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辜负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去了长晖院,卫明绮和谢婉华在明妧和卫明依之间犹豫了会儿,选择了明妧。

    卫明依一路哭,一路生气,她们两都听够了,二太太今儿进宫,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大姐姐拿回紫玉镯。

    正屋内,明妧绕过花鸟双面绣屏风的时候,二太太正在聊孙贵妃和药膏,自然要牵扯上她,她道,“明妧真是福大命大,她遇到的应该不是什么江湖郎中,保不齐是个隐世神医,那药膏虽然难看难闻,可效果奇好,孙贵妃涂了之后,一晚上,红疹就消了七七八八。

    其他几瓶药膏,太医检查后都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比贡品还要珍贵几分,因为药膏拿进宫就献给了孙贵妃,明柔也不好要回来,她让我回来找明妧问问,那江湖郎中是在什么地方遇到的,能请进宫最好,不行就多买些药膏。”

    一番话,听得明妧火气上涌,苏氏要进宫,二太太积极拦在前头,结果呢,还不知道紫玉镯有没有给她要回来,倒是积极帮卫明柔要东西,卫明柔那么聪慧精明,会一股脑的把药膏全给孙贵妃,她怎么也会留一点儿。

    说这话,不过是搪塞她的,卫明柔是她的妹妹,她不至于舍不得一点药膏,让她在孙贵妃面前丢人,人家为了她,为了侯府才替嫁的,居功至伟,得多无情无义才能这样要求卫明柔。

    那边,老太太将手中蜜色瓷荷花盏放下,道,“明妧选择嫁给镇南王世子,孙贵妃动了怒,偏巧带回来的药膏对她起的红疹和抓痕有效,孙贵妃没有理由再迁怒明柔,我也安了几分心。”

    二太太连连点头,“可不是,真是冥冥之中上天保佑。”

    喜儿努嘴,什么上天保佑,是我家姑娘保佑四皇子妃的!

    下毒解毒,姑娘倒霉给她做了嫁衣裳不算,还要反过来受四皇子妃的气,想想就窝囊。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还有环佩叮铃声,明妧就迈步走了进去,道,“药膏,三妹妹给了孙贵妃,我不强逼她再要回来,但紫玉镯呢,二婶带回来了吗?”

    明妧今儿穿了一袭翡翠色绣郁金香蜀锦裙裳,杨柳细腰,绰约多姿,吹弹可破的脸上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浅笑,明眸皓齿,峨眉淡扫,杏眸流光,水色潋滟,勾魂夺魄。

    二太太眸底闪过一抹惊艳,暗暗压下,望着明妧道,“我进宫之前,派人去镇南王府问了,镇南王世子压根就不知道什么紫玉镯,也不是镇南王妃的,你恼了明柔未经你允许就带着丫鬟翻菡萏苑,毁了表少爷送你的药材,但生气归生气,这样风风火火的闹的侯府上下皆知,让人怀疑明柔的品性,你想做什么?”

    喜儿心一慌,怕被看出来,忙低了头,耳畔一声轻笑传来,“镇南王世子当真说不知道紫玉镯,也不是镇南王妃的东西?”

    二太太眸光闪了下,明妧内心鄙夷,诈吓她,未免也太小瞧她了点儿,明妧转头望着老太太道,“祖母,您听见了,二婶派人去镇南王府问过,紫玉镯不是镇南王世子送的,也不是镇南王妃的,那就是不属于明妧的东西,丢了碎了,明妧也不心疼,但如果将来有谁提起紫玉镯,伸手找明妧要,明妧可就直接让他来找二婶了。”

    二太太脸色微变,“我又没收紫玉镯,怎么找我要?”

    明妧挨着老太太坐下,道,“我知道二婶没有收紫玉镯,但你去镇南王府问了,我还能不顾一切的查下去,闹的府里不安,甚至报官吗,紫玉镯凭空消失,我只当从未见过它,没人要最好,但万一将来别人找我要,我给不了,谁来担这个责任?丑话说在前头,我承担不起。”

    清脆如天籁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明妧挨着老太太道,“二婶做事实在是雷厉风行,之前佛光寺的事,没人知道,让丫鬟去镇南王府问紫玉镯的事又是如此,我还打算让喜儿把锦盒和金针送回去试探下,犹犹豫豫,怕弄巧成拙,没想到二婶就这么直截了当的问,往后我要多和二婶学学,也省的纠纠结结,坐卧不安,待会儿我就直接让喜儿把金针送还。”

    这下,二太太有些坐不住了,她压根就没让丫鬟去镇南王府问,万一金针送回去,镇南王世子问起紫玉镯,岂不是露馅了?

    她忙道,“镇南王世子专程把金针送来给你,是他的一番心意,你送回去,岂不辜负他?”

    明妧眨巴眼睛,现在知道怕了,诈吓她的时候怎么不怕,只淡笑道,“那金针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是用来扎他的,指不定镇南王世子这会儿就等着我表态呢。”

    二太太云袖下的手狠狠的攒紧了下,她斜了丫鬟一眼,丫鬟就道,“太太,您就别逗大姑娘了。”

    所有人都望着二太太,二太太回头,丫鬟就把一锦盒送到她手里,老太太眸光都凝了,脸色难看,难道真的是四皇子妃偷拿的?

    二太太把锦盒打开,放到老太太手边,锦盒里赫然一对紫玉镯,她道,“这是我从宫里带回来的,大姑娘认认,可是这一对。”

    明妧看了一眼,就望着喜儿了,“你来认认。”

    喜儿嘴角一抽,她上前看了两眼,摇头道,“这好像不是镇南王世子送给姑娘的那一对?”

    “我瞧着也不像,”明妧这才道。

    有时候,丫鬟的话更叫人信服,因为丫鬟没有胆子骗人,明妧是医师,自然懂人的心理。

    老太太没见过紫玉镯,只道,“这是怎么回事?”

    二太太眸光不舍的从紫玉镯上扫过,道,“我去见孙贵妃的时候,明柔就陪在左右,明柔问起紫玉镯,我正要说,谁想到皇上进来了,当着皇上的面,我没敢说实话,只说昨儿她心急孙贵妃脸上起红疹,丫鬟翻箱倒柜找药膏的时候,不小心把镇南王世子才送给明妧的紫玉镯给磕碎了,明妧急的不知道怎么办好,皇上听了,想起上个月新进贡的一对紫玉镯,就赏给明妧了,这一对紫玉镯,孙贵妃喜欢极了,几次向皇上要,皇上都没给。”

    说着,二太太眸光扫过来,明妧懂她的意思,这是要她把紫玉镯送给孙贵妃呢,她忙活这么一通,最后送给了孙贵妃,她脑子不止有坑,而且是天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