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污蔑
    ,精彩小说免费!

    知道明妧睡的晚,都没敢打扰,明妧睡到日上三竿,还是饿醒的。

    醒来伸着懒腰,雪雁帮忙拢纱帐,明妧就瞧见喜儿伏在她小榻上睡着了,身上搭了件衣裳,便道,“让她回屋睡吧,小心着凉。”

    雪雁趁机道,“姑娘,晚上还是别捣药了,院子里的丫鬟没几个精神的,往后姑娘要做什么,还是白天做吧。”

    明妧也知道打扰丫鬟们休息了,那药膏是给楚墨尘准备的,一旦动手,要一气呵成才行,两个丫鬟识字不多,翻找药材都要她亲自来,本来两个时辰就能忙完,硬是忙到后半夜,她也很累啊。

    回头,一定要狠狠的敲他一笔,初来乍到,要收买人心,明妧便道,“去告诉院子里的丫鬟,这个月多放她们一天假,轮流休息。”

    放假的消息传来,菡萏苑的丫鬟婆子都高兴的合不拢嘴。

    她们高兴,明妧也高兴,但是这样的高兴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卫明柔又回门了。

    按理定北侯府是卫明柔的娘家,人家回不回来,几天回来一次,还是一天回来几次,都轮不着明妧一个半道插队的管,但是,卫明柔每一次回来几乎都和她有关,她就有意见了。

    这不,正吃着早饭呢,卫明柔娉娉袅袅的进屋,脸色疏离淡漠中带了几分不虞,活像明妧欠了她百八十万两不还似的,看到她这副神情,明妧再好的食欲都淡了几分。

    明妧没有起身,夹了个玲珑虾饺继续吃着,嘴里寡然无味,而卫明柔瞥眼见她皓腕上紫玉镯晶莹剔透,清冷的眸子里一团火苗在跳跃。

    这对紫玉镯,明妧挺喜欢,但是她不喜欢两只手都沉甸甸的,便只戴了一只,见卫明柔盯着她手腕,脸色还越来越难看,明妧再傻也知道她是来兴师问罪的。

    果然,卫明柔咬紧了牙关,质问道,“我不过是心急为了救孙贵妃,拿了你几瓶子药膏,你就这么败坏我名声,说我偷拿了镇南王世子送给你的紫玉镯!”

    扑面而来的声音,还夹带了一缕淡淡的清香,这香味,明妧再熟悉不过的,是她给自己调的养颜膏,打算回头拿个好点的胭脂盒装,没想到却上了卫明柔的脸。

    涂着她的养颜膏,还来质问她,她这么厚的脸皮,哪里还需要图什么养颜膏,明妧赫然一笑,道,“你心急救孙贵妃,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

    卫明柔云袖下的手攒紧,愤怒让她那张姣好面容显出几分狰狞,“好一句与你何干!我从来没想过大姐姐的心会这么狠,你和四皇子好歹有过十几年的婚约,孙贵妃是看着你从小长大的,就算最后你没嫁,这些年逢年过节赏了你多少好东西,哪怕是路人,也存几分善心,到你这里,一句与你何干就推的干干净净的了!”

    孙贵妃还赏赐过她,这事明妧还真不知道,她扭头问喜儿,“这屋子里,哪些是孙贵妃赏赐给我的?”

    喜儿眼睛在屋子里瞄,摇头道,“这屋子里没有,过年时,姑娘和夫人进宫给孙贵妃请安,孙贵妃会赏姑娘些东西,但是也会赏赐给其他姑娘,不是姑娘独一份,甚至……”

    喜儿的声音弱了下去,明妧最不喜听话只听半截了,这不是存心勾人好奇心吗,“甚至什么?”

    喜儿抿了唇瓣道,“甚至不及三姑奶奶一半。”

    明妧笑了一声,“原来孙贵妃对我这么好呢,好到我怎么听怎么觉得可笑!她是对我这个曾经的未来儿媳妇有多不满,才进宫给她请安,给的赏赐还不及你一个未来儿媳妇的胞妹好,再退一步,就算孙贵妃对我不错,那也是她和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替我做主!”

    卫明柔气的胸口直起伏,别看她年纪不大,胸部已然傲人,一点都不比她差。

    明妧懒得看她,只问喜儿道,“我与四皇子定亲十几年,四皇子送过我什么东西,既然我另嫁他人,留着他送的东西不合适,回头整理出来,有劳四皇子妃带回给四皇子。”

    喜儿嘟嘴,两眼望天花板,姑娘想的真美,她听着脸都燥的慌,“四皇子哪有送过姑娘东西……”

    明妧就尴尬了,前世观念害死人啊,“十几年的婚约,居然都没收过四皇子的礼物,和镇南王世子才定亲,他就送了一对紫玉镯来……果然不能收,这不,没及时还回去就丢了。”

    卫明柔气的几乎要跳脚,“我没拿镇南王世子送你的紫玉镯!你少污蔑我!”

    你是没拿紫玉镯,但你拿了我的药膏,明妧冷冷道,“你说你没拿镇南王世子送我的紫玉镯,但紫玉镯不见了,菡萏苑上下翻了个遍,就是没找到,谁让你来我屋子里乱翻乱找的?不怀疑你怀疑谁?”

    卫明柔气的恨不得过来掐死明妧了,“我没拿!我可以指天发誓!我看镇南王世子压根就没送你什么紫玉镯,你就是恼我不应该翻箱倒柜的找药膏拿回去给孙贵妃用,故意说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来坏我名声!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说着,她掩面哭起来,抽抽泣泣,梨花带雨。

    明妧不耐烦,她最厌烦人哭了,哭能解决问题吗,还说她狠心,她心再狠,也不会为了男人害自己的亲人,难道天下好男人只有四皇子一个,其他人都是歪瓜裂枣?

    卫明柔一边哭,还一边指责,活像明妧把她欺负惨了,明妧脸色冷淡几分,道,“口口声声我污蔑你,败坏你的名声,枉你是大家闺秀,饱读诗书,难道不知道不问自取视为偷吗,不论你偷还是没偷镇南王世子送我的紫玉镯,你都做的不对,这一次,权当是给你个教训,往后好自为之!”

    卫明柔磨牙,仰着张挂着泪珠的眸子望着明妧,“我没有偷你的紫玉镯,你凭什么找我负责?!”

    明妧气笑了,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她道,“你负什么责了?”

    卫明柔抬手指着明妧手腕上的紫玉镯,明妧懂她什么意思,卫明柔是要紫玉镯呢,她的脸皮已经不是用厚来形容了,城墙都不及她一半后,明妧眼神微冷道,“怎么,你还打算要我把紫玉镯还给皇上?”

    她就是还给皇上,也不会便宜了她。

    卫明柔气的倒仰,“它本就不是你该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