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假名
    ,精彩小说免费!

    赵风果真就站住了,明妧走到他们跟前,狠狠的剜着楚墨尘,然而他看不见,脸上是如春风般的笑容,美的勾魂夺魄,拳头砸在棉花上,明妧伸手有想挖他双眼的冲动,她都快气出内伤了,他还笑的出来!

    明妧呼吸忽重忽轻,楚墨尘知道她很生气,他慵懒道,“我是该喊你苏姑娘,还是卫姑娘?”

    这是在怪她用假名骗他了。

    她从来没有那么真过,暗卫一问,她脱口就报真名了,却没想到会惹出来这么多事。

    明明是他有求于她,现在倒成了她要求着他了,明妧深呼一口气,淡淡一笑,“你就是叫我一声姨,我也担得起。”

    楚墨尘好看的眉头打了个死结,忽而笑道,“你拿什么当的起?不大灵光的脑袋?”

    你脑袋才不灵光!

    他才十八岁,她前世二十九,受不起他一声姨吗?

    懒得和他多费唇舌,明妧望向喜儿道,“去打听下,镇南王府的人登门是不是退亲。”

    赵风忙道,“是来退亲的。”

    喜儿就望着明妧了,知道了她就不用去了吧,明妧催道,“还不快去。”

    喜儿撒丫子就跑。

    这么明显的不信任,赵风很无奈,都说了不退亲不给药方,他们敢骗她么?

    楚墨尘摆摆手,赵风就去看守小跨院,以免有人闯进来。

    等赵风走了,明妧就肆无忌惮的拿小眼神戳楚墨尘了,不过他看不见,却能感受道,“我有什么事惹到你,要这么瞪我?”

    明妧怔了下,抬手在他跟前晃,确定他是真的看不见,才道,“在崖底我好歹救了你,你至于恩将仇报吗?”

    楚墨尘嘴角含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道,“出了悬崖,在驿站说救命之恩两清的可是姑娘你。”

    这话是有些耳熟,明妧脸微红,死不认账道,“我说过这句话吗?你肯定是记错了!”

    楚墨尘笑了,声音酣畅淋漓,远处赵风望过来,好奇明妧说了什么,把他家世子爷给逗笑了,好多年没见世子爷笑的这么高兴了,难怪爷要娶她,他竖起耳朵,只听楚墨尘道,“外界传闻卫姑娘落水脑袋不甚灵光,说过的话不记得也很正常。”

    赵风听得着急,卫姑娘脾气不大好,和温婉如水相距甚远,世子爷说这话,不是找骂吗?

    果然,明妧生气了,“找一个脑袋不大灵光的人治病,楚世子的脑袋是锈逗了吗?”

    楚墨尘不大懂绣逗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他淡淡一笑,“能不能两清,姑娘心里有数。”

    明妧气咻咻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身后,楚墨尘推着轮椅跟着她,明妧上台阶,回头看他怎么上来,结果人手一拍,轮椅就腾空而起,吓的她连忙后退几步才没有撞上。

    人家即便眼睛看不见了,也不是她能惹的起的。

    这个认知,叫明妧很郁闷,却又无可奈何。

    她回屋后,坐在书桌前,这样干坐着,也实在是无趣,就提笔沾墨将药方写下。

    刚刚写完,喜儿就屁颠颠跑回来了,高兴道,“姑娘,二表姑娘和镇南王世子的亲事退了。”

    算他说话算话,赵风伸手过来,明妧也就不拿乔了,把药方递给了他,随口问道,“亲事怎么退的?”

    喜儿就道,“镇南王府的暗卫,就是昨儿来的那一个,说算命先生的话,他们家世子爷心情不好,会错意了,不是二表姑娘,特来退亲……”

    喜儿话音未落,明妧已经伸手去抢赵风手里的药方了。

    可是到赵风手里的东西,怎么可能抢的回来。

    赵风身子一闪,就到了楚墨尘身边,明妧气的撑着桌子,瞪着他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喜儿在一旁,懵懵懂懂的。

    姑娘不是承诺亲事退了,就给药方的吗,怎么又生气了?

    楚墨尘笑道,“真聪敏。”

    她要够聪敏,就不会被他摆一道了!

    输人不输阵,明妧笑道,“知道我聪敏,就该知道我不会轻易把药方给你。”

    赵风看看她,又望着药方道,“卫姑娘在药方里动了手脚?”

    “回王府。”

    楚墨尘的声音低沉动听,还带了几分愉悦。

    赵风把药方收好,带着轮椅身子一闪就跳窗走了。

    窗外还有声音飘进来,“本世子恭贺姑娘大驾。”

    屋内,明妧重重的捶桌子,骂道,“混蛋!”

    喜儿一直懵的,脑袋就跟装了浆糊似的,道,“姑娘,出什么事了?”

    明妧心痛,她告诉自己不能怪丫鬟太笨,只能怨镇南王世子太狡猾了,可这么半天,她都快气吐血了,丫鬟还没反应过来她为什么生气就笨的有点过分了,明妧也不指望她能想明白,只道,“他和二姑娘的亲事是退了,可他还留了后手,继续威逼我!”

    会错了意,才娶苏梨的,这意味着道士的话,镇南王府依然坚信,到时候弄清楚了,会再次登门,那时候要娶的不是苏蕙就是苏瑶,甚至有可能是住在苏家的她了。

    他是属狐狸的吧!

    喜儿还是不明白,“药方也给他了,他没必要再威逼姑娘了啊。”

    人家还指着她给他治腿呢!

    气了好一通,明妧认命的出了小跨院,苏家丫鬟们都在窃窃私语,猜测镇南王世子最后娶的会是大姑娘还是三姑娘。

    喜儿后知后觉,跟着明妧骂楚墨尘是混蛋。

    之前是二姑娘一个人哭,现在二姑娘是不用哭了,换大姑娘和三姑娘梨花带雨。

    苏阳远远的等着,见明妧出了小跨院,他迎上来,道,“镇南王府退亲的事,表妹知道了?”

    明妧点点头,“喜儿已经告诉我了。”

    苏阳轻叹。

    明妧暗握拳,故作轻松道,“走吧,只要医治好镇南王世子,就不会再登门求亲了。”

    苏阳和明妧一起朝苏家大门走去,马车早等候在那里。

    喜儿扶着明妧上马车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马车很宽敞,还有一只斗笠,上面蒙着一层黑纱,摸上去,手感滑腻,女扮男装还带了斗笠,要还有人认出她来才有鬼了。

    可苏家不知道楚墨尘和暗卫都认得她,再易容打扮,也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明妧靠着马车闭目养神,马车走走停停,还真睡着了,到了镇南王府,喜儿推她道,“公子,镇南王府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