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伤心
    ,精彩小说免费!

    心情好,明妧晚饭都多吃了半碗,在院子里来回走遛食,累了就坐在秋千上,看落日余晖,倦鸟归巢。

    不远处,有几个小丫鬟在一起闲聊,喜儿端着托盘过来,问了两句,然后就快步走到明妧身边,道,“姑娘,二姑娘心情不好,在花园假山里哭呢。”

    明妧正优哉游哉的晃荡着呢,喜儿提起二姑娘,明妧就想到昨天去佛光寺,在大槐树下朝她招手的姑娘。

    “可知道她为什么哭?”对于弱者,明妧总多几分怜惜。

    喜儿摇头,“丫鬟也不知道,只听到哭声,姑娘要不要去看看?”

    以前,侯府里,只有姑娘傻傻的,二姑娘哑巴说不了话,两人就是一对多难姐妹,反倒容易走到一起,有时候两人就在假山里你靠着我,我靠着你发呆,有好吃的糕点也会留给彼此吃,关系反倒比府里其他姐妹亲厚几分。

    现在姑娘好了,只剩二姑娘一人,她心里肯定不好受,一个人说不出来话,得多难受,想到二姑娘,喜儿鼻子就酸酸的,二姑娘人可好了,她只有一块糕点,还会分半块给姑娘呢。

    喜儿觉得要是姑娘恢复正常,就不理二姑娘了,那姑娘就没良心。

    当然,明妧不是没良心的人,她起了身,让喜儿带她去找二姑娘卫明蕙。

    花园湖畔,假山林立,里面可以藏人纳凉,是玩耍的好地方,离的近了,就能听到鼻子一抽一抽的声音,和一般人的哭声不同,丫鬟四儿在劝她,声音哽咽道,“姑娘,你别哭了,大姑娘不会来陪你玩了。”

    话音一落,假山内光线就暗了不少,陌生中又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为什么这么笃定我不会来?”

    “是大姑娘!”四儿欣喜若狂,“姑娘,大姑娘来看你了,她还和以前一样。”

    明妧钻进假山内,就见卫明蕙拿帕子擦掉眼泪,转过身去,留给明妧一后背,清瘦的叫人心疼。

    显然,她还在生明妧的气,气她回府好多天都不来找她。

    明妧走过去,问道,“怎么了,二姑娘哭的这么伤心?”

    四儿叹息,往旁边走了几步,才道,“二太太进宫,许是被贵妃娘娘给骂了,心情不好,姑娘又喜欢往她跟前凑,二太太不喜见到她,就骂了她几句。”

    卫明蕙不是天生的哑巴,她是后来高烧导致的,她耳朵听的见,二太太气头上骂了几句,她伤心了,就躲假山里哭。

    喜儿的话,叫明妧生气,二太太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就算亲生女儿有缺陷,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不心疼她,反倒对卫明柔的事比对谁都伤心。

    看看苏氏,手心手背都是肉,卫明柔聪慧些,不怕她被人欺负,她就更关心卫明妧些,总觉得是小时候没有照看好她,觉得愧疚,想尽办法弥补,再看看二太太是怎么做的,不愿意见她,眼不见为净。

    她是不是觉得只要看不见,就可以当做没有生过这个女儿?

    假山内有蒲团,明妧在卫明蕙跟前坐下,卫明蕙像是赌气似的,又转了身,四儿都着急,大姑娘可不是以前的大姑娘了,府里丫鬟都说她口齿伶俐,差点把魏国公府大太太气的吐血,府里其他姑娘都不愿意和姑娘一处玩,只有大姑娘一人。

    现在她好了,姑娘还使小性子,万一大姑娘一生气也不理她了怎么办?

    四儿怕明妧生气,帮卫明蕙说好话,“大姑娘,我家二姑娘是怕你恢复了,再也不理她了。”

    明妧道,“明明是她不理我。”

    卫明蕙转过头来,一双眼睛乌黑如墨玉,仿佛在说:我没有!

    明妧朝她一笑,然后人家回了她一后脑勺。

    脾气还挺倔的,只可惜说不了话,那种自卑,身为大夫的她比谁都懂,明妧抓过卫明蕙的手,她挣扎了下,没挣脱开就没动了,明妧道,“坠崖时,我伤了脑袋,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你不去菡萏苑找我,喜儿不告诉我,我压根就不知道你在假山里等我,以后你想见我,就去菡萏苑,我……”

    话还没说完,明妧眉头就拧成一团麻花了。

    她声音戛然而止,喜儿和四儿都望着她,就连卫明蕙也都把脑袋扭了回来。

    明妧正在给她把脉,松开手后,又换了只手,神情凝重起来,假山里光线暗,她把卫明蕙拉到明亮处,示意她张嘴,卫明蕙不知道明妧要做什么,一一照做。

    四儿是知道明妧再给她家二姑娘把脉,她很诧异的看着喜儿,喜儿道,“我家姑娘最近在看医书,苏家给她搬了一大箱子医书来。”

    四儿似懂非懂,大姑娘这是拿她家姑娘练手吗?

    喜儿没敢说明妧医术高超的事,万一四儿说漏嘴就不好了,她走到明妧身边,道,“姑娘,二姑娘她怎么了?”

    明妧摇摇头,望着四儿道,“明儿吃了早饭后,过半个时辰,带二姑娘去菡萏苑找我。”

    四儿点头如小鸡啄米,明妧拉着卫明蕙的手道,“天色不早了,你也不要太伤心,我能恢复健康,我相信你也能再开口说话,你要有信心,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儿来找我。”

    卫明蕙眼神黯淡,明妧知道她对自己还能再开口一事不抱什么期望。

    不过她还算听话,明妧让她回去,她就乖乖的跟四儿走了,大概是怕不听话,连明妧都不理她了。

    等她们走了,喜儿就问道,“姑娘,二姑娘还能开口说话?”

    明妧点头,“只要毒解了,调养一段时间,就能开口说话了。”

    喜儿惊呆,“姑娘,你是说有人给二姑娘下毒?”

    “嘘!小点声!”明妧弹喜儿脑蹦。

    喜儿赶紧捂着嘴,但一双眼睛写满了不信,可她不信又不行,她家姑娘的医术,赵院正都自愧不如,她说二姑娘中毒了,那肯定是中毒了,可谁会给二姑娘下毒呢?

    喜儿想不通,明妧回了菡萏苑后,一头扎进书房,就开始捣鼓起来。

    捣药声在夜里格外的响亮,丫鬟婆子们频频朝书房张望,好奇道,“大姑娘和喜儿在捣鼓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