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碎嘴
    ,精彩小说免费!

    话还没说完,二太太脸色变了一变,气急败坏道,“是哪个丫鬟在碎嘴,看我不撕了她!”

    明妧手往后指,道,“来的路上,我还听见两小丫鬟边走边说,我急着来请安,也没细问。”

    喜儿站在身后,嘴角微抽,论睁着眼睛说瞎话,她谁都不服,就服姑娘。

    一路上来,哪有丫鬟碎嘴,只看见几个扫地婆子,还闷头扫地,一个字都没说。

    明妧伸了手,喜儿忙把锦盒送上,明妧送到老太太跟前,打开放在小几上道,“祖母,这就是那只栽赃我的玉镯,今儿是第三天,不知道四婶和二婶有没有查出是谁栽赃我的?”

    苏氏则望着四太太道,“昨儿四弟妹怒气冲冲去西院的事,我也听丫鬟说了,出什么事了?”

    四太太看了二太太一眼,道,“没什么,是我误会了二嫂,怒气冲冲去找她说理,结果弄错了,一点小事,不值一提,栽赃明妧的人,我来回盘问了许久,什么都没问出来,这白玉镯明妧喜欢就收着吧。”

    卫明依在一旁跺脚,那是她最喜欢的玉镯,凭什么要给大姐姐?!

    二太太见她撅着嘴,笑道,“明依这是舍不得白玉镯?你大姐姐素来大方,你送她这么贵重的白玉镯,礼尚往来,她回你的只会更贵重。”

    她要白玉镯,是为了逼四太太查出栽赃之人,找她的不痛快,她倒好,要她回卫明依的礼,而且不能比白玉镯差,这是要她赔了夫人再折兵呢。

    明妧笑道,“白玉镯是五妹妹的心头好,明妧岂会夺人所好,我既然带来了,自然是要还她的,四婶是太心慈手软了,几个丫鬟审问了几天,也没听说有挨板子的,有些丫鬟你不打她是不会招认的,正好我闲着无聊,待会儿把丫鬟叫去菡萏苑,我挨个的审问。”

    四太太听了,就道,“这事过去,就算了吧。”

    明妧额头一皱,那边苏氏就道,“怎么能算了,妧儿差一点就背了偷窃恶名,现在是皇上圣旨赐婚,让妧儿给镇南王世子冲喜,要是没有呢,谁会娶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人?这两天,四弟妹都积极问案,现在妧儿把白玉镯还给明依,四弟妹就说算了,莫非先前这么积极只是想拿回白玉镯?”

    四太太脸色一哏,虽然她就是这样想的,可被人说出来,倒显得她小气吧啦舍不得一白玉镯似的,她道,“大嫂若觉得白玉镯收回了,我就对栽赃一事不上心,尽管把白玉镯拿回去就是了。”

    明妧听了,就道,“四婶这么说,那明妧可就真把白玉镯收回了。”

    四太太脸都紫了,没见过和她这么抬杠的,只是可怜卫明依都把白玉镯拿起来戴到手腕上了,明妧望着她,她气涨了脸,又给摘了下来,要不是怕明妧是和她开玩笑的,非得摔地上不可。

    明妧把白玉镯放回锦盒中,望着老太太的,“祖母,这白玉镯我收不是,不收也不是,只能有劳您替五妹妹收着了,什么时候背后下手之人查出来了,你再交给五妹妹。”

    一边拿了二太太的封口费,一边想把白玉镯拿回去,想的还挺美,而她要么算了,要么收下白玉镯,搭进去别的贵重首饰,这么吃亏的事,她岂能答应,四太太要一直包庇,这白玉镯她就别想再拿回去了。

    谢婉华就道,“万一真查不出来呢?”

    明妧耸肩道,“那就当是我和五妹妹孝敬祖母的。”

    老太太笑道,“我一把年纪了,可不爱戴这些沉甸甸的东西,府里出了手脚不干净,心怀鬼胎之人,查不出来,丢的是侯府的脸,明妧出嫁之前还查不出来,这白玉镯,我做主让明妧带着出嫁。”

    卫明依气的直跺脚,四太太朝她摇头,这事就这样算了最好,再查下去,损失的是她们。

    二太太眸光围绕明妧打转,越看越觉得心惊,没看出来她竟然这么聪慧,只怕府里其他姑娘加起来都不及她一半。

    外面,进来一丫鬟道,“大姑娘,苏家几位表姑娘来了。”

    明妧一听就起了身,望着苏氏道,“娘,我去前院迎她们。”

    苏氏点点头,明妧福了福身,就轻快着脚步走了。

    她走到二门处,就看到苏蔓、苏梨还有苏瑶几个走进来,香娇玉嫩,比三春桃花还要娇艳几分。

    看到明妧,她们几个脚步快了几分,她们都是听说了明妧被皇上赐婚给镇南王世子的事来看她的,见到她,苏瑶问道,“你真的要嫁给镇南王世子,给他冲喜?”

    明妧笑道,“镇南王给了我那么好的承诺,我没有理由不答应啊。”

    提到这事,苏蔓就笑道,“本来冲喜是件坏事,如此一来,倒成好事了,我们方才在马车里,还在想我们来到底是来道贺的还是来安慰你的。”

    事情就是这么尴尬,明妧讪笑,望着苏梨道,“我才知道是我连累了你。”

    苏梨拉着明妧的手道,“说什么连累不连累,那几天你要不在苏家,苏家这会儿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没有明妧,苏老夫人肯定活不了,清雅轩也会被状元坊逼的一点活路都没有,虽然现在清雅轩关门了,在大家看来是认输了,但她们知道,等清雅轩再开张,没有活路的就是状元坊。

    还有父亲的手腕,两年前受了伤,再也不能挥斥方遒,虽然现在还是岳麓书院山长,但势头早不如前几年了,清雅轩一倒,不出一年,山长的位置就要拱手让人。

    明妧对苏家的恩情,她因亲事伤心两天又算得了什么,为了她,明妧还亲自去镇南王府了呢。

    这些客套话,苏梨不爱听,明妧笑道,“你不怪我就好,外祖母身体怎么样了?”

    苏梨笑道,“外祖母好多了,昨儿我们还陪她在花园里逛了一圈呢,就是很想你。”

    进了长晖院后,老太太也问起苏老夫人的情况,苏梨又说了一遍,老太太高兴的看了眼明妧,看的明妧都心虚,暗猜老太太是不是知道她会医术的事了,她没有露陷,但不保证慧行大师不和她说啊,只听老太太笑道,“我和你外祖母相识几十年了,她病重,我这心里真不是滋味儿,如今她日渐好转,我心情也跟着松快了。”

    病来如山倒,上了年纪,就越怕身体不适,看着苏老夫人一病几月,药石无医,老太太怕她有一天也会和苏老夫人一样,内心的惶恐,旁人是不会懂的。

    在屋子里小坐了会儿,老太太就打发明妧陪她们去逛花园。

    她们走后,四太太说及清雅轩,二太太道,“也不知道状元坊背后的人是谁,压的苏家都喘不过气来,清雅轩都关门了。”

    苏氏眸露担忧,老太太笑道,“苏老夫人那么凶险都挺过来了,我相信清雅轩会有重新开张的一天。”

    二太太眸光闪了闪,脑子里浮现八个字。

    求仁得仁,诸事皆宜。

    一定是指明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