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栽赃
    ,精彩小说免费!

    既然想成这样,才一个月见一回,可见不是小门小户了,而且来佛光寺偷情,还有小厮看着,这是怕被人发现,至少是有身份的人。

    被人记住了容貌,万一以后见了,尴尬事小,就怕遭人灭口。

    只是古代裙裳,明妧还没穿习惯,跑起来实在是慢,再加上她们怎么可能跑的过小厮呢,只能尽快跑到人多的地方,躲起来容易,小厮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抓她们。

    卯足了一口气,明妧和喜儿往前跑,远远的看见一穿戴精美的姑娘和丫鬟走过来,明妧决定赌一把,跑到她身边的时候,轻拍了下她的肩膀,道,“帮帮忙。”

    那姑娘还没反应过来,明妧已经拉着喜儿躲到假山后了。

    那边两小厮也不比明妧好多少,气喘吁吁的,没见到明妧人了,小厮问那姑娘道,“有没有看见我家姑娘和丫鬟跑过去,我家姑娘穿了一身淡碧色裙裳……”

    那姑娘生了一双玲珑大眼,水汪汪的就像两颗大黑珍珠,戴着紫玉簪的头轻点,喜儿吓的脸都白了,只听那姑娘道,“看见了,往那边跑了。”

    她手往右边指,那两小厮没有生疑,更没有耽搁,就往那边追去了。

    等人走远了,看不见了,明妧才松了一口气,她站起来,把裙摆放下,喜儿则帮她拍掉裙摆上的灰土。

    那姑娘走过来,她笑起来,嘴角有一浅浅梨涡,天真可爱,她问道,“你为什么要躲小厮啊?”

    这姑娘不止容貌天真啊,有谁家小厮敢这么凶神恶煞的撵自家主子的?

    喜儿要说那不是她家小厮,明妧先一步道,“走到哪儿,小厮就跟到哪儿,实在厌烦,多亏姑娘相助,我才把这两条尾巴给甩掉,姑娘相助之恩,它日一定报答。”

    怕小厮追不到人会回头,明妧没敢耽搁,和喜儿赶紧走了。

    到了佛光寺,她先找到马车,把里面备用的裙裳换了,喜儿则道,“那奴婢怎么办?”

    显然是没带了,明妧道,“其他丫鬟呢,也没带?”

    喜儿摇头,她们是丫鬟,哪有那么多讲究,再说了,就是带了,她也不知道啊,明妧就犯难了,总不能把喜儿丢在马车里吧,真是倒霉,只听到两句话,娇喘声和说话声还不一样,就是见到了都不知道是谁,还被人追个半死,欠下一份人情,追什么追,佛光寺是他们家开的吗?!

    明妧想把小厮抓起来暴打一顿的心都有了,望着喜儿,眸光一动,道,“衣裳换不了,换个发髻。”

    喜儿梳着双丫鬟,娇俏可爱,听了明妧的话,赶紧换成垂挂髻。

    不止喜儿,明妧也换了个发髻,等打扮妥当,这才从马车内下来。

    那边,一丫鬟走过来,见了这一幕,又转身回去了。

    下了马车,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两小厮东张西望,显然是在找人,喜儿紧张的说不出来话,明妧给了她一记冷静的眼神。

    主仆两一前一后从小厮身边走过,两小厮还在东瞧西望。

    喜儿性子不及明妧,她回头望去,其中一小厮正好回头,四目相对,喜儿脑袋就死机了,小厮眉头皱着,喜儿反应过来明妧告诉她的,如果小厮对她投怀疑的眼神,就朝他眨眼朝他笑。

    一个被追的跑的上气不接下去的丫鬟,是不可能有这份从容的,一定能打消小厮的疑心。

    喜儿决定照做,小眼一眨,小嘴一咧……那小厮就脸红脖子粗了。

    这丫鬟对他眉目传情啊!

    转过身来,喜儿连拍胸口,姑娘说的果然管用。

    迈步上台阶,刚走到大殿前空地,就见一夫人迈步出来,年约三十七八,雍容华贵,心情不是很好,眉间弥漫一股凄哀痛色,道,“去看看世子妃身子可好些了。”

    那边,丫鬟迎上来道,“大姑娘在这儿呢,时辰不早了,老太太要回府了。”

    明妧轻点头,丫鬟就赶紧去禀告老太太了。

    明妧小步跟在后头,没一会儿就看到谢婉华扶着老太太走过来,见明妧换了身衣裳,一袭织金连烟棉绫裙,形姿秀丽,卫明依奇怪道,“我记得大姐姐来的时候不是这身打扮?”

    明妧摸了摸云袖,道,“方才在那边许愿池,裙摆不小心沾到水了,看着难受,就换了身裙裳。”

    这样解释,倒也没人多疑,只有谢婉华注意到喜儿换了发髻,多看了两眼。

    下了台阶,等老太太坐上软轿,大家才坐轿子的坐轿子,坐马车的坐马车,打道回府。

    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在轿子里睡着了,回去的时候也一样。

    喜儿撩了轿帘看自家姑娘睡熟模样,都不忍心打扰,轻敲软轿道,“姑娘,到侯府了。”

    明妧睁开眼睛,打着哈欠,慵懒的揉着脖子钻出来,身后马车内有急切说话声传来,“娘,我的白玉镯不见了!”

    四太太刚出软轿,一听女儿急切的说玉镯不见了,脸就沉了,道,“好端端的怎么会丢东西呢,只是白玉镯丢了?”

    卫明依又翻了翻小首饰盒,急道,“其他东西都在,就是娘给我的白玉镯不见了。”

    二太太过来道,“是不是记错了,如果是贼,不可能只偷白玉镯,其他东西还给你留着。”

    卫明依的丫鬟杨枝急道,“白玉镯是奴婢亲手放到首饰盒里的,错不了。”

    “那可真是奇怪了,”二太太敛眉道。

    那边,王妈妈扶着老太太过来,她脸色冷冽道,“出什么事了?”

    四太太就望着老太太,“明依的白玉镯放在马车里,不见了。”

    苏氏见四下有人路过,便道,“先进府再说吧,不少人看着呢。”

    三太太就道,“我看还是先查清楚再进府吧,既然只丢了白玉镯,应该就不是外贼,指不定是哪个丫鬟长了一双长手摸了去,问问车夫,都有谁靠近马车了,等进了府,可就不好查了。”

    三太太的提议,二太太赞同。

    那边车夫回道,“几位姑娘下了马车后,没人靠近啊,除了大姑娘和喜儿进去换了衣裳。”

    明妧眉头狠狠的皱了下,只有她进去换衣裳,那不明摆着说是她偷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