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信任
    ,精彩小说免费!

    谢婉华点头附和。

    果然是姐妹情深,互帮互助,只是帮的不是她而已,可惜她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三天时间都查不出栽赃之人,你们就这么小看侯府?”

    再没人说话,明妧都这么说了,要再争执就真的是小看侯府了。

    明妧望着苏氏道,“娘,这事你就别插手了,不然查不出来,倒成你为了帮我昧下四妹妹的玉镯不尽力,让四婶和二婶查吧。”

    苏氏点头,“也好,就辛苦二弟妹和四弟妹了。”

    二太太的笑很勉强,看向明妧的眼神晦暗莫测。

    王妈妈扶着老太太走,路过明妧身边的时候,老太太多看了她两眼,眸底说不出的意味,以前傻傻笨笨,一棍子打不出两句话的孙女儿,竟然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老太太又想起了今天求的那只签和慧行大师的话,眼神复杂了起来。

    进了侯府后,苏氏拍了拍明妧扶着她的手,脸上满是欣慰的笑,以前明妧和四皇子定亲,只是她性子懦弱胆小,苏氏并不赞同这门亲事,奈何亲事是皇上所赐,没有选择的余地,宫里又是最吃人的地方,苏氏怕明妧嫁了会受人欺负,如今看来,是她多虑了。

    一行人回内院,刚走到垂花门,身后一丫鬟快步追上,禀告道,“老太太,魏国公府大太太来了。”

    老太太脚步顿住,道,“快请进。”

    喜儿在一旁,提醒明妧道,“魏国公府就是孙贵妃的娘家,四皇子的外祖家。”

    明妧对魏国公府大太太的到来不感兴趣,只是没人走,她不好先离开,便一起待在长晖院。

    很快,魏国公府大太太就来了,一袭华贵裙裳,面容姣好,只是嘴唇稍薄,进门脸上也没什么笑容,唇瓣抿的紧紧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好相处的人。

    见她脸上没什么笑容,苏氏心一提,急问道,“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明柔出什么事了吧?”

    魏国公府大太太先是向老夫人见礼,才望着苏氏道,“出什么事,定北侯夫人不知道?”

    她要知道,还问什么,苏氏道,“今儿去佛光寺还愿,刚刚才回府,明柔出什么事了?”

    她一脸急切,魏国公府大太太眉头拧了,道,“今儿早朝,好几位御史在朝堂上提到府上大姑娘,说起皇上将她赐婚给四皇子的事,圣旨赐婚,之前她失踪不得已才让三姑娘代嫁,如今回府也有些时日了,这桩亲事也该有个说法,圣旨赐婚,白纸黑字,让四皇子择日迎娶她进门。”

    二太太问道,“做侧妃?”

    “是正妃!”魏国公府大太太声音隐隐带了怒意。

    二太太眉头皱紧,“怎么可能做正妃,那明柔呢?”

    明妧望向二太太,不懂她这么激动做什么,许是知道自己太过激了,二太太声音缓了几分道,“这样做对明柔太不公平了,我定北侯府的女儿不给人做妾,要真这样做了,那我当初进宫找贵妃娘娘岂不是做错了?”

    魏国公府大太太坐下,道,“这事把贵妃给气坏了,知道定北侯夫人身子不适,就没有宣你进宫问话,让我专程跑一趟,问问府上这么做到底何意,手心手背都是肉,当初大姑娘出事,三姑娘替她上了花轿,如今大姑娘回来就要她退位让贤,虽然都是侯府女儿,但做人做事总要凭良心吧。”

    老太太听了一通,听出点玩味来了,她道,“孙大太太觉得是我定北侯府要求御史台上奏的?”

    魏国公府大太太望着老太太,问道,“难道不是吗?”

    苏氏气坏了,“当然不是了!柔儿和妧儿都是我亲生骨肉,我一样疼,怎么会委屈柔儿,妧儿知道柔儿和四皇子鹣鲽情深,觉得她失踪,柔儿替嫁是她的缘分,不愿意掺和到他们中间去,我做娘的还会硬塞不成?”

    这一点,魏国公府大太太倒是相信,她道,“贵妃问过御史台,说是有人打了招呼,贵妃一再逼问,也只问出是皇上信任的人,他们得罪不起,皇上最信任的不是定北侯,又是何人?”

    喜儿在一旁,默默的看了明妧一眼。

    虽然侯爷是皇上信任的人,但要说最信任,倒也未必,难道侯爷还能越过镇南王么?

    侯爷是救了皇上,可镇南王救的是皇上的江山,祖宗基业,一家老小,侯爷远比不上镇南王的。

    可镇南王好像没有理由帮她家姑娘啊,难道真是侯爷?

    明妧站在一旁,两眼朝天花板一翻,绝对是他捣鬼的,这一招叫以退为进,要么给她四皇子妃的位置,要么就别娶她,亲事作罢,只有她和四皇子的亲事黄了,他才有可趁之机。

    对于嫁给他,可以慢慢商议,但她和四皇子一刀两断是件好事,她得向他道一声谢。

    除了明妧和喜儿,没人知道明妧和楚墨尘认识,自然就不会往上头想,都和魏国公府大太太一般认为是侯爷指使御史台说的,老太太拧了眉头道,“侯爷这是想做什么?”

    苏氏摇头,她不知道。

    老太太则道,“去把侯爷找来。”

    魏国公府大太太见大家是真不知道这事,而且看反应也不赞同,心口微松,又道,“听说大姑娘好了,此事当真?”

    明妧心很累,她在这里都站半天了,魏国公府大太太把她忽视的够彻底,看来喜儿说的她总是低着头不敢见人所言不虚啊,老太太看向她,明妧就上前几步,福身给魏国公府大太太见礼。

    清脆如空谷莺啼的声音,极是好听,魏国公府大太太见了,眸底颇诧异,“大姑娘和上回见的确大不相同,方才瞧见了,只觉得有些眼熟,没敢多想,看来是真的好了。”

    明妧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眨眼不语。

    魏国公府大太太夸了几句,明妧脸不红气不喘,只盯着她看,看的魏国公府大太太浑身不自在,这哪好了,哪有大家闺秀这样盯着人看的,只能说比之前总是低头好了不少,这样子娶回去做侧妃都嫌累赘,何况是正妃了。

    要是将来四皇子被立为太子,她就是太子妃,甚至将来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这不是丢皇家的脸吗?

    明妧眼睛半天才眨一下,苏氏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暗瞪了她一眼,明妧见没她什么事,就退到一旁站着,魏国公府大太太她们谈话的时候,偶尔撇眼过来,十次里有五六次捕捉到明妧茫然的眼神,剩下三四次则是心不在焉。

    一刻钟后,定北侯进来了,见一屋子人,魏国公府大太太还在,沉稳又不失儒雅的脸上带了疑惑,问道,“这么急叫我来,出什么事了?”

    老太太就道,“是你让御史提起明妧和四皇子亲事的?”

    定北侯摇头,“我好端端的提起这事做什么?”

    “不是侯爷?”魏国公府大太太惊讶。

    定北侯摇头,“不是我。”

    这些天,他都陪皇上下了好几盘棋了,什么时候都能捎带一句,让御史闹大,多此一举。

    老太太眉头拧死了,“那会是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