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药方
    ,精彩小说免费!

    知道苏氏明天会回侯府,但明妧没想到她一觉醒来,苏氏已经回去了。

    喜儿站在床边,一边拢纱帐一边道,“夫人走之前叮嘱奴婢,姑娘给老夫人写了药方就可以回侯府了,若是姑娘舍不得老夫人想多住几日也行,缺什么了,就告诉舅太太。”

    明妧慵懒的伸着腰肢,苏老夫人恢复的不错,一会儿就能给她换药方,和苏氏一起回去没有问题,她却早早的就走了,这不明摆着是想她在苏家多留几日吗?

    苏梨哭哭啼啼,其他人心情也不好,待着很无趣啊。

    下了床,穿戴洗漱完,用了早饭,明妧就去给苏老夫人请安了。

    用了三天药,苏老夫人的气色好了很多,看到她进来,一脸慈祥笑容,屋子里,几位太太都在。

    明妧坐到床边,帮苏老夫人把脉,苏二太太惊讶道,“不是只记得药方吗,把脉也学会了?”

    苏阳在一旁,帮明妧打掩护道,“娘,表妹也是慎重起见,她原就不怎么懂医术,全靠记忆,大家一说话,吵着她,就更不会了。”

    苏二太太连连点头,再不说话。

    明妧收了手,苏阳很自觉的走到书桌前坐下,提笔沾墨将药方记下。

    刚刚写完,外面苏老太医就将赵院正给领了进来,明妧恨不得把药方从苏阳手里给抢回来,她说有好几种药方,苏家人不放心,毕竟药不是别的东西,能治人,也能杀人,让赵院正看过后再服用,也能安心。

    苏阳看了明妧一眼,将药方递给赵院正过目。

    赵院正看了半天,一言不发,苏老太爷问道,“这药方……莫不是有问题?”

    赵院正连连摇头,惭愧道,“这药方用药之法我还没完全看明白。”

    苏老太爷惊讶,连赵院正都看不懂的药方,还能随便用吗?

    赵院正拿了药方,过去给苏老夫人把脉,又是半天。

    等收了手,他就惊叹连连了,“这药方不止医治老夫人的寒热之症,还帮老夫人调理身子,医治一些陈年旧疾。”

    说着,赵院正看向苏老太爷,笑道,“这可不是一张医书上会写的药方。”

    医书上的药方,是一方一病,多方一病,而这药方是一人一方,换个人就不适用了。

    赵院正一番话,说的苏家人面面相觑,明妧不是说药方是医书上的?

    刚这样想,赵院正就起身道,“府上有这样医术超绝的神医,我就安心了,那天我从苏家去镇南王府,镇南王问起老夫人情况,我就多说了几句,本意是想镇南王府来苏家请大夫,却不曾想镇南王会直接登门求亲……”

    让苏二姑娘嫁给镇南王世子,治得好倒是一桩良缘,如果治不好,那就是害了人家苏二姑娘。

    现在苏家有神医,医治好镇南王世子的病应该不是难事,他就不用为多嘴多舌愧疚不安了。

    赵院正诚心赔罪,苏大太太一口气卡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眼泪直往外涌,她背过身去,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女儿和镇南王世子结亲,是赵院正无意撮合的。

    苏老太爷望着明妧,眼神有些复杂,他专程让人请赵院正,一来是看药方,二来还是为了明妧的手腕,却没想到她开的药方,连赵院正都自愧弗如,那还有让赵院正看的必要吗?

    妧儿医术高超,是否能让她去帮镇南王世子看看,只要医治好世子,这桩亲事就可有可无了,可她一个大家闺秀……

    等苏三老爷送赵院正离开,明妧就上前一步,轻揉手腕道,“明妧只是手腕疼,才让表妹代写药方,却不想连累了她,我这就去镇南王府试着帮镇南王世子解毒,帮表妹把亲事退了。”

    苏老太爷看着她,道,“这事错不在你,你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能去镇南王府给人治病?”

    苏梨是他孙女,明妧是他外孙女,他不能顾一个,就不顾另一个了。

    苏老太爷疼她,明妧知道,但祸因她而起,她就该负责灭了,最讨厌的还是镇南王世子,信送了,也让暗卫给他传了话,为什么就是不来退亲呢,亲事退了,皆大欢喜不好么?

    一旦送上门,可就落了下乘了,明妧暗气。

    在明妧心里,没有多少男女大防,解决问题是最重要的,她出了门,还顺带把苏阳叫了出来,道,“表哥,借一套男装给我。”

    “你真打算去镇南王府?”苏阳不大赞同。

    明妧点头。

    “我陪你一起去,”苏阳道。

    明妧没有反对,就算苏阳不提,苏老太爷也会妥善安排的。

    明妧回了小跨院,很快,丫鬟就拿了两套男装来给她,不止她,连喜儿都有一套小厮衣裳,细致周到。

    喜儿还从未穿过小厮的衣裳,很兴奋。

    然而,刚换完衣裳,一大盆冷水就浇灭了她们,丫鬟在门外道,“表姑娘,镇南王府派人来了。”

    喜儿听了就道,“肯定是来退亲的!”

    “去看看。”

    明妧抬步就往外走,只是前脚出门,后脚那传话的丫鬟走着走着,就往前一栽,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

    那边一清扫落叶的小丫鬟也倒在台阶上。

    喜儿吓的忘记了大叫,只抓紧了明妧的云袖,明妧四下张望,咬牙道,“出来!”

    话音一落,一阵轮椅的滚动声传来,明妧望过去,只见轮椅上,坐着一男子,绝美如神祗,虽然双目失明,但妖冶凤眸依旧能准许的望着她。

    见是镇南王世子,喜儿吊到嗓子眼的心一松,四下安静的只有风声。

    楚墨尘不喜欢这么安静,他道,“怎么不说话?”

    赵风把眸光从明妧身上穿着的男装挪开,望着楚墨尘道,“世子爷,卫姑娘一袭男装……”

    楚墨尘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他没见过明妧,想象不出来她穿男装是什么样子,他道,“回王府。”

    赵风怔住,不知道那句话说的不对了,执意要来的是世子爷,见到人了,药方不要转身就走的也是世子爷,这是要闹哪样啊,眼睛看不见,性子更喜怒无常了,怕他忘记了,赵风提醒道,“世子爷,药方……”

    楚墨尘勾唇一笑,“等卫姑娘亲自送到王府去。”

    爷怎么知道卫姑娘穿男装,是为了给他送药方?

    赵风推着楚墨尘走,明妧只觉得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叫嚣着愤怒,她贝齿咬紧,道,“你给我站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