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偷听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卫明柔那么生气,明妧觉得食欲好像又回来了,便拿起筷子,夹了块蛋饺,塞进嘴里之前,抽空斜了卫明柔一眼道,“是不是我该得的,不是你说了算,要是父亲说这不是我该得的,我即刻进宫还给皇上。”

    说紫玉镯丢了,是明妧故意寒碜卫明柔,给她几分颜色,让她涨涨记性的,不然难保不会有下回,惹不起,她怕了,而二太太进宫带回来的这对紫玉镯,明妧收的心安理得,因为二太太说孙贵妃求了皇上很多次,皇上都没赏给她。

    现在,皇上赏赐给她,一小半是看的是父亲定北侯的面子,但更多的还是看在她舍了四皇子选择镇南王世子的份上给她的奖赏,毕竟她要是选择了四皇子,镇南王世子没法冲喜,到时候好不了,镇南王世子一命呜呼,镇南王可就绝了后。

    镇南王忠心耿耿,皇上不忍心他身后无人,而且镇南王现在是忠心耿耿,万一将来有人挑拨,皇上是故意不给他儿子赐婚,让他绝后的,谁知道镇南王连死了两个儿子,会不会受不住打击,到时候报复?

    就算不报复,在朝中无人可用的情况下,他稍稍怠慢,就不知道损失多少了,一两座城池都算轻的,怕的是江山倾覆。

    她选楚墨尘是出于私心,可在外人看来,那是她大义凛然,替君分忧,皇上才会毫不犹豫的赏她一对紫玉镯,解她之忧。

    她卫明柔还真以为她和孙贵妃的脸有这么大呢,她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一口咬下去,蛋饺的清香混着肉香,明妧味蕾舒展开来,她不得不承认,同样是蛋饺,这里的就是比现代的好吃。

    这边卫明柔气的心肝肺都疼,明妧却吃的津津有味,卫明柔特别的想掀桌子,她剜了明妧,再三道,“紫玉镯一事,就是你故意污蔑我的!”

    还没完没了了,既然笃定是她污蔑的,那她承认还是不承认有区别吗,就是承认了,紫玉镯她也不会给她,明妧望着她,刚要开口,窗外啊的一声尖叫传来,把明妧到嘴边的话都给惊没了。

    喜儿一怔,这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啊,好像是珍珠姐姐?

    喜儿赶紧过去推开窗户,就见珍珠扶着墙,一手捂着脚,疼的龇牙咧嘴,不等喜儿质问,她就把卫明柔卖了,“是三姑奶奶让我在这里的。”

    说卖也不准确,因为珍珠知道偷听不对,但是三姑奶奶一定要她站在这里偷听,说大姑娘说紫玉镯丢了,是故意说的,她只是一小丫鬟,她也没辙啊。

    知道珍珠在窗外,明妧这才明白卫明柔为什么一再指责她故意污蔑她,这是激将法啊,而且,有那么一瞬间,她还真想承认了,气她个半死,她就是污蔑的,她能怎么着?

    万幸的是她没说,卫明柔选择珍珠,是因为珍珠是苏氏信得过的心腹丫鬟,亲女儿再加上丫鬟作证,那她的紫玉镯指不定真保不住了。

    卫明柔气的脸发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卫明妧都快要承认了,她啊的一声尖叫,坏她好事!

    知道自己算计不成,卫明柔气的跺脚转身走了。

    窗外,珍珠一瘸一拐的扶着墙离开。

    喜儿懵懂望着明妧,刚要说话,窗户吱嘎一声传来,有男子声音传来,“卫姑娘。”

    喜儿回头,就看到了熟面孔,赵风。

    她还纳闷珍珠怎么会突然尖叫,原来是被人给打了。

    受人恩惠,明妧不吝啬道谢,赵风惶恐,“举手之劳,不敢当卫姑娘一声谢。”

    明妧也不扭捏,问道,“找我有事?”

    赵风点头,“世子爷脚疼。”

    明妧好看的眉毛一扭,很认真的问,“有多疼?”

    毕竟断了腿,有些疼很正常,结果赵风说,“疼的冷汗直冒。”

    明妧嘴角一抽道,“装的太过分了,一听就是假的。”

    赵风,“……”

    明妧看了喜儿一眼,喜儿则去书房把明妧昨晚熬夜调制的黑乎乎的药膏拿来,明妧接过,递给赵风道,“你帮了我的忙,看在你的面子上,给你主子打八折,记得送八千两来。”

    “八……八千两……”

    赵风和喜儿异口同声,连吃惊都一模一样。

    然而让他们无语的还在后头呢,明妧淡笑道,“我给人治病价格一直比较亲民,不必太吃惊。”

    喜儿捂脸,赵风嘴角都快抽筋了,他艰难道,“有劳卫姑娘给我写张字据,这么亲民的价格,我怕世子爷不信。”

    这是要开账单报销么,明妧很坦然的写了张字据,赵风看了一眼,又瞅了瞅明妧。

    一直以为卫姑娘是伤了手腕,字才写的这么丑,原来……

    纵身一跃,赵风就消失在了明妧的视线里。

    赵风走后,明妧转身,继续吃早饭,心情颇好的她,食欲也很好。

    刚吃完,正漱口呢,外面海棠撩了珠帘进屋,道,“姑娘,奴婢方才去幽兰苑找春兰拿绣样,无意间听到三姑奶奶和二太太说话……”

    她越说越小声,生怕背后被人听了去,惹祸上身。

    明妧挑眉,问道,“说什么了?”

    海棠凑近几分,回道,“二太太让三姑奶奶别生气,一对紫玉镯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姑娘快要出嫁了,夫人手里还有不少好东西,她不积极争取,可就全便宜姑娘了。”

    卫明柔和二太太一边说一边走远,海棠只听到这么多,赶紧回来告诉明妧。

    菡萏苑的丫鬟,除了家生子要么不跟去,要么一家老小都跟着姑娘陪嫁之外,她们这些从外面买回来的丫鬟,是铁定跟着姑娘陪嫁去镇南王府的。

    姑娘日子好,手头松,她们的日子才好过,三姑奶奶有二太太指导,肯定会尽量往身边划拉东西,姑娘不争取傻啊。

    明妧神情淡淡,她一个半路来的女儿,让她去苏氏跟前卖乖夺巧,她可以当做是替卫明妧尽孝,可让她和苏氏的亲生女儿抢家产,这事明妧还真做不出来,自立惯了,缺钱就该自己去挣,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不过二太太是真关心卫明妧,苏氏要给她准备陪嫁,她就挑起三太太和四太太给苏氏施压,她说找便宜老爹给她准备陪嫁,二太太就担心苏氏手里的东西都给她,怂恿卫明柔去找苏氏要,事无巨细,都在为卫明柔考虑啊。

    这事,明妧听了,但是没放心上,只赏了海棠一对小银耳坠,喜儿却是急了,“姑娘,你赶紧去幽兰苑找夫人,不然好东西可全给三姑奶奶了。”

    明妧淡淡道,“我又不缺钱用。”

    喜儿恨铁不成钢,谁还嫌银子多了烫手不成,钱真那么多,那还一点黑乎乎的药膏,就要人家镇南王世子八千两,先前又是谁缺钱,连皇子都打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