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肉麻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笑了一声,那边卫明柔身姿袅娜的走过来,丫鬟端了茶水,紧随身后。

    四皇子喝了一口,赞道,“还是柔儿你泡的茶最好。”

    温柔的掐的出水来的声音,听得明妧心底鄙夷连连,卫明柔一脸娇羞,把另外一杯茶端给明妧,明妧喝了两口后,没尝出和丫鬟泡的茶有什么区别,大体她就是个俗人,没那么高的品味,明妧心地自嘲的想,嘴上不吝啬的夸赞道,“不愧让四皇子赞不绝口,这茶清香扑鼻,喝一口,萦绕齿间,久久不散。”

    有卫明柔在,话题就轻松的多,当然,这份轻松仅对于卫明柔和四皇子,卫明柔问明妧失踪后的事。

    崖底那些日子是明妧心里的痛,再加上涉及楚墨尘,她就更不愿意多提了,只淡淡道,“结痂的伤口,就不一层层剥开给三妹妹你欣赏了,将来等我有闲情雅致了,或许可以带你去亲眼见一见,甚至小住上几日,权当是故地重游了。”

    卫明柔脸色一僵,明妧把茶盏放下,浅笑道,“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出了凉亭,明妧带着喜儿走远,没人注意到假山处一袭碧影悄悄从一旁离开。

    走远了些,喜儿四下张望几眼,确定没人在,她忍不住道,“姑娘,你不会真打算帮四皇子扳倒镇南王吧?”

    明妧勾唇,道,“你家姑娘我有那么傻吗?”

    “可你方才没有拒绝四皇子啊。”

    明妧黑线,那么明显的拒绝都听不出来,这丫鬟……

    “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长短。”

    喜儿有点懵,姑娘是在说四皇子是傻瓜吗?能说那样的话,是挺傻的。

    回了菡萏苑,明妧一盏茶才喝了两口,就听到一阵环佩叮铃声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听得明妧直挑眉。

    她和喜儿出凉亭的时候,卫明依几个不是正好进凉亭吗,哪怕小坐片刻,也不会来的这么快吧。

    明妧并未起身,卫明依几个撩了珠帘进来,她才放下茶盏,笑道,“你们怎么都来了,怎么没陪三妹妹和四皇子多坐会儿?”

    卫明绮耸肩道,“方才宫里来人,说孙贵妃被人下了毒,起了一脸的红疹,胳膊上都是,四皇子和三妹妹火急火燎的回宫去了。”

    她们其实早就到了,本打算进凉亭的,结果卫明柔出来,让她们别去打扰,她们就在一旁赏花,好不容易明妧走了,可以过去坐坐了吧,丫鬟又急急忙慌的禀告孙贵妃出事,四皇子从来到走,她们和他一句话都没说上!

    卫明依坐下,雪雁上了茶,她望着明妧,凑近几分,问道,“大姐姐,四皇子和你说什么了?”

    明妧右眼皮上挑,道,“还能说什么,不就是要我不要嫁给镇南王世子吗。”

    卫明依身子直了几分,道,“我就猜到是说这事,镇南王给了那么丰厚的条件,四皇子许诺你什么?”

    明妧笑了一声,道,“要是孙贵妃能给出更丰厚的条件,哪怕是不相上下,昨天二婶也不会那么生气的回府,四皇子想用深情打动我,可惜,我失忆了,要不是他来府里,在街上碰到,我都不认得他……”

    话还没说完,明妧一个喷嚏打了,她揉鼻子,坐在她对面的卫明依已经跳起来了,涨红了脸,咬牙道,“大姐姐!”

    明妧一脸无辜,“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能喷她一脸吗,卫明依气的恨不得扑过来咬明妧,雪雁赶紧道,“快端水来!”

    西院,内屋。

    二太太刚回屋坐下,一穿着一袭碧色裙裳的丫鬟便快步进屋,凑到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二太太眼神先是一冷,丫鬟几句话后,她眸底又带了几分笑意,吐了两个字出来,“天真。”

    外面,又进来一丫鬟,道,“二太太,四太太来了。”

    二太太脸上的笑意就湮灭了几分,带了些不快和不耐烦道,“请她进来。”

    屋内,丫鬟端了热水来,卫明依洗了脸后,对着铜镜抹胭脂,看着梳妆台上一金镯随意的放在上面,她就想起了她的白玉镯,眼底涌出火光来。

    雪雁站住一旁,见了都心惊,打算一会儿劝劝明妧,为了一只玉镯得罪五姑娘和四太太不值得。

    那边,谢婉华见小几上摆了两本医术,她信手拿起,翻了几页,道,“大姐姐还看医书?”

    明妧淡淡一笑,道,“随便看着玩的,苏家藏书多,医经药典也有不少,镇南王府给我开那么丰厚的条件,应该是笃定我能把镇南王世子冲好,只是我不信自己有那本事,镇南王府诚意十足,我也不能不当回事,翻翻医书,没准儿运气好,能瞎猫碰到死耗子……”

    谢婉华听得想笑,不是她打击她,她连镇南王世子的面都没见过,连人家中了什么毒都不知道,怎么瞎猫碰到死耗子?

    而且这么基本的医书,随便找个大夫都烂熟于心,倒背如流,实在没有看的必要。

    随手翻了几页,谢婉华就把医书放下了,聊起别的。

    其实她们和明妧没什么可聊的,待了没一会儿就走了。

    她们走后,雪雁要和明妧说白玉镯的事,还没开口,就被二等丫鬟青杏给抢了先。

    青杏打了珠帘进来,道,“姑娘,方才有小丫鬟瞧见四太太怒气冲冲的去了西院,走的时候却一脸笑容……”

    以前,明妧木讷少言,像打赏下人这样的人情世故,那是一点都不懂,菡萏苑的丫鬟极少有往她跟前凑的,但现在不同了,她恢复清明,和其他大家闺秀比,不仅不呆,甚至更机灵聪慧,喜儿照顾她有功,回府后,苏氏赏了喜儿一百两银子,明妧赏了她一只金簪,一对珍珠耳坠,一对银手镯,还有几套新衣裳,把喜儿嘚瑟的走路都像是在飘。

    这些丫鬟都看在眼里,羡慕妒忌之余,心思自然就跟着活乏了,逮着机会就表现。

    在内院,传消息是立功最简单的途径,明妧她们从佛光寺回府,在侯府大门前的事,府里早传遍了,虽然这事交给二太太和四太太查,但二太太并不上心,全是四太太在查,那些涉案丫鬟不知道被传去北苑问了多少次话了,四太太怒气冲冲的去找二太太,肯定不是怪二太太不积极查案,本来二太太就是协助。

    青杏觉得,四太太的怒气肯定有猫腻,指不定就是二太太的丫鬟栽赃陷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