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一半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起身,那边珍珠迈步进来,她双手空空,道,“姑娘,三姑奶奶说她没有看见什么紫玉镯,那些药膏,三姑奶奶说她有用。”

    对于卫明柔的态度,珍珠也不喜欢,那药膏是大姑娘的,她有用,难道大姑娘就没用了吗?

    这样强行把她人东西据为己有,和土匪有区别吗?

    明妧心底积了一肚子邪火,要是卫明柔把其他药膏还回来,她怒气还能消几分,她冷冷一笑道,“都没看见紫玉镯,那镇南王世子的紫玉镯能自己长脚飞吗,不是明说送给我的东西,我不会收,明儿我会让喜儿去镇南王府说清楚,别回头人家找我要,我给不了!”

    明妧转身要走,二太太喊住她,“你要怎么和镇南王府说?”

    明妧回头道,“还能怎么说,紫玉镯是怎么丢的,我就怎么说!”

    明妧态度冷硬,二太太眉头狠狠的皱了下,道,“你就不能顾着点侯府的脸面,御下不严,丢的是你和你娘的脸面。”

    明妧好笑,“真是怪了,有人偷五妹妹的白玉镯栽赃我,侯府查不出来,现在我丢一对紫玉镯,又找不到,偷东西的都不怕丢人,我这丢东西的反倒怕了,这是什么道理?

    就是因为侯府顾这顾那,顾着外人名声,才会助长她人气焰!再说了,那天在侯府大门前,指责我偷五妹妹玉镯的时候,谁又想起侯府的脸面了?!”

    明妧一阵倒豆子,说的老太太脸都火辣辣的,外面定北侯进来,脸色也难看,他道,“这些天,府里接连丢东西,是该好好查查了。”

    还算有个支持她的,明妧道,“查不出来,我就报官,那些专门查案的总能帮我找到吧。”

    丢下这一句,明妧迈步走了,身后苏氏问定北侯,“怎么这么晚回来,镇南王找你去,说什么了?”

    明妧脚步一滞,她快走几步到了屏风处,竖着耳朵偷听,就听定北侯道,“镇南王世子的眼睛好一半了。”

    明妧杏眼睁大,好了就好了,没好就没好,什么叫好一半?

    定北侯说起,明妧才知道好一半是什么意思,楚墨尘双目失明,现在有一只眼睛能看见了。

    喜儿站在一旁,看明妧的眼神带了质疑,姑娘这是学艺不精,还是故意留了一手,让人眼睛好一只,是不是太狠心了点儿?

    那指责的小眼神,看的明妧恨不得抬手敲她脑门了,笨丫头,只会把她往歪了想,就不能是镇南王世子装的吗?!

    不过,楚墨尘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明妧趴着屏风继续听,然后就明白之前赵风想告诉她,却被楚墨尘打断的话了,昨天傍晚,镇南王府怪事连连,先是楚老夫人的祈福的时候,手里的佛珠突然断了,再接着是大太太吃饭的时候,手里的碗无端端的碎了,碗里滚烫的香菇蛋汤烫的她直叫,还有夜里,镇南王妃最喜欢的锦鲤一夜之间死了十几条……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不祥之兆,尤其是镇南王把明妧的生辰八字和楚墨尘的一起放在祖宗祠堂里,然后就出了这些怪事。

    迷信的人就会笃定是祖宗示警,明妧嫁进镇南王府,会给镇南王府带来灾祸,而这样玄而又玄的事,从来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大家闺秀那么多,不娶这个,再换个就是了,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偏偏,镇南王世子双目失明,还断了腿,认准了只有明妧能冲喜,镇南王府的那些流言,他不信,就直接带着暗卫登门。

    他想看看明妧是不是真有那么邪门。

    要说事情还真是邪门,这些天,镇南王世子吃了多少药,一点起色都没有,来侯府一趟,见了明妧之后,在马车里,他隐约就能看到一点亮光,等到镇南王府,他右眼就能看见了,可是把镇南王和镇南王妃高兴坏了。

    镇南王府的那些流言,不攻自破。

    难怪楚墨尘说,这一趟,他必须要来,看来他很清楚镇南王府有人不想他好,不想她进门,明妧有些忐忑,那二十万两诊金和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别是烫手山芋,好看好吃不好拿。

    明妧转身欲离开,屋内,老太太问道,“镇南王没说出嫁是哪一天?”

    “定了下个月二十二。”

    “这么快?”喜儿低呼。

    一惊一乍的,明妧忍不住在喜儿脑门上拍了下,她们是在偷听啊,既然说是冲喜,要的就是一个快字,这已经算慢的了,定一个月后,也不怕黄花菜都凉了,嗯,黄花菜有明目安神的功效。

    喜儿摸着脑袋,看着从一旁走过路过的丫鬟婆子,嘴噘的几乎可以悬壶了,她们算哪门子偷听,不能更正大光明了。

    屋子里,定北侯解释了下为什么定在这一天,这是配合楚墨尘和明妧八字挑的日子,镇南王嫌太慢,钦天监说半个月后倒是有个吉利日子,但那天有人娶妻,怕喜事对喜事,到时候喜气相冲,于冲喜不利。

    既然冲喜是为了楚墨尘好,再加上他和一般人病重需要冲喜情况不同,他不会冲喜晚几天就会一命呜呼,晚半个月倒也没什么,毕竟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慎重些也应当。

    苏氏舍不得女儿出嫁,她道,“一个月时间,再怎么准备都不够,明儿我先进宫,再回苏家一趟。”

    二太太听了,便道,“明妧亲事急,大嫂身子骨又没那么好,不宜来回奔波,我看大嫂明儿还是直接回苏家吧,我正好要进宫探望孙贵妃,紫玉镯的事我也知道,我和明柔说。”

    隔着屏风,明妧看不清二太太的神情,但她话里话外充满了对卫明柔的维护,反倒是亲生的女儿,她一点都不关心,还真是奇了怪了。

    出了长晖院,明妧问道,“二太太一直这么关心四皇子妃?”

    喜儿点头,“一直这么关心,听说四皇子妃七八岁的时候,二太太在花园玩,一条毒蛇爬到她脚边,四皇子妃眼尖瞧见了,救了二太太一命,打那以后,二太太就把四皇子妃当眼珠子疼,有什么好东西都紧着她,如珠如宝的疼着。

    夫人都笑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四皇子妃是二太太亲生的,她这个亲娘反倒站一边了,二太太笑说她就是拿四皇子妃当女儿疼的,甚至还要夫人把四皇子妃给她做女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