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金针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赶紧去找苏氏,拿了一份明妧的生辰八字来,赵风念给楚墨尘听,他皱眉道,“确定是这个八字没错?”

    喜儿就道,“这八字是太太亲手写的,错不了。”

    赵风看了看八字,又看看明妧,脸上神情有些古怪。

    明妧见了,就知道没好事,卫明妧人已经死了,她只是占了人家的身体,古代能人异士多,像慧行大师,难保别人不会从八字看出点端倪来。

    明妧轻咳一声,道,“我娘曾给我算过,说我命里有一劫,扛过去就好了。”

    “谁给你算的?”楚墨尘问道。

    天知道是谁算的啊,明妧无力,那边苏氏走过来道,“是慧行大师给明妧算的。”

    明妧吃惊,“娘,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苏氏摇头道,“娘也是前儿才知道,给你算命的是慧行大师。”

    老太太还怪她隐瞒,她是真不知道,如果知道,她怎么可能会瞒着不说。

    赵风松了一口气,把生辰八字还给苏氏,道,“今儿王爷把卫大姑娘和世子爷的八字送去钦天监让人测算,陈大人说八字可能弄错了,大姑娘的八字属于早夭命格,既然慧行大师算没事,那肯定就没事了。”

    早夭两个字,听得明妧心头直突突,好在苏氏没有怀疑什么,她还担心有什么事,喜儿要了八字,她跟过来看看。

    苏氏走后,明妧就轰人道,“时辰不早了,世子爷该回府了。”

    楚墨尘有些不快道,“难得来一趟,也不多留我待会儿。”

    有什么好待的,太阳这么大,古代可没有防晒霜,她道,“这不是怕世子爷您冻着了么,早些回王府烤炭炉取暖。”

    赵风没忍住笑了出来,楚墨尘一斜眼,他连忙把脸皮崩紧了。

    楚墨尘黑了脸道,“回王府吧,早日娶你过门,有的是时间聊。”

    明妧朝他咧嘴一笑,挥手道,“大哥慢走。”

    楚墨尘原本就黑的脸,听到大哥两个字,瞬间黑成了百年老锅底。

    明妧可不怕他,身子一转,昂首阔步的走了。

    走的很快的后果是白走一趟,她刚走到菡萏苑门前,身后就跑来一丫鬟,道,“姑娘,老太太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又有什么事啊。

    明妧想撞墙的心都有了,她觉得自己能体会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心情了,不是他不回去,指不定刚要敲门,就被人给叫走了。

    拖着沉重的脚步,明妧绕过屏风,见到了老太太,她挤出笑脸来,问道,“祖母,您找明妧有事?”

    老太太拿起手边小几上的锦盒,道,“这是镇南王世子送给你的礼物,你把人晾在花园就走了,亏得人家不生你的气,往后可不能做这么失礼于人的事了。”

    明妧一门心思全在锦盒上,至于老太太的教诲,她真没听进去多少,她上前接了锦盒,打开一看,眉头就打了个死结。

    锦盒里装的是金针。

    她看了几眼,确定是她家祖传的金针,看来那副图纸是被他给拿去了。

    见屋子里没人诧异,明妧就知道她来之前,老太太已经见过了,她会医术的事,瞒的死死的,他来这么一手,明妧只能装不知道,“镇南王世子送我金针做什么?”

    老太太扶额,不愿说话。

    谢婉华有些不好意道,“是我,太好奇镇南王世子送你的是什么礼物,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见是金针,外祖母就让丫鬟去问了,镇南王世子说是给你的,为什么给你,他说你知道……”

    明妧在心底问候了楚墨尘两句,才恍然大悟道,“方才我丢下镇南王世子先走,是他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听得我云里雾里,我多问两句,他还不高兴,我懒得理会他才走的,现在看到金针,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金针是让我帮他改毛病的,不改就扎到他改为止,至于是金针……”

    反正人不在,随便她怎么胡诌乱造都不怕。

    见明妧一脸懵懂,卫明绮笑道,“这一点,镇南王世子说了,只有金针才能配得上大姐姐你未来镇南王世子妃的身份,银针配不上。”

    明妧一脸凌乱,钱有贵贱之分吗,那厮那么高贵,有本事一辈子只用黄金,不用银子啊,明妧内心替银子抱打不平,欢迎广大银子同胞投入她温暖的怀抱,那边卫明绮则捂嘴笑道,“金针是软的,扎起来没银针疼。”

    屋子里其他人都笑了,老太太也忍俊不禁,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

    明妧醉醉的,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够叫人凌乱的了,没想到她们的天马行空胡思乱想更叫人哭笑不得啊,要不要试试,金针也能扎的你们嗷嗷叫~啊。

    明妧的糊弄之词,笑归笑,但老太太当真了,叮嘱明妧不许胡闹,万不能做扎伤镇南王世子这样的事。

    明妧能怎么办呢,只能乖乖应下,要不是金针是镇南王世子专程送来的,老太太都要没收。

    带着金针,明妧回了菡萏苑,在自己屋子里,才一根根欣赏起来。

    这副金针,她是不能更满意了,和前世一般无二,论韧性,有过之无不及,古人的手艺,果然不能小觑。

    喜儿在一旁高兴,她们本来钱就不多,之前姑娘打劫那熊皇子,不就是要钱定制金针么,现在镇南王世子帮忙把金针制好了,节省姑娘一笔不菲的开支呢,他可真是个好人。

    喜儿的夸赞,明妧两眼直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想她道谢,别说门了,就是有窗户,那也是焊了防盗窗的!

    外面,一袭鹅黄色裙裳出现在珠帘外,丫鬟海棠禀告道,“姑娘,苏三表少爷来了,这会儿在夫人那儿。”

    明妧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丫鬟指的是苏阳,之前苏梨她们不是来过了吗,他要来怎么没一起?

    想着可能有别的事,明妧忙把金针收好,快步出了菡萏苑,直奔幽兰苑。

    屋子里,苏氏和苏阳有说有笑,见到明妧进来,她一袭天蓝色裙裳,行走间,裙摆翻飞,露出脚上穿着的绣花鞋,上面两只蝴蝶栩栩如生。

    “表妹,”苏阳唤了一声。

    明妧喊了一声表哥,正要问他怎么单独来,就看见桌子上一笔筒,她眼睛亮起来,道,“这不是表哥亲手的笔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