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翻脸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错愕,扭头看了苏阳一眼,不是说打消念头了吗?

    苏阳则望着苏大老爷,苏大老爷则上前一步,才说了孟老先生四个字,就被孟老先生给抬手打断了,道,“这么年轻的少年郎,前途无限,老夫多少年没碰到过这般豪情壮志的少年了,岂能错过?不要再阻拦,否则我要翻脸了。”

    明明已经翻脸了,能让孟老先生悔承诺的,明妧是第二个,能拜孟老先生为师,是她的福气,可偏偏她是女儿身……

    苏大老爷不知道怎么办好,明妧则道,“我一年后再来书院拜先生为师行不行?”

    孟老先生挑眉,“为什么要一年后?”

    他一句读书要趁早还在喉咙里,明妧一句话就把他震的外焦里嫩,只听明妧很爽直的回道,“因为我过不了多久就要嫁人了。”

    孟老先生眼珠子瞪圆,显然嫁人两个字把他震的不轻,他扭头望着苏大老爷,苏大老爷扶额道,“她是我的外甥女,定北侯府嫡女,未来的镇南王世子妃,要她真是个小子,我怎么会拦着不让先生收她。”

    孟老先生有些受打击,好不容易看中一个满意的学生,偏偏是个女的,岳麓书院不招女学生,女扮男装本就离经叛道,要是自己的孙女儿,该训斥一顿了,可面对明妧,还有那两句诗,他苛责不起来。

    有那般雄心壮志,又喜欢穿男装,应该恨生女儿身吧。

    明妧不知道孟老先生是怎么想的,她琢磨着要不要告辞,却听孟老先生轻叹一声,苏大老爷则道,“妧儿,你题的那两句词应该只是其中两句吧,把那两首诗完整的写下来。”

    明妧点点头,望着苏阳道,“表哥,有劳你代笔。”

    苏阳就往书桌走,孟老先生就道,“你自己写。”

    “……我字丑。”

    “丑点无妨。”

    明妧眼神耷拉,就自己提笔写了,只是才写了两个字,苏阳就把头撇了,不忍直视。

    孟老先生以为明妧是谦虚,没想到她是真诚,诗句那么好,为什么字竟然这么的……

    苏大老爷摆摆手,苏阳就道,“还是我来吧。”

    早这样做不就好了吗,好歹还能给她留几分面子,现在里子都没了,她不要脸啊。

    诗句再震撼,也没有明妧是女儿身来的叫人震惊,孟老先生看过诗作后,很难将明妧当做一般大家闺秀看待,他问道,“你是如何看待先生一职?”

    明妧不懂孟老先生为什么这么问她,她还是回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她回答,苏大老爷朝她摇头,明妧眨巴眼睛,想起关于老师的一段笑话,她轻咳一声,道,“直白点说,先生就是带着学生在知识海洋里畅游,可是游了一段时间,就会发现,只有先生一人上岸了,于是你又返回,一个一个的捞,好不容易都捞上来了,刚想喘口气,然后惊恐的发现,还有往回游的……先生难为啊。”

    噗!

    明妧刚说完,窗外就有笑声传来,她扭头,就看到齐征和另外一少年在笑。

    两人要悄悄退下,结果孟老先生怒道,“你们两给我进来!”

    齐征和孟文成缩着脖子走进来,孟老先生紧绷了脸,问道,“很好笑?”

    两人轻点了下头,他们都笑过了,现在说不好笑也来不及了。

    孟老先生就恼道,“你们两就是那往回游的!”

    齐征和孟文成两脸爆红,这下轮到苏阳和明妧憋笑了。

    “你们两听了多少?”孟老先生问道。

    齐征一脸不解,“没多少啊,只听到先生问元公子话。”

    只听到后面,那就不知道元公子是女儿身的事,如果他连累人家姑娘坏了名声,就是他之过了。

    苏大老爷望着明妧道,“时辰不早了,让阳儿送你回府。”

    明妧连连点头,孟老先生摆手道,“都出去吧。”

    他背过身,刚要拿诗作,身后有声音传来,“你年纪比我小,做的诗却甩我几条街,就连对先生一职都了解的这么透彻,方才那段总结,实在是精辟,我是说捞人的那段,实在令人佩服……哎哎哎,我就是搭下元兄肩膀怎么了?我跟你说,就凭他方才那一番话,幽默风趣,这兄弟我认了!对了,你们先前聊什么了……”

    一字一句传入耳,孟老先生脑壳疼,他道,“你们两把这一片落叶扫干净,扫不完,不许睡觉!”

    齐征和孟文成苦了张脸,再不管明妧,回头求孟老先生去了。

    出了院门,苏阳就挨瞪眼了,苏大老爷瞪着他道,“你怎么把明妧带来了?”

    苏阳看着他,不明白道,“大伯父让我去找表妹,不是带她来?”

    苏大老爷扶额,“我是让你找明妧把那两首诗写了带来,孟老先生和一般人不同,两句不完整的诗,他会吃不下睡不着,如鲠在喉,只要诗句全了,他再劝几句话,他就没有这么执着了。”

    要是泄露明妧是女儿身,他又何必让明妧跑一趟。

    明妧恍然,方才在屋子里,她就发现屋子打扫的一尘不染,东西摆放齐整,原来孟老先生有强迫症啊。

    一句惊艳的诗,只知道两句,对强迫症来说,是有些难受了。

    幸好那两首诗她都记全了,要是只记得两句,她不得完蛋啊。

    苏阳认错,他误会大伯父的意思,明妧则道,“岳麓书院,天下学子向往之地,我早就想来瞧瞧了,今儿还是托了表哥的福呢。”

    苏大老爷知道明妧是帮苏阳开脱,他道,“送明妧回侯府,再回去好好反省。”

    苏阳点头,他是该好好反省了。

    表妹是女儿家,才学犹在他之上,想到明妧和楚墨尘定亲,苏阳望着她,道,“表妹,一年后,我……”

    娶你,两个字苏阳还没说出口,明妧就笑了,“一年后,我就有大把的银子,还有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多好。”

    苏阳哭笑不得,罢了,这事以后再说吧。

    刚走到岳麓书院,准备上马车,那边一小厮骑马过来,喜儿眼尖,道,“姑娘,是侯府的小厮。”

    明妧怔了下,赶紧拉着喜儿的手躲到马车后去了。

    小厮下马道,“表少爷,我家姑娘呢?”

    苏阳问道,“这么急着找表妹,有急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