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相让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脸倏然一沉,一把将她的手抓紧了,拉近自己几分,冷冷一笑道,“施舍我一个我不需要的侧妃之位,我是不是还要对你,对孙贵妃感恩戴德才叫有良心?!

    当日在佛光寺,但凡你还有一点良知,拿我当你的亲姐姐,你就不会痛下狠手,我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上天保佑,我没有告诉父亲和娘亲,是怕他们伤心,更怕我们姐妹为了争一个男人反目叫人看了笑话。

    你还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和以前一样傻乎乎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费尽心思抢到手的四皇子妃的位置,我是有多傻才会相信你会让给我?!”

    说完,明妧一把将卫明柔的手甩开。

    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她坠崖一事是卫明柔捣鬼的,现在她几乎能肯定了,不然她说这话的时候,卫明柔不会脸色苍白,神情慌乱,明摆着就是怕她告状,做贼心虚了。

    不过卫明柔有胆识为了一男人杀害亲姐,那份心性就不是一般能比的,很快,卫明柔就恢复镇定了,眼眶红着,倒打一耙道,“大姐姐,你这话未免太伤人了!我好心好意替你上花轿,你还往我身上泼脏水,我要早知道你会这么想我,我就是死也不会替你上花轿!”

    声音未落,她就掩面跑走了。

    明妧说的声音小,卫明柔的声音却很大,丫鬟宫娥望过来,指指点点,显然在责怪明妧以大欺小,不识好歹。

    明妧一脸无奈和无辜,她只是小小的诈吓一下,没想到她这么心虚,能怪谁呢,有这么心狠手辣的妹妹,谁又同情死在崖底的卫明妧?

    喜儿见卫明柔跑走了,走上前来,她不知道明妧和卫明柔说了什么,只望着她道,“姑娘不去追她么?”

    “我又不是四皇子,我去追她做什么,”明妧笑容冷淡,仿佛天边的云,风一吹就散了。

    喜儿眼睛闪过迷茫,然而明妧已经迈步往前,一边走,一边替卫明柔心疼,还要一边琢磨,如果真的卫明妧知道是亲妹妹害她没了小命,她会怎么做。

    如果要她伏法,可她怎么找证据呢,空口无凭,就像方才卫明柔说的,成往她身上泼脏水了。

    往前走了半盏茶的工夫,身后跑过来一穿着鹅黄色裙裳的宫女,福身道,“卫大姑娘,贵妃请你去御花园说话。”

    她和卫明柔都没什么好说的,和孙贵妃就更没有了啊,请她过去做什么,不过去看看御花园的美景,也不算白进宫一趟。

    明妧转身,随着宫女往前走,喜儿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

    刚穿过一月形拱门,就闻到一抹淡淡花香,清香怡人,园内花红柳绿,景色盎然。

    明妧迈步往前,和一姑娘不期而遇,那姑娘脸带惊喜,漂亮的眸子如星辰般闪耀,“是你。”

    明妧朝她一笑,没想到这么巧,昨天才在佛光寺见到她,还承她恩惠,没想到才过了一天,就碰到她了,明妧笑道,“真巧,又见到你了,昨天谢你出手相助。”

    那姑娘捂嘴一笑道,“那么点小忙,你都谢我两回了,是不是打算见我一回谢我一回?”

    明妧也笑了,这姑娘性子好,她喜欢。

    带路的宫女见两人相谈甚欢,朝那姑娘福身道,“清宜郡主,贵妃娘娘召见卫大姑娘,怕是等急了,奴婢先带她过去。”

    明妧没想到她竟然是位郡主,清宜郡主也诧异她居然姓卫,她眼珠子睁大几分道,“你是定北侯府大姑娘?”

    明妧点头,她嘴巴微张,显然吃惊不小,明妧笑道,“我不像吗?”

    清宜郡主摇头,“我只是想到昨儿佛光寺的传闻,方才我还聊到你呢。”

    明妧克夫之名传开了,清宜郡主进宫又得知四皇子和镇南王世子都抢着娶她的传闻,颇觉得有趣,这是嫌活腻味了,想早点死么,却没想到她早见过卫大姑娘了。

    昨天传出那样的名声后,她没有找个地方痛哭,还躲小厮,她心可比她大多了。

    明妧朝她福了福身,就跟着宫女往前了,她问喜儿道,“是谁府上的郡主?”

    宫女诧异的看了明妧一眼,喜儿则歪了脑袋道,“好像是穆王府郡主。”

    明妧微汗,这不是好像的事啊,万一弄错了,岂不尴尬。

    御花园,六角飞檐凉亭内,孙贵妃坐在那里喝茶,凉亭旁摆了不少牡丹花,色泽艳丽,玉笑珠香,不愧为花中之王。

    明妧迈步上台阶,福身见礼,等起身后,才问的,“不知道贵妃娘娘叫我来是?”

    孙贵妃望着她,脸上的笑轻淡如笼了一层薄纱,她道,“听明柔说,你少时落水,性子木讷,寡言少语,没有读过什么书?”

    她落水的事,就是卫明柔不说,她也知道吧,明妧不知道孙贵妃目的何在,但她说的是事实,便点了点头。

    孙贵妃笑了,“果然……”

    这两个字,叫明妧眉头微蹙,知道她读书少,就不要和她卖关子了啊,她道,“贵妃娘娘的话,明妧不明白。”

    孙贵妃把茶盏放下,用绣着牡丹的帕子擦掉嘴角茶汁,笑道,“哪怕只读过几本书,也该知道好女不侍二夫的道理。”

    这是怪她选择了镇南王世子,没有选她儿子呢,还好女不侍二夫,她还好男人洁身自好不沾花惹草,不三妻四妾呢,不过她是贵妃,这里又是皇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宜逞一时之快得罪人,明妧茫然的看着孙贵妃,摇头道,“不懂。”

    简单两个字,却是把孙贵妃给气噎着了,真不愧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真是白瞎了那张俏丽脸蛋,孙贵妃就不饶弯子了,道,“你做了四皇子十几年的未婚妻,就不能再嫁给别人。”

    这话明显是拿她当傻子看了,明妧暗笑,她道,“未婚妻是妻,不是妾。”

    孙贵妃怔了下,看明妧的眼神带了几分审度,这话可不是没读过几本书的人能说的出来的,侧妃说的好听,能上皇家玉蝶,说白了,不就是个妾吗?

    “你是要四皇子妃的位置?”孙贵妃皱眉,眸底有暗芒。

    我不要,而且你也不会给。

    明妧心中腹诽了一句,淡声道,“明妧此生宁死不做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