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掌嘴
    ,精彩小说免费!

    卫明柔从来没想过明妧嘴皮会这么麻溜,说的她哑口无言,她身后跟着的丫鬟站出来替她抱打不平了,“大姑娘这么说就太伤皇子妃的心了,她是替你出嫁……”

    话还没说完,明妧就喝道,“掌嘴!主子说话,有你一丫鬟插嘴的份吗,这是在侯府,在宫里也这么没规矩,岂不是给你主子惹祸上身?!”

    丫鬟脸一白,见苏氏皱眉,她扑通一声跪下,就开始打自己巴掌了。

    啪啪声很响亮,两巴掌之后,卫明柔就道,“够了!到时候脸打肿了,回宫被人瞧见,丢的还是我的脸!”

    丫鬟便罢了手,卫明柔望着明妧道,“丫鬟说错什么了吗,大姐姐要这么生气?我不是替你出嫁的吗?!”

    明妧嘴角勾起一抹清冷笑容,“自从回侯府,替嫁这两个字我都听得快耳朵长茧了,照这样下去,我还不知道要听多少遍,我就问一句,我真的需要你替嫁吗?马车出事,谁也不愿意,父亲如实禀告皇上,皇上自然会给四皇子另行赐婚,我需要承你这份情吗?四皇子真那么差劲,你真心不想嫁,爹爹娘亲会拿刀逼你吗,当初既然愿意,就别跟我提委屈,这份委屈不是我给你受的!”

    好处占尽,还一口一句委屈,明妧是迫不及待想查清当初坠崖的真相,不把她的嘴给堵上,往后见面就提,她迟早恶心死。

    卫明柔眼睛通红,她猛然起了身,哭着就跑,苏氏喊道,“你去哪儿?”

    丫鬟珍珠赶紧把卫明柔拦下,卫明柔走不了,回头道,“我的牺牲就这么不值得,宫里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我以为回府能好受些,可结果呢,大姐姐恨我抢了她四皇子妃的位置,娘亲又偏袒她,我还回来做什么,我死在宫里算了!”

    说着,她推珍珠,“你把路给我让开!”

    珍珠铁定不能让啊。

    这时候,屋外传来二太太的说话声,“在屋外就听到吵架声了,这是怎么了?”

    她进屋,见卫明柔哭的梨花带雨,脚步快了几分,上前拿帕子帮卫明柔擦,“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可没有姑奶奶回门和亲娘长姐闹成这样的。”

    卫明柔伏在二太太肩膀上哭,“娘亲还不及二婶一半对我好!”

    二太太宽慰了卫明柔几句,就望着苏氏道,“大嫂,我可是拿明柔当亲女儿疼的,她哭的这么伤心,我心里也跟着难受,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回门闹成这样,定北侯府是她的娘家,是她靠山,可不是给她委屈受的地方。”

    一个卫明柔,明妧都快招架不住了,再来一个帮手,还有她和苏氏还手之力吗?

    二太太一番话,说的苏氏愧疚,她也不想这样,可是两个女儿说的都没错,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偏向谁都不行。

    二太太拉着卫明柔回屋坐下,才道,“和二婶说,到底怎么了?”

    卫明柔不说话,二太太就望着丫鬟了,丫鬟就巴拉巴拉倒豆子,反正,就是孙贵妃一定要紫玉镯,不然就不给卫明柔好脸色看。

    明妧听了,把手腕上的紫玉镯摘下来,放在桌子上,道,“好了,我退一步行了吧,我真不知道原来孙贵妃是这样的人,好歹也是贵妃,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一对紫玉镯还揪着不放,我更没想到四皇子看着人模人样,没想到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都怪我,粗心大意遭人算计,才让三妹妹你有机会跳火坑,我对不起你,让你替我受苦了,请受我一拜。”

    明妧不止说说,她是真的福身了,只是她这样做卫明柔并没有多少高兴,明妧说的话忒难听了些,她脸皮崩的紧紧的,却有无可反驳。

    丫鬟说的话,不就是孙贵妃没见过好东西,非要紫玉镯不可吗,她一口一句后悔,不就是四皇子不值得嫁吗?

    好在都是一家人,不会传出去,倒也不怕,拿到紫玉镯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很快,她就坐不住了,因为明妧起身后,继续道,“将来我嫁给镇南王世子,我一定竭尽全力不让四皇子登上皇帝的宝座,这样的人,做了皇帝,那天下百姓岂不要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不只是为了我,更是为了天下百姓牺牲的,大姐姐我记着呢。”

    卫明柔的脸就像是打翻了颜料盘,五颜六色的,苏氏恨不得捂明妧的嘴了,“妧儿,不得胡说!”

    二太太可就没苏氏好说话了,她冷了脸道,“真是不知所谓!这些话,你也敢乱说,妄议储君之事,也不怕掉脑袋!”

    明妧连连点头,气死人不偿命道,“我知道,这不是一家人吗,不怕传出去,往后我只放心里想,默默的去做。”

    卫明柔又哭了,她真不是一般的爱哭,“你是我大姐姐,不帮着四皇子,还拖他的后腿,你是想害死我不成!”

    得,往后又要以四皇子是她妹夫,要她帮四皇子夺皇位了,后患无穷啊,明妧道,“当皇帝的,谁不想嫁,四妹妹你嫁给四皇子,都百般不愿,说明他没有魅力,一个没有魅力的人怎么君临天下?我不可能因为你是我妹妹,就枉顾天下人生死。”

    说着,明妧回头望着喜儿道,“去把另外一只紫玉镯拿来。”

    喜儿撅了撅嘴,不甘不愿的转身离开。

    明妧见一屋子人都不说话,她道,“我只是说说,指不定我只在镇南王府待一年呢。”

    话虽这样说,但明妧一脸虽然只有一年,我也会尽自己一点绵薄之力的,谁让四皇子太烂太烂,烂到枕边人都说他不好,她都没法想象得多差劲,真是苦了她了,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

    明妧望着苏氏道,“娘,三妹妹过的这么痛苦,你多给她些铺子傍身吧。”

    走到珠帘处的喜儿,听到明妧这句话,差点没摔趴下,姑娘,你是想气死奴婢呢,你不争不抢就算了,你还怂恿夫人多给点好东西给三姑奶奶。

    苏氏嗔明妧道,“口没遮拦,胡说八道!”

    明妧一脸委屈,“我哪说错了,能让三妹妹抱怨和不满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卫明柔逮着机会道,“我也不满你!你是不是就不是好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