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克夫
    ,精彩小说免费!

    “克夫呢,一年之内不能嫁人,否则进门夫家必遭横祸。”

    “别人的签,怎么到你手里了?”

    “方才撞了下,可能拿错签了,春兰,把签还回去。”

    丫鬟接了签,就朝明妧这边走过来,那两姑娘见了,眸带诧异,“竟然是定北侯府上的签,也不知道谁克夫?”

    她说话声不小,卫明依几个听了,脸上都带了几分薄怒。

    丫鬟手伸着,可是没人接签,不过丫鬟眼尖,看到卫明依手上有签文,就当是她的,把签文递过来,怕被误会,卫明依连忙把签文塞明妧手里了。

    那边姑娘不认得明妧,好奇道,“那姑娘以前没见过。”

    但很快,她们就知道明妧的身份了,卫明绮喊了一声大姐姐,明妧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竟然是定北侯府大姑娘,那位失踪许久,由胞妹代嫁,与四皇子妃身份失之交臂的卫大姑娘?

    四皇子还真是命大,这要娶了她,岂不是命不久矣了?

    很快,大殿内就议论纷纷了。

    对于克夫这样八卦的事,大家都很好奇,再加上佛光寺的签素来灵验,七嘴八舌就传来了。

    老太太和苏氏的脸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二太太就数落丫鬟了,“连个签文都拿不好!”

    丫鬟缩着脖子,跪下认错,被二太太喝斥了,本来就够扎眼了,丫鬟再一跪,就更引人注目了。

    明妧站在一旁,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她就知道佛光寺一行没什么好事,本来要她来,不就是为了证明苏氏早年给她算的命不准,倒霉的她没有那么好命么?

    却没想到会落一个克夫的名声,虽然签上只克一年,可传来传去,这一年指不定会变成十年,克夫的名头会稳稳的落在她脑门上。

    她真有这么倒霉?

    明妧不信。

    她望向签筒,却无意触及小和尚的眸光,小和尚低着头不敢看她。

    明妧眉头一挑,这小和尚似乎有些心虚啊?

    莫非这签……有问题?

    明妧用眼角余光瞥了二太太一眼,就迈步上前,伸手去拿签筒,被小和尚拦下了,“姑娘,你……”

    没有证据的事,只凭猜测,明妧笑道,“我看看有多少只下下签,我随便一抽就抽到了。”

    小和尚急了,望向二太太。

    二太太云袖下的手一紧,道,“明妧,你不要为难人家小师傅,这么多人看着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怀疑佛光寺的签不准。”

    她本来就是怀疑签被人动了手脚,还怕人怀疑么?

    小和尚虽然护着签筒,但明妧手还是伸了过去,谁让和尚六根清净,不近女色,且不与人争辩了,她也算是有恃无恐的欺负人家小和尚了,如她所料,小和尚还真把手缩回去,方才明妧的指尖碰到他手背,小和尚双手合十念佛号了。

    就这样,明妧把签筒拿在了手里。

    可就在她要看竹签的时候,二太太走过来,把签筒一把拿了,放在了案桌上。

    明妧恼了,“二婶这是做什么?!”

    二太太牙关紧咬了下,那边苏氏的眸光也冷冽了几分,“二弟妹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二太太深呼一口气,笑道,“时辰不早了,先用斋饭吧,这里人多,不适合谈话。”

    老太太冷了脸,转身就走。

    家丑不可外扬,这里是佛光寺,二太太收买小和尚弄虚作假,败坏侄女名声,其心可诛,更是往佛光寺脸上抹黑!

    到了后院,老太太进了禅房,苏氏和二太太她们都进去了,进去之前,还叮嘱明妧等不要进去。

    明妧没搭理她,事关她名声,她凭什么不能听?

    她胆大进了屋,谢婉华几个也跟了进去,二太太眸光扫过来,她们就退出去了,明妧转了身,没有走,而是把门关上。

    屋内,苏氏问道,“二弟妹为什么要这么做?!”

    二太太虽然被抓包了,但是一点都不心虚,她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道,“大嫂,明妧失踪,宫里逼嫁,是我进宫劝的孙贵妃,现在明妧回来了,孙贵妃责问我,我能怎么办?她要明妧嫁给四皇子做侧妃,你和明妧都不同意,还口口声声说明妧命好。

    我明里暗里压了几回,大嫂没想过为什么,还生我的气,这些话一旦传到孙贵妃耳朵里,会放过明妧吗,这么好的福气,哪怕娶回去放在后院镇宅子也好!我只能出此下策,没有事先和你说,是怕走漏风声,我更没想到明妧病愈后,变的这么机灵,竟然察觉了,时间仓促,我只让丫鬟来了一趟,把原委说清楚,签文的事我也不懂,佛光寺愿意帮忙,我就谢天谢地了。

    见苏氏脸色没有好转,二太太一脸帮人忙还不落好的委屈神情,她道,“大嫂,说明妧克夫的事,我实在不知情,方才我让明妧抽签之前,我还问你愿不愿意让明妧嫁给四皇子做侧妃,你说不愿意,小和尚才把签筒拿给明妧的,我没有骗你,我更没料到会这么凑巧,签文拿错了,明妧克夫一事闹的沸沸扬扬,这里是佛光寺,菩萨眼皮子底下,果然不能做一点假,这是佛光寺写的帮忙书,一式两份,佛光寺存了一份,给了我一份,一年后,大白于天下,不影响明妧嫁人,这一年,我想也没人敢登门求娶明妧。”

    别说一年,就是三年五载都未必有人有这份胆量!

    明妧站在一旁,被二太太说的一愣一愣的,什么是巧舌如簧舌灿莲花,她算是领略了,死的都能被她说成活的啊。

    她坦然承认是她算计的,可她全都是为了她好,非但不能怪她,还得谢谢她。

    说真的,明妧活了三十年,还从来没遇到这么难缠的人过。

    她不信世上的事都这么凑巧!

    苏氏脸色好转了几分,老太太则道,“有些事做之前,你要说清楚,就是怪你,你也不冤。”

    二太太点头道,“是我疏忽了,老太太教训的是。”

    四太太看了明妧一眼,道,“你二婶也是为了你好。”

    是不是真的为她好,时间能证明,明妧眸光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上前福身道,“二婶这么关心明妧,明妧实在是无以为报,一会儿明妧一定诚心替二妹妹祈福,明妧能恢复,相信二妹妹也一样。”

    二太太高兴道,“二婶擅作主张,你不怪二婶,二婶就高兴了。”

    这时候,门被敲响,有丫鬟禀告道,“老太太,有位小师傅来找大姑娘。”

    佛光寺的小师傅找她做什么,明妧好奇,老太太就道,“让小师傅进来。”

    丫鬟将门推开,小和尚走进来,就是方才被明妧抢签筒的小和尚,耳根微红,都不敢抬头看人,道,“今日之事,虽是贵府所求,但小施主蒙在鼓里,不知情,现事情闹大,有损小施主名声,方才主持已经禀告慧行大师,慧行大师请姑娘去,他亲自给姑娘算命,算作对姑娘的补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