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生辰
    ,精彩小说免费!

    在花园逛了小半个时辰,苏蔓她们就告辞了,明妧送她们到侯府门前,看着她们坐上马车走远,才转身回内院。

    腿酸了,明妧就在凉亭里小坐了会儿,雪雁走过来,喜儿见了,就道,“你怎么来了?”

    雪雁笑道,“二姑娘在菡萏苑等姑娘半天,都趴在书房贵妃榻上睡着了,四儿伺候她,我怕姑娘有事,出来瞧瞧。”

    雪雁想劝卫明蕙早些回去,又怕卫明蕙误会她是嫌弃她了,只能由着她。

    明妧也歇了一会儿了,就起身回菡萏苑。

    结果刚走到书房前,正要推门进去呢,身后一丫鬟跑过来,道,“大姑娘,镇南王世子来了。”

    明妧怔了怔,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喜儿则问道,“是从侯府大门来的?”

    丫鬟一脸古怪的看着她,镇南王世子身份尊贵,不从侯府大门来,难道要他走侧门么?

    明妧扭眉头,那厮在搞什么鬼,腿断了坐轮椅还不安分,她和他有话可说吗,之前偷偷进苏家找她就算了,现在居然敢从侯府大门来!

    明妧道了一句我知道了,然后转了身,丫鬟都急了,“姑娘,镇南王世子还等着见你呢。”

    “不去不行吗?”明妧翻白眼道。

    丫鬟呐呐,“奴婢不知道。”

    喜儿就道,“姑娘还是去看看吧。”

    镇南王世子性子可倔了,之前要摸姑娘的脸被姑娘咬了手,为了如愿,直接把姑娘点晕,这会儿不见她,待会儿肯定还会翻墙来,有人在,他还不敢太放肆,私下见,姑娘吃亏啊。

    喜儿看的很通透,明妧就是觉得见他没好事才不想去的,但这一面省不掉,去就去吧。

    可怜卫明蕙等了一个多时辰,被四儿叫醒,开门也只见到明妧走远的背影。

    明妧磨磨蹭蹭的走,走到一岔路口,又过来一丫鬟催她,“大姑娘,镇南王世子已经到长晖院了,老太太让你快些过去。”

    催归催,可明妧的脚步就是快不起来,丫鬟都恨不得在后头推。

    闲庭信步,明妧进了长晖院,平常热闹的正堂,这会儿出奇的安静。

    明妧绕过屏风,就看到楚墨尘坐在轮椅上,他扭过头来,道,“可真慢,是爬来的吗?”

    赵风抖肩膀,其他人则同情明妧,镇南王世子脾气好像不大好。

    明妧一点都不生气,笑道,“镇南王世子大驾光临,明妧不胜惶恐,来之前,特意沐浴更衣换了装扮……”

    “我又看不见,”楚墨尘淡淡道。

    明妧瞥了赵风一眼,道,“你的暗卫看的见。”

    楚墨尘望着明妧,问赵风道,“卫大姑娘是不是长的奇丑无比?”

    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遇啊,赵风很无奈,他可不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明妧走近道,“小女子蒲柳之姿,自然是配不上镇南王世子,所以,你是来退亲的?”

    楚墨尘笑了,“丑点就算了,想的还挺美。”

    真是三两句聊不到一起,明妧就想伸脚踹了,这还看不见呢,这要看见了,还不知道性子得多恶劣。

    仿佛觉察到了明妧的大瞪眼,楚墨尘脸皮崩紧了道,“为了让你答应冲喜,父王开出那么丰厚的条件,看来对你冲喜能将我冲好寄予厚望,本世子今儿来是想看看你有没有那么大本事。”

    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听得明妧拧眉,她问道,“怎么看?”

    楚墨尘回头望向老太太,道,“屋子里有点冷,有劳卫大姑娘推我出去晒会儿太阳。”

    冷……

    一屋子丫鬟婆子都嘴角抽抽了。

    过不了多久,屋子里就该放冰盆了,怎么可能会冷呢。

    明妧剜了楚墨尘一眼,眼珠子一转,望着玳瑁道,“拿件披风来。”

    楚墨尘眼皮跳了一下,很快,一件狐毛披风就到明妧手里了,她很贤惠的替楚墨尘披上,还打了个死结。

    丫的!

    捂不死你!

    这女人的心眼可真小,只是找个由头让她出去单独说话,至于这么较真吗?

    出了长晖院,他道,“热死我了,对你有好处吗?”

    明妧回了他几个字,“没什么好处,但我心情好。”

    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服谁,只是太阳光一晒,厚实的狐毛披风穿在身上闷的慌,楚墨尘用力一拽,就把披风拽了,随手丢给了喜儿。

    明妧四下看了两眼,然后道,“你不好好在镇南王府待着,跑来做什么?”

    偷偷的来就算了,还这么大张旗鼓的跑来,没重要的事,她真想给他扎几针。

    楚墨尘舒服的靠着轮椅,大概是笃定能站起来,所以他脸上没有那种凄哀的感觉,要不是他蒙着绸缎,那带着笑意的嘴角,谁会怀疑他双目失明?

    他声音醇厚好听,“这一趟,我必须来。”

    明妧两眼直翻,“我可没那么好糊弄。”

    楚墨尘轻笑,“本世子相信你糊弄别人是把好手,又怎么敢班门弄斧。”

    明妧眨眼,“真找我有事?”

    “倒没什么事,”楚墨尘淡淡道。

    赵风心急啊,他望着明妧道,“昨儿王爷将姑娘的八字带回府,放在祠堂,傍晚……”

    他话还没说完,楚墨尘就抬手打断他,明妧见了道,“傍晚怎么了?”

    “傍晚被老鼠啃了,我来找你再要一份生辰八字,”楚墨尘道。

    还说不敢班门弄斧,他不止弄了,还顺带嘲笑她,镇南王府的祖宗祠堂有老鼠,谁信啊,他也不怕丢镇南王府的脸,“真的是要我生辰八字的?”

    楚墨尘点头,“不骗你。”

    你说是就是吧,没别的事最好,明妧吩咐喜儿道,“再拿一份生辰八字来。”

    楚墨尘道,“我记性没那么差,你直接报给我就成了。”

    她倒是想直接报啊,她也得知道卫明妧是哪一天生的吧,连哪一天都不知道,更何况是时辰了,“我失忆了,不记得自己的生辰八字。”

    楚墨尘望着她,笑道,“你觉得我会信吗?”

    明妧嗓子一噎,他有什么不信的,她说的是事实,她确实没有卫明妧那一部分记忆,对于这样的质疑,明妧只能出绝招了,“要不要我给你发个誓?”

    楚墨尘默然,只是眉头拧的紧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