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柔软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醒过来,喜儿手里拿着斗笠,明妧伸了脑袋,喜儿帮她把斗笠戴好,钻出马车,就看到镇南王府跟前两座威武的石狮子,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知道苏阳是带大夫来给楚墨尘治病的,镇南王府的总管客气迎出来,道,“苏三少爷里面请。”

    苏阳笑着点头,就迈步进了镇南王府。

    明妧紧随其后,喜儿则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四下张望,满脸都是兴奋,这可是镇南王府啊,是京都最权势的王府了,连皇上的胞弟靖王爷都要靠后。

    怕喜儿露馅,隔着一层纱,明妧瞪了她一眼,喜儿就安分了。

    跟着总管走了小一刻钟,就到楚墨尘住的沉香轩了。

    去的凑巧,楚墨尘正在挨训斥呢,镇南王妃刚知道他让人去苏家退亲的事,苏家名誉天下,苏家姑娘德才兼备,就算他没有病,完好无损,也配得上他,他对人家苏姑娘有什么不满的,要去登门退亲。

    楚墨尘只一句,“父王挑的,我不喜欢。”

    赵风在一旁,嘴角微抽,明明不是王爷挑的,是世子爷自己,他怎么一股脑全推王爷身上。

    然而,很管用,镇南王妃脸沉着,什么也没说。

    丫鬟上前,道,“王妃,苏家三少爷带了大夫来给世子爷治病。”

    镇南王妃听了,就道,“快请。”

    还真来了,楚墨尘嘴角一抹笑忽闪而逝。

    很快,丫鬟就领着苏阳和明妧进屋,隔着层薄纱,明妧朦胧间被镇南王妃的美貌给狠狠的震了一把,说是惊为天人一点都不为过,难怪镇南王世子长得美绝人寰人神共愤,有这么漂亮的母妃,长歪了才叫不正常。

    苏阳上前给镇南王妃见礼,镇南王妃替楚墨尘赔不是,镇南王贸然登门定亲,这才几天,就退亲了,肯定给苏家添乱了,苏家还能送大夫来给她儿子看病,是苏家宽厚。

    说了几句,镇南王妃就望向明妧了,问道,“这位大夫是?”

    苏阳笑道,“唤她一声明公子即可。”

    明妧朝她作揖,然后望向楚墨尘,隔着薄纱,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既然是来替人治病的,少不了要给他把脉,丫鬟搬了凳子来,明妧坐下,楚墨尘把手伸出来,搭在轮椅扶手上,明妧白皙的手搭上去,看的苏阳眉头皱紧了。

    楚墨尘笑道,“不愧是大夫,明公子的手比丫鬟的还要柔软几分。”

    话音未落,明妧手一用力,他就倒抽气了。

    镇南王妃知道儿子活该,虽然心疼,却什么话都没说。

    等明妧收了手,镇南王妃才问楚墨尘病情如何,明妧粗了嗓子,笑道,“王妃多虑了,世子手里有良方,继续服用,不出几日,就能看见了。”

    这女人……

    感觉到镇南王妃有些生气了,楚墨尘就望着赵风,赵风嘴角扯了下,忙解释道,“那药方,世子爷才服用了一回,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明公子说有效,就应该是真有效了。”

    眼睛能治好,镇南王妃松了一口气,又问明妧断了腿能不能站起来。

    腿当然能治了,这话她在崖底就告诉过楚墨尘,只是她现在手腕受伤,用不了针法,不过既然是大夫,肯定要帮他看看腿的。

    明妧伸手要看他的脚,手都碰到他锦袍了,又收了回来,起身道,“先端盆水来给他洗一洗脚。”

    语气虽温和清朗,却满满的都是嫌弃。

    楚墨尘脸倏然一黑,赵风眼睛都睁圆了,苏阳也震的不轻。

    屋子里,陷入静谧。

    最后,是楚墨尘先开口的,“去端水来。”

    吩咐完,又道,“其他人都出去,母妃,你也出去。”

    镇南王妃知道儿子有些生气了,但是他惹人在先,明公子如果脾气太坏,苏家不会请他来,暗瞪了楚墨尘一眼,结果他没反应,镇南王妃就给赵风使眼色了。

    如果楚墨尘欺负人家明公子,一定要阻拦。

    赵风连连点头。

    连镇南王妃都出去了,何况是苏阳了,他不想单独留下明妧,明妧摆手,让他出去。

    留下他们在,吵架都不方便。

    很快,丫鬟就端了水来,楚墨尘让丫鬟退下,对明妧道,“水端来了,你帮我洗脚。”

    帮他洗脚?

    “你怎么不叫我帮你洗澡!”明妧气咻咻道,两腮绯红。

    楚墨尘勾唇一笑,“你真要伺候我洗澡?那我让丫鬟准备洗澡水了。”

    真的是不能再好说话了,反正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明妧拳头握的嘎吱响,妙目一瞪,“还看不看腿了,不看我走了!”

    赵风默默蹲下帮世子爷洗脚,明妧在一旁双手环胸,火气很大。

    火气大,看到屋子里摆着的一堆好东西,她眼珠子咕噜一转,就过去挑了一最好看的,拿起来让喜儿抱着,道,“一会儿带走!”

    喜儿巴巴的望着她,咱们是来给镇南王世子治病的,病还没治呢,就先打劫了……

    拿一个还不够解气,不是要她来吗,既然来了,绝不能空手而回,明妧伸手又指了几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一会儿打包带走!”

    楚墨尘笑道,“才几个就消气了?你要住这里,整个沉香轩都给你。”

    明妧斜了他一眼,继续道,“楚世子出手阔绰,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个,还有这个,这边几个,我都要了!”

    洗完了脚,又擦干净后,赵风把洗脚水端走,道,“洗干净了。”

    明妧这才坐下,楚墨尘把脚架在她腿上,明妧帮他把固定的脚架给拆了,楚墨尘伸出手,就碰到明妧的斗笠。

    他摸了摸斗笠,笑了一声,然后把手伸进来,也不知道想做什么,反正手越靠越近,眼看着就摸到她鼻子了,明妧嘴一张,狠狠的咬了上去。

    倒抽气声传来!

    “你属狗的啊,”楚墨尘吃疼道。

    明妧觉得牙都酸了才松开道,“谁让你乱摸的!”

    楚墨尘摸着咬疼的手,道,“看不见你长什么样子,还不许摸两下了。”

    “你懂不懂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明妧磨牙道。

    楚墨尘怔了下,仿佛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笑了起来,“你还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