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争执
    ,精彩小说免费!

    这事是二太太挑起来的,转了一圈,明妧又把难题踢回给了她,二太太眸底蹿过一抹冷芒,她笑道,“这事可别问我,我就是想的多,但要论解决法子,我可不及你娘和老太太,你这一问,我倒觉得是自己管的太多了。”

    你本来就管的多,但受了恩惠的四太太却不这么觉得,她道,“二嫂想的周全,不然将来明绮和明依出嫁就有的争执了,有伤侯府和睦。”

    苏氏坐在一旁,她是一个头两个大,她望着老太太,老太太只望着明妧,然后苏氏就问明妧了,“妧儿,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明妧耸肩一笑,道,“我哪有什么主意,左右我将来也不会缺钱用,要是太麻烦了,这陪嫁不准备也没关系。”

    有二十万两,她当然不缺钱用了,可这话说的,好像钱已经到她手里似的。

    亏得还算聪慧,没有明说,不然传到镇南王府耳朵里,没得把镇南王世子气死。

    老太太嗔了明妧一眼,道,“胡说八道!哪有出嫁,不准备陪嫁的,就是小门小户也有嫁妆,你是定北侯府嫡女,不说十里红妆,风光大嫁,但也不能寒碜了。”

    明妧上前,挨着老太太坐下,犯难道,“不能寒碜,为了公平公正,又不好从公中掏,我那一份陪嫁又给了三妹妹,要回来肯定不行,那就只能爹爹娘亲自掏腰包给我准备了,爹爹是侯爷,深受皇上信任,想必腰包很鼓,那让爹爹掏一份好了。”

    明妧想她给定北侯治病,要他个万儿八千两的诊金置办嫁妆不算过分,可她说完,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明妧心头突突,她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怎么都不说话了,她小心翼翼的看向老太太,就听她道,“从公中拿钱给明妧置办陪嫁。”

    明妧怔了下,眼角余光瞥见二太太僵硬的脸色,她更不解了,望向苏氏,唤道,“娘?”

    苏氏脸上挤出一抹笑来,道,“你爹虽然受皇上信任,但他手里还真没多少东西,小库房里存的都是皇上赏赐的大件,挑几件给你可以,但换不了银子,你爹的俸禄,同僚送的冰敬炭敬都放在公中的。”

    定北侯受封赏的时候,唯一的儿子失踪下落不明,没有了儿子,也没法再生,他争那些家产也没什么意思,除了不能放在公中的,其他钱物到他手里就入了公中的账。

    明妧恍然一笑,道,“二婶说一视同仁,明妧还以为公中就是公中,四房分开的,原来爹爹的赏赐都在公中。”

    二太太僵硬的脸青了几分。

    苏氏嘴角泛起几分冷色,道,“回头娘跟你爹说说,他这样公私不分,连着我家都不好管,公中不便再出一份陪嫁,你爹轻轻松松也能拿的出来。”

    苏氏有些动怒了,侯爷没有私心,这么多年,几房占了他多少的便宜,只是多给明妧出一份陪嫁,不过万两银子的事,一口一个不公平,实在令人寒心。

    三太太和四太太互望一眼,眸底有火苗闪烁,当然,她不是生明妧,也不是生苏氏的气,都在气二太太呢。

    好一个二太太,还以为她是为了明依她们考虑,原来是拿她们当枪使!

    虽然说侯爷身子有所好转,调养几个月后,就能再生了,可苏氏年纪不小,想再添丁可没那么容易,就算生了,能不能养大,谁又知道,屁大点的孩子稍稍动一动手脚就能夭折。

    二房盯着爵位呢,侯爷的东西都放在公中,将来分家,三房四房得分去不少,可要在侯爷手里,还不是谁继承爵位,就归谁。

    这个不愉快的话题,没人再提,外面珊瑚领着两绣娘进来,一个年纪稍长,有三十七八,模样白净,看着一团和气,另一个年约二十三岁,头上戴了支金簪,眉间秀气。

    两人都是苏家的绣娘,且是一对亲母女,四太太见了就道,“大嫂怎么只带了两位绣娘来,还是不够用啊。”

    苏氏面色温婉道,“她们是来给明妧量尺寸和拿绣样的,我说借三位绣娘,大嫂说不够,可绣娘全部带侯府来,又不成样子,便提议让量了尺寸拿回苏家绣,除了嫁衣,还有四季三十二套裙裳,冬天的披风斗篷,都苏家绣,缓了我一口气不算,我说送绸缎去,还硬不要,说是送给明妧的添妆,她们拿明妧当亲生女儿出嫁准备,让我只管放心,我执意不肯,还险些与我翻脸。”

    拉拉扯扯,推推脱脱到这会儿,她才回府。

    四季三十二套裙裳,以明妧镇南王世子妃的身份,一套至少要七八十两银子,还有狐毛斗篷,那就没法估价了,苏家舅母这么好说话,侯府嫁女儿,几位婶娘反倒阻拦从公中拿银子,传出去都觉得丢人。

    几位太太脸火辣辣的,像是被扇了几巴掌似的,明妧则起身张开双臂站在那里,任由绣娘帮她量尺寸。

    明妧刚量好尺寸,丫鬟翡翠就端着一托盘进来,托盘里放着一锦盒,锦盒上头镶金嵌玉,一看就价值不菲。

    珍珠端着锦盒送到苏氏跟前,苏氏把锦盒打开,然后明妧就惊艳了,她惊呼道,“好漂亮!”

    苏氏摸着锦缎,明妧问道,“娘,这是什么锦缎?”

    苏氏笑道,“朝霞锦,是你外祖母当年给我做嫁衣的,娘没舍得用,娘想看你风光出嫁。”

    朝霞锦,顾名思义,穿在身上,如同山川河流披着朝霞一般旖旎绚烂,是苏氏对女儿的疼爱。

    卫明绮伸手过来摸一把,羡慕道,“这朝霞锦可真漂亮,我没见过比它更漂亮的锦缎了,之前三姐姐和你争,没想到最后还是大姐姐你的,抢都抢不走。”

    明妧落水,脑袋不灵光,不招老太太喜欢,苏氏一直很愧疚,就想把最好的都给她。

    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朝霞锦就这么一块,只够做一件嫁衣的,不够明妧和卫明柔分,卫明柔一口一句娘偏心,早知道娘这么偏心,当初落水傻的应该是她!

    她哭着跑走,苏氏能怎么办,只能谁都不给,继续压箱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