳望着明妧的眼神有些复杂,然而明妧却在白纸上摁了一个又一个印章,直到看不清楚了,她才笑道,“好了。”

    喜儿歪了脑袋,看着她道,“什么好了?”

    明妧把印章放下,敲着纸张笑道,“表哥是聪明人,应该能领会我这么做的目的吧?”

    苏阳轻点头,“表妹的想法,我知道,状元坊能这么快超过清雅轩,就是用的这办法,这半年来,状元坊雕刻了二十几本书的印章,一个月前拓印的书突然开卖,因价格便宜,才压的清雅轩喘不过气来。”

    明妧额头有黑线,她还怕印刷术难以理解,特地要了印章,没想到他们早想到了,而且就是因为印刷术,清雅轩才生意一落千丈的,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么?

    苏阳继续道,“这办法,几年前大伯府也用过,只是雕刻的成本很高,用整块木头雕刻,容易雕坏不说,浸泡墨之后,还会发涨,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这也是为什么清雅轩不同意涨价的原因。

    状元坊常卖的书不需要那些书生抄,人家的目的只是逼清雅轩涨价,没有盈利,清雅轩自然就维持不下去了。

    明妧就道,“为什么一定要用木头雕刻呢?”

    “用别的成本更高,”苏阳道。

    不是成本更高,是你们没有想到便宜的好么,“陶瓷呢?”

    苏阳怔住。

    显然,没想过陶瓷能代替木头,明妧见了摇头,在古代,指望一群读惯了之乎者也的读书人做生意,也是强人所难了,她在纸上写上师、古、人三个字,然后撕开,当着苏阳的面组合成古人师、人师古。

    苏阳震撼的嘴都张大了,“这……”

    “懂了?”

    苏阳惭愧,轻点头。

    外面,有丫鬟进来,道,“三少爷,彦表少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