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招摇
    ,精彩小说免费!

    老太太拿起紫玉镯看着道,“不愧是贡品,色泽光润,晶莹剔透。”

    卫明绮和谢婉华站在一旁,看的眼睛都挪不开,羡慕妒忌恨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玉镯,肯定比镇南王世子送的那一对好。”

    明妧则道,“看起来差不多。”

    老太太伸了手,明妧把手递过去,老太太把紫玉镯给她戴上,然后换一只手,晶莹的紫,更显得明妧皓腕肤如凝脂,十指纤纤如嫩葱,老太太拍着她的手道,“这一对紫玉镯是皇上赏的,不用和镇南王府说,即便将来问起来,就依照你二婶说的解释,镇南王府不会怪罪你的。”

    明妧放心一笑,露出扇贝般的牙齿,望着二太太道,“明妧谢谢二婶。”

    二太太笑的很勉强,她更相信镇南王府没有送什么紫玉镯,只是她故意让明柔下不来台的说法,可偏偏她说的坦然镇定,她不怕侯府去找镇南王府询问,叫人分不清真假,她笑道,“紫玉镯虽然给你了,但明柔发誓她没有拿你的紫玉镯,你们两姐妹的事,回头见着了再说,她托我问你那江湖郎中的事……”

    明妧一门心思全在紫玉镯上呢,随口答道,“那江湖郎中年纪有些大,头发斑白,但看起来很精神,打扮和一般江湖郎中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他腰间别了个碧玉葫芦,晶莹剔透,比我手腕上的紫玉镯还要好看,里面盛满了酒,一打开盖子就闻到一股酒香,很好认的,喜儿,我没说漏什么吧?”

    喜儿脸红扑扑的,仿佛喝醉了酒一般,为什么姑娘撒谎,总喜欢把她捎带上呢,莫须有的江湖老郎中,还不是姑娘说他长什么样,他就长什么样。

    喜儿配合的点头,顺带拍马屁道,“姑娘记性好,一点都没漏。”

    老太太听了,笑道,“一个江湖郎中,腰间挂碧玉葫芦,这身打扮倒是不寻常,他也不怕太招摇。”

    奇人多怪癖,二太太笑道,“我这就派人去打听,这么醒目的打扮,想必找起来不难。”

    不难……

    这么轻松的语气,喜儿很想说,她就是把大景朝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出来这么一号人好么?

    这边喜儿心中腹诽,那边老太太已经转了话题道,“五丫头怎么回事,在外头受了气?”

    卫明绮巴拉巴拉一阵倒豆子,明妧注意到二太太上扬的嘴角,卫明依买玉镯的钱是四太太从她那里坑去的,而且明妧猜肯定不止五百两,但就算一小半打了水漂二太太也高兴啊。

    这一整天,总算有一件值得高兴一点的事,但就这样,还不够,二太太淡笑道,“得亏咱们定北侯府不是一般的侯府,不然明依当众和成国公府的姑娘吵上,肯定要结怨,好在有明绮这些姐妹在一旁劝着,才没有闹大。”

    老太太深以为然,觉得卫明依的性子要好好改改,然后就罚她抄家规一百篇。

    都是些惹不起的人啊,四太太打劫了多少,二太太绝对会连本带利讨回来的,明妧在心里替卫明依默哀了几秒。

    没什么事,明妧打算回菡萏苑,只是还未起身,外面跑进来一丫鬟,急急道,“二太太,二姑娘在花园吐了。”

    明妧下意识的望向二太太,只见她脸上闪过一抹厌恶,一眨眼的工夫又换成了焦灼和担忧,猛然起身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吐?”

    她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脚步很快,快的明妧都在怀疑那抹厌恶是不是她看花了眼,是她的错觉。

    那边,卫明绮见老太太叹气,便望着明妧道,“大姐姐,我们也去看看吧。”

    明妧正有此意,便起了身,和卫明绮还有谢婉华去花园。

    花园内,百花齐放,姹紫嫣红,彩蝶翩翩。

    靠近假山处,围了不少丫鬟婆子,明妧几个脚步提快几分,刚靠近就听丫鬟四儿道,“没事,二姑娘没事,她只是见牡丹花开的漂亮,不小心碰掉了几片花瓣,舍不得随手丢了,让人践踏,就想着嬷嬷说的牡丹花能吃,就吃了几片,结果反胃……”

    卫明蕙手里还拿着一朵牡丹花,头低着,仿佛不敢看二太太。

    明妧眼尖见一旁有土刨过的迹象,应该是含药丸,忍受不了苦涩才吐的,怕被人知道,才用泥巴掩盖,看来卫明蕙不止性子坚韧,还重信守诺,谨慎聪慧。

    明妧目露赞赏,然后她又一次从二太太的脸上看到了厌恶之色,之前厌恶被担忧掩盖,这一次则是生气,“谁许你出院门的,府里少你吃的了,让你饿到要吃牡丹花的地步?!”

    愤怒声,振聋发聩,十分刺耳,连面容都狰狞了几分,她话音一落,明妧就见几颗晶莹的泪珠从卫明蕙脸上掉下来,落在牡丹花上,仿佛清晨润泽的露珠,叫人怜惜。

    明妧走到卫明蕙身边,望着二太太道,“二婶,你话太重了,二妹妹刚刚吐过,身子不适,你该安慰她,她做的有什么不对之处,该悉心教导,而不是一味的痛骂。”

    本来二太太就一肚子火气,现在明妧帮忙说好话,二太太更是怒火中烧,眼眶通红,仿佛一番苦心被人误会了一般,她道,“我话重?今儿是吃牡丹花,赶明儿还不知道什么毒草都往嘴里头塞,我不骂的重重的,她不会长记性,今儿府里没来客,要是叫外人知道,还不知道怎么笑话侯府,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就舍得骂她吗?!”

    二太太眼泪也掉了下来,卫明绮拽了明妧一把道,“大姐姐,你少说两句,我们知道你和二姐姐关系好,但乱吃东西就该好好管教,不然将来后悔就晚了,你误会了二婶,快给她赔不是。”

    误会?两次从她脸上看到厌恶,是误会吗?

    嘴上说舍不得骂,那前几天卫明蕙怎么会躲在假山里哭,方才那戳人心窝子的话又是谁说的,她是卫明蕙最亲的人,这样数落她,无疑是拿刀捅她心窝子,方才在长晖院百般维护卫明柔,现在对亲生女儿却这样狠心,她到底是不是卫明蕙的亲娘?

    还要她赔不是,明妧觉得荒天下之大谬,维护她女儿,还要给她赔不是,她真是吃饱了撑着,若不是卫明蕙重信守诺,为了不抖出她,才慌称吃了牡丹花,明妧是真不想管这破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