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诚心
    ,精彩小说免费!

    谢婉华说着,明妧脑海中勾勒出镇南王的形象来,有一句诗形容他再贴切不过了。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见明妧震惊的说不出来话,卫明依她们才开门见山道,“你想想,以孙贵妃和镇南王府的纠葛,怎么可能让你嫁给镇南王世子冲喜,镇南王世子死了,她才高兴呢,这也是为什么她们都极力说服你嫁给四皇子做侧妃的原因,你要真为了三姐姐好,就不要嫁给镇南王世子,否则孙贵妃会把对你的怒气都算在三姐姐头上。”

    明妧听得好笑,卫明柔为了四皇子妃的位置能对胞姐痛下狠手,现在却要她为了她牺牲自己,她也张的开这个口,她苏离不会成为任何人私斗的牺牲品。

    那些相劝的话,她也不想再多听,明妧讥笑道,“如果当初镇南王不杀子立威,镇住三军,到时候国将不国,她还能是高高在上的孙贵妃?镇南王连自己的儿子都杀了,她反倒怪镇南王太心狠,她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慈不掌兵义不掌财吗?”

    卫明依听了,古怪的看了明妧一眼,大姐姐怎么连慈不掌兵义不掌财这样的话都知道,她都没听过啊。

    谢婉华见明妧声音激愤,让她小点声,“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孙贵妃是不是真这样想的,我们都不知道,出了这屋子,你可不能乱说。”

    明妧轻点头,“我知道。”

    镇南王杀子立威,功在社稷,晋王妃和孙贵妃就算恨他,也不敢挂在脸上,不然传到皇上耳朵里该震怒了,难道大景江山还不及她一个儿子分量重,况且镇南王是以军规处置他们的,不是以权谋私,怕儿子死,就离战场远远的。

    珠帘外,快步走进来一丫鬟,福身道,“大姑娘,老太太让你去长晖院。”

    屋外,阳光明媚的有些刺眼,卫明依几个有说有笑的去了长晖院。

    可进了屋子,明妧就笑不出来了,她被人给坑了。

    昨天在佛光寺,二太太让佛光寺帮忙,给她扣上一顶克夫的帽子,这事魏国公府大太太知道了,她来质问侯府是想做什么,如此弄虚作假,是不是想孙贵妃解除明妧和四皇子的婚约,好将她嫁给镇南王世子,还有之前明妧失踪,卫明柔一出嫁,她就活蹦乱跳的回来了,没病没痛,和先前判若两人。

    事情这么巧合,她们有理由怀疑明妧不是失踪,而是抗旨逃婚。

    这么大罪名扣下来,老太太也顶不住啊。

    卫明依听了,叹道,“之前孙贵妃好言好语相劝,大姐姐不听,这会儿尝到什么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吧。”

    有些人,你根本得罪不起,乖乖的听话,还能少受些罪。

    明妧嘴角划过一抹冷意,她绕过双面绣牡丹屏风,笑道,“有件事魏国公府大太太怕是没弄清楚,克夫一事,我事先并不知道,这一点佛光寺可以帮我作证,昨儿我们去佛光寺的时候,御史台正奏请皇上,要四皇子娶我做正妃,四皇子和孙贵妃什么反应,皇上以及文武百官都知道。

    昨天不愿意娶我,现在镇南王替世子求娶我,又来争抢,魏国公府大太太觉得我卫明妧傻到体会不出这其中有多少诚心,有多少是故意和镇南王府作对?”

    明妧声音清脆,又带了一股子不可言喻的威严,听得丫鬟婆子们都惊呆了。

    魏国公府大太太脸色变了又变,她气笑了,“还说之前不是装傻,一个木讷了这么多年的姑娘能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变的这么伶牙俐齿吗?!”

    老太太无话可说,明妧的口齿是伶俐了些。

    明妧则淡笑道,“我是真傻还是装傻,不是魏国公府大太太你说了算,这些年,我也看了不少太医,难道那些太医都被我定北侯府收买了,如此,你就向孙贵妃向皇上告状吧,把那些太医和我一起都砍了。”

    老太太眼睛都亮了起来,这么一说,那些太医都成了她证人了,她这孙女儿脑袋转的可真快,她活了一把年纪了,都自叹弗如。

    魏国公府大太太气的嘴皮都哆嗦了,二太太见了,真怕她气晕过去,望着明妧道,“你少说两句,大家还都是为了你好,镇南王世子双目失明,难道给四皇子做侧妃还比不上镇南王世子妃吗?!”

    明妧看着二太太,嘴角一抹冷笑忽闪而逝,朱唇轻启,“二婶,现在我都和皇上说愿意嫁给镇南王世子了,现在改口再嫁给四皇子,二婶觉得四皇子还会多看我两眼吗,娘和爹爹都没有再劝我,你要真为了我好,就不要再说了。”

    二太太眸底寒芒闪烁。

    镇南王府,沉香轩。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他双眸蒙着白绸,风吹起他如瀑布般的墨发,俊美如神祗。

    他修长的手敲着轮椅,显得他心情颇好。

    赵风看着他,道,“世子爷,你真的不担心卫大姑娘会动摇?”

    楚墨尘勾唇道,“她如果真愿意嫁给四皇子,就不用装这么多年傻了,放着正妃的位置不要,去做侧妃,可能吗?”

    赵风想想也是,不过卫大姑娘装傻充愣的本事太强了些,竟然把所有人都蒙骗了过去,等胞妹替嫁后,再回府,要不是苏老夫人病重,她都不会显露一身高超医术。

    不过孙贵妃这么积极的争取卫大姑娘,世子爷什么都不做是不是不大好,万一卫大姑娘一生气,就应了怎么办,女人可是最容易冲动行事的。

    楚墨尘敲着轮椅,是该做点什么。

    这边,他还没想好怎么做,外面,赵烈闪身进来,道,“世子爷,你不用想办法了,王爷已经派人去定北侯府了。”

    赵风笑道,“有王爷出马,保管万无一失。”

    再说定北侯府,这边魏国公府大太太还没送走,那边镇南王就派了人来,这样明目张胆的抢人,本来是件叫人得意的事,可明妧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没人是看中她这个人,一个是为了冲喜,一个是为了抬杠,两朵烂桃花。

    明妧打定主意,让镇南王府的人和魏国公府大太太厮,她在一旁看热闹就好。

    很快,镇南王府的人就进来了,来人四十三岁左右,一身直辍,眼神清明,透着一股子沉稳和叫人信服。

    他上前,先是给老太太见礼,老太太笑了笑,并未说话。

    楚总管则笑道,“卫大姑娘进宫的事,我家王爷知道,本来没打算干涉卫大姑娘做决定,但是孙贵妃和四皇子妃,现在就连魏国公府大太太都出马了,我们镇南王府不做点什么,倒显得对卫大姑娘不重视,这封信是我家王爷亲笔,请卫老夫人和定北侯过目。”

    说着,他将从怀里掏出来的信往前递。

    王妈妈上前接过,送到老太太手里。

    老太太看过后,脸色震惊的无以复加,“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