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呕吐
    ,精彩小说免费!

    可惜她没能看到明妧难堪,明妧笑道,“的确,我算不上什么好人,我有仇必报。”

    那清冽出尘的笑,仿佛清晨第一缕阳光,璀璨耀眼,可是卫明柔却徒然背脊发寒。

    见状,二太太打圆场道,“好了,都少说两句,还越说越远了,将来的事谁说的准,朝堂大事,又岂是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这话是讥讽明妧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她以为耳旁风那么好吹呢,镇南王世子站不起,镇南王府他就继承不了,他站起来了,未必看得上她。

    现在说将来,纯粹是想太多,接着又劝卫明柔道,“我和孙贵妃认识多年,她不是那种人,我看是最近她脸起红疹,心情不好,说话重了些,你又因为明妧选择了镇南王世子,怕孙贵妃和四皇子不高兴,才会战战兢兢,胡思乱想,紫玉镯既然是你大姐姐心头好,就不要带回宫了,以我对孙贵妃的了解,你真送去了,她还是会还给你的,囫囵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你大姐姐手里,这是何必呢。”

    二太太望着明妧道,“你还没去给老太太请安吧,方才还问起你。”

    这是轰她走吗?

    她留下来确实毁气氛,和卫明柔说不到几句就吵起来,控制不住。

    苏氏也怕她们再吵,拿起紫玉镯替明妧戴上,哄似的道,“乖,先去给老太太请安,一会儿再来。”

    明妧扯着嘴角,福身告退。

    等走到屏风处,卫明柔的声音传来,委屈道,“我就这样回去怎么给贵妃交待,连对紫玉镯都带不回去,一看我就不招人喜欢,侯府不疼我,往后宫里人还不把我戳扁揉圆。”

    紧接着,二太太的声音传来,“要不大嫂给明柔挑两对差不多的?”

    明妧两眼一翻,二太太不止说说,她是在用行动帮卫明柔划拉东西啊。

    幸好喜儿不在,不然要气的跳脚不可。

    明妧迈步去长晖院,福身请安时,老太太的眸光在她脸上多逗留了片刻,道,“虽然镇南王府让你冲喜,但没指望你把镇南王世子医好,你翻看医书,我不拦你,但也要注意身子,熬夜耗神……”

    老太太苦口婆心,明妧知道是为了她好,乖乖听训。

    只是老太太说的时候,从花梨木椅子后走过一淡青色裙裳的丫鬟,凑到王妈妈身边小声嘀咕了两句,王妈妈的脸色当即就很难看了,“吩咐下去,不许任何人声张。”

    王妈妈的声音有些大,而且她都还没有禀告老太太就这样吩咐了,老太太眉头微拧,道,“出什么事了?”

    王妈妈侧了侧身,神情恭敬而严肃,且声音压的低低的道,“有丫鬟路过假山时,听到二姑娘在里面作呕,丫鬟让她吃酸果压味……”

    明妧听了直接翻了一白眼,昨天才为呕吐闹了一通,好歹轻松一两天吧,躲假山里含药丸还被发现,也真是够背的,被二太太知道,肯定少不了一顿骂。

    明妧这样想,撇头见老太太铁青的脸上,后知后觉,明妧心咯噔一下跳了,完了,呕吐加酸果这是怀孕的标配啊……

    老太太声音冷的仿佛寒了冰块在嘴里,吩咐王妈妈道,“你过去看看。”

    王妈妈则道,“要不要请大夫进府?”

    老太太闭眼道,“让孙大夫进府把脉。”

    王妈妈一脸沉重的离开,明妧见老太太脸色难看,唤了一声祖母,老太太摆摆手道,“退下吧。”

    明妧到嘴边的话就给咽下去了,虽然误会了,但只要请大夫进府,就能还卫明蕙清白。

    出了屋,明妧就见院子里丫鬟们交头接耳,虽然王妈妈严令不许任何人声张,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侯府就这么大,早传开了,明妧听了两耳朵,依稀听出几个字:可怜、哑巴、被人骗、有苦说不出、怀了身孕、丢脸、死……

    世家大族,爱惜羽毛,如果家中小辈与人私通怀了孽种,肯定是要秘密处死的,以防被人知道,让家族蒙羞,可这样没有实据,捕风捉影的事也能传的这么传神就太过分了。

    明妧冷眸扫过去,丫鬟们做鸟兽散。

    这边,明妧出了长晖院,那边喜儿一溜烟跑过来,踩到裙摆,还险些摔跤,明妧见了就道,“跑这么急做什么?”

    喜儿走近了,才急道,“刚刚在花园假山处,二太太打了二姑娘一巴掌,逼四儿说奸夫是谁。”

    喜儿回菡萏苑拿紫玉镯,刚拿出门,就有丫鬟说不用拿了,她又转身拿回去放好,然后来找明妧,走到花园处,见二太太火急火燎的往假山处走,她好奇出什么事了,就跑过去一看,然后就见丫鬟把卫明蕙从假山里拿出来,二太太手一抬,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那一巴掌,直接把喜儿给打懵了,虽然一直就知道二太太不喜欢二姑娘,嫌她碍眼,连累她被人笑话,但那些话都是四儿告诉她的,府里的姑娘除了姑娘外,都不和二姑娘玩,连带着四儿也被人孤立,她和雪雁算是四儿仅有的朋友,所以知道的多。

    可像今天这样,当着丫鬟的面,在花园里二太太就扇二姑娘巴掌,还是头一回,还逼问奸夫,喜儿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二太太那恨不得活埋了二姑娘的脸色,喜儿看的真切,她没敢耽搁,赶紧来找明妧救命。

    明妧脸色铁青,真的,她就没见过二太太这样的亲娘,亲女儿不疼,处处帮卫明柔,是,卫明柔是救过她一命,可她对待卫明蕙和卫明柔也不用这么天差地别吧?!

    轻提裙摆,明妧快步朝假山走去,不过她去的稍晚了一步,假山处已经没人了,倒是有一丫鬟再收拾被打碎的海棠花。

    明妧又转身去了西院,还没进院子就听到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

    喜儿脸色惨白,“是四儿的声音!”

    明妧三步并两步进院子,就见两粗壮婆子在打四儿板子,二太太的贴身丫鬟秋兰冷了脸问,“四儿,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四儿趴在长凳上,牙关紧咬,她不说,她不能说,她答应过大姑娘和喜儿,不说她们给二姑娘治病的事。

    这府里,她只有喜儿和雪雁两个朋友,喜儿说过,她要是泄密,她就不认她这个朋友了,她肯定会带大姑娘来救她的。

    四儿不说话,秋兰就道,“打!狠狠的打!”

    婆子的板子举的高高的,明妧老远就喝道,“给我住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