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威胁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揉着脑门,喜儿抓着她云袖,怕她真去找那皇子算账,道,“姑娘,咱们快回府吧。”

    明妧嘴角一笑,歪在喜儿身上,道,“喜儿,我头好晕,快给我请太医瞧瞧。”

    喜儿,“……”

    方才没头晕,还中气十足,现在晕,是不是有点晚啊?

    那熊皇子眼睛都瞪圆了,他轻轻一跳就下了假山,朝明妧走过来,道,“没见过你这样的,居然敢威胁本皇子!”

    明妧看着他,道,“我又没得罪你,你为什么要砸我?”

    熊皇子摆摆手,让带路宫女闪远一点才道,“那假山正好对着凉亭,站在上头看的特别清楚,本皇子若是会唇语,你和孙贵妃说什么我都知道。”

    所以,她故意泼孙贵妃茶水的事就没有瞒过他眼睛了?

    能忍着没跳出来,看来不是孙贵妃亲生的,明妧就放心了,见熊皇子手上还有几颗金花生,明妧想着自己羞涩的荷包,面对送上门来的皇n代,不狠狠的敲一笔,就太傻了,便摸着脑门道,“你砸我的事,可没那么容易算了。”

    熊皇子看着她,嘴角抽抽道,“本皇子在威胁你,你听不出来吗?”

    这熊皇子有点欠揍啊,明妧朝天翻了一白眼,然后才道,“听出来了,我在给你机会向我赔罪呢。”

    熊皇子见她眸光落在他手上,他伸了手,道,“你要我的金花生……?”

    他话还没说完,明妧已经伸手把几粒金花生都拿了,随手塞在绣着兰花的束腰里,道,“算你认错态度好,我就不跟皇上告你的状了。”

    熊皇子惊呆了。

    这世上居然还有不怕威胁的,她就不怕他去向父皇告状?

    明妧走远了,他都没想明白为什么,反倒是脑门挨了一记松子,他抬头,就看到树上斜躺着一男子,一袭天蓝色锦袍,清隽俊美,熊皇子告状道,“皓哥哥,你给我的金花生都被她给抢走了。”

    男子笑道,“你不是心甘情愿赏她的吗?”

    熊皇子咧嘴笑,“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能让孙贵妃吃瘪还忍了,她是唯一一个。”

    说完,他又恼了,“可我只想给她一颗金花生啊,现在都没了。”

    再说明妧,走远了些,喜儿回头见熊皇子没走,有些忐忑的望着明妧,提醒她方才做了件什么样的事,“姑娘,你刚刚打劫了一位皇子。”

    明妧轻笑,“没那么严重,充其量,我只是没收了一位皇子伤人的武器。”

    喜儿呐呐,无言以对,默默的伸了手,把捡起来的那颗金花生给明妧,明妧见了道,“你自己留着吧。”

    喜儿啊了一声,“姑娘不要?”

    “就当是我赏你的,”明妧笑道。

    喜儿高兴的合不拢嘴,这金花生是用纯金打造的栩栩如生,这一趟进宫太值了。

    先前是怎么进宫的,明妧就怎么出宫,马车一路送她们到定北侯府门前停下。

    皇上传召她进宫,让她在四皇子和镇南王世子之间挑选一人的事早传回府了,因为定北侯回府,府里上下更知道她选择了镇南王世子,而非四皇子。

    这样的选择,实在叫人匪夷所思,是以,明妧一路进内院,丫鬟小厮们都盯着她,在背后小声议论,她们家大姑娘好像比以前更傻了……

    傻就傻吧,傻人有傻福,喜儿心道。

    相比较府里下人们的议论,老太太她们反倒没说什么,见到明妧后,老太太就说了一句,“事关你终身幸福,不是儿戏,这一天时间,你好好想清楚。”

    明妧应下后,就回菡萏苑了。

    她还以为府里会帮卫明柔极力说服她,没想到竟然没有帮卫明柔的,倒省的她多费唇舌了,明妧暗想。

    然而,她高兴的太早了,孙贵妃想做的事,又岂会那么容易就放弃。

    先是丫鬟禀告卫明柔派了丫鬟回府,明妧没理会,吃了午饭准备休息时,丫鬟又来禀告说魏国公府大太太来了。

    上回就是魏国公府大太太来做说客的,明妧都不知道她们坚持什么,孙贵妃都没能说服她,魏国公府大太太脸更大些吗?

    “谁来也别叫我,”明妧叮嘱道。

    丫鬟走到珠帘处,道,“大姑娘,四姑娘、五姑娘她们来了。”

    明妧两眼轻翻,那边卫明依她们已经打了帘子进来了,见明妧要休息,不由得佩服,“大姐姐心可真大,府里府外都为你该选择嫁给谁焦头烂额,你这当事人反倒轻轻松松,该吃吃该睡睡。”

    明妧揉着颈脖道,“我三思之后做的决定,岂是别人劝劝就更改的?”

    说着,她望着卫明依道,“我倒是想知道孙贵妃为什么不让我嫁给镇南王世子?”

    卫明依眸光一闪,卫明绮就道,“大姐姐可知道孙贵妃胞妹是谁?”

    明妧脑门有黑线,她虽然讨厌孙贵妃,但她还没想过去调查人家户口啊,她怎么知道孙贵妃胞妹是谁?

    明妧摇头,卫明绮就道,“其实你见过,昨天晋王妃还去佛光寺祈福了,两年前,晋王世子还有镇南王府二少爷在边关惹了事,那时候镇南王才刚接手帅印没多久,没什么军威,恰逢他们惹事,就被镇南王用军法处决了,晋王世子是晋王妃唯一的儿子……”

    唯一的儿子被镇南王给灭了,晋王妃能不恨镇南王么?

    身为晋王妃的胞妹,孙贵妃能不替长姐出气么?

    明妧还真不知道这些内情,现在看来孙贵妃的坚持是有理由的,她道,“镇南王真的连镇南王府的少爷也一起杀了?”

    卫明依道,“那可不是镇南王府的少爷,那是镇南王的嫡长子。”

    明妧倒抽一口气,“杀子立威?”

    卫明依几个重重的点头。

    明妧怔住了,都说虎毒不食子,镇南王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下的去手啊,这心比石头还硬呢,难怪那回在镇南王府,楚墨尘说父王选的,他不喜欢,这不明显是在抬杠吗?

    谢婉华坐在一旁,道,“镇南王是杀子立威没错,但他对兵权却没有多少留恋,要不是他亲上战场,都没人知道他文韬武略样样精通,退敌之后,天下兵权尽在他手,可他班师回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帅印交给皇上,皇上硬塞,他才接了大景朝三分之一的兵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