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书院
    ,精彩小说免费!

    她拿起来,放在手里把玩,上面画了几株翠竹,苍翠欲滴,明妧爱不释手,她正想问苏阳讨要,就听他道,“表妹做的茶盏烧碎了,我这笔筒倒还凑合,表妹若是喜欢,就收下吧。”

    明妧抱着笔筒笑道,“表哥太谦虚了,这笔筒精致,比买的一点不差,你就是不给我,我瞧见了,也是要向你讨了的。”

    外面,有管事妈妈进来,苏阳就道,“姑母有事要忙,我与表妹去外头凉亭说话。”

    果然有事找她,明妧把笔筒放下,叮嘱丫鬟道,“小心点拿放,可别给我弄碎了。”

    明妧以为苏阳找她说的是清雅轩的事,又是印刷出了问题,谁想到进了凉亭,还没坐下,苏阳就说了一句,“表妹救命。”

    一句话,把明妧说懵了,她望着苏阳,道,“表哥好端端的,气色红润,不像是身子不舒服的样子。”

    治病讲究望闻问切,第一个就是观气色。

    苏阳摇头,他没病,但是比病了更严重,他一脸严肃,如临大敌般道,“表妹还记得那天在醉仙楼的事吗?”

    明妧点头,她当然记得,这事又没过去几天,他帮忙临摹画作,她还帮着提了两句诗呢,可这和救命有关系吗,明妧眼睛睁大,“不会是露馅了吧?”

    表妹就是聪慧,一猜就准,苏阳点头,“岂止是露馅,帮忙作假的一干人等被孟老先生一网打尽,孟老先生为人正直,不喜弄虚作假,连我在内都要惩罚,但惩罚之前,他要见一见给那两幅画题词之人。”

    这个人,苏阳当然不能说是明妧了,可孟老先生什么人,他就是想把事情往身上揽,人家也不给他机会。

    苏阳说人不在,早回家了,孟老先生也不强求他,只让那些帮忙作假的同窗扫落叶,扫到他把人请到岳麓书院为止。

    这人,孟老先生是一定要见的。

    他出了名的脾气执拗,苏阳没辄,只好请大伯父出面,最后的结果是孟老先生退了一步,他问明妧是哪里人士,他亲自去拜访。

    山不就我,我就山,固执的令人发指。

    苏阳能怎么办,他只能硬着头皮来找明妧了。

    明妧心累,为什么别的穿越女做诗引的是翩翩少年郎魂牵梦绕,她吸引的却是满腹经纶的学士,还是祖父级别的……

    “我一定要去?”明妧声音透着一股子无奈。

    苏阳苦笑,但凡他有别的选择,就不会来这一趟了,“表妹,你若不去,我一定会被那些同窗给活拆了。”

    帮人帮到把自己搭进去的,还牵连上表妹,苏阳想拆人的心都有了。

    明妧倒也不怕,她女扮男装连老太太那一关都过了,又定亲了,不怕别人知道,便道,“我去和娘说一声,就随你出府。”

    喜儿眼睛闪亮,道,“奴婢回去拿衣服。”

    苏氏信任苏阳,再加上有外人在,她下意识的以为是回苏家,甚至隐隐担心是苏老夫人的病情起了变化,明妧急于去救命,如果不是走不开,她都要和明妧一起,怕多问耽误时间,明妧一提,就同意她出府了。

    苏氏同意后,就让丫鬟去前院吩咐准备马车,等明妧走到侯府大门前,马车早停在那里了。

    一路直奔岳麓书院,等下马车时,明妧一身锦袍,眉间英气,隐隐有种鲜衣怒马少年郎的恣意。

    明妧刚下马车,就被一声高呼给惊着了,有人高呼,“元公子来了!”

    明妧还没回过神来,她就看到一堆书院学生涌过来,小心肝都颤抖了,她来了就来了,至于这么大阵仗吗?

    苏阳把明妧护在身后,几乎是躲着进的书院,连岳麓书院大门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

    等到了没人处,明妧就问了,“表哥,孟老先生不会想收我做学生吧?”

    不怪她这么想,她题的那两句词都是大家之作,不世之材,老先生想收做高徒很正常。

    苏阳笑道,“孟老先生的确这样说过,但大伯父拦在前头,他说如果能收,他早就收了,孟老先生就打消这念头了。”

    “那还叫我来做什么?”明妧问道。

    苏阳摇头,“我也不知道。”

    怀揣着好奇,明妧随着苏阳往前走,岳麓书院很大,前面是书院,左边是学生们住处,右边是先生们的住处,一个个独立小院,院前一片翠竹,幽静雅致。

    这才是做学问的地方,青山绿水意境美,前世高楼大厦水泥路,连着几天看到蓝天白云都要偷着乐拍照发朋友圈了。

    只是院子里一溜烟站在一排学生,个个面露苦色,有些壮观。

    其中一半面熟,在醉仙楼有过一面之缘,见到她,那就像是见到了活菩萨啊,但转过头看苏阳,那是恨意绵绵,早把元表弟找来,他们就不用站这么半天了,两条腿都不像是他们的了。

    苏阳转过头,狠狠的瞪了齐征一眼,齐征头低着,瞪就瞪吧,反正我看不见。

    苏阳领着明妧进屋,那边有落子声传来,苏大老爷在陪孟老先生下棋,苏阳没敢上前打扰,只在一旁站着,明妧当然也一样。

    一站,就是一刻钟。

    苏大老爷把棋子放下,道,“我输了。”

    孟老先生淡笑道,“心不够静。”

    苏大老爷惭愧,望向明妧,道,“过来见过孟老先生,他对我有授业之恩,我时常来聆听教诲。”

    明妧眨眼,大伯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孟老先生再有才学,她也不能拜他为师啊,明妧上前见礼,孟老先生头发半白,但精神极好,看上去比苏大老爷还要精神几分,尤其眸底涌出来欣赏光芒,明妧都不敢直视。

    孟老先生起了身,道,“没想到元公子年纪轻轻,却有那般豪情壮志,老夫佩服。”

    在明妧来之前,苏大老爷也见过明妧题的词,也是震惊不轻,如果不是苏阳一再笃定是出自明妧之口,他是怎么也不敢相信的,这会儿孟老先生怎么夸赞明妧,他都不诧异。

    他这外甥女隐藏的太深了,骗过了所有人,很难猜到她都会写什么。

    明妧除了讪笑,还是讪笑。

    然后孟老先生话题一转,道,“拜我为师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