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欠揍
    ,精彩小说免费!

    原来如此,二太太并未多疑,她道,“是药三分毒,你怎么能随便就给明蕙吃,万幸……”

    她还没说完,明妧就打断她,道,“江湖郎中的药是难看难闻了些,但效果如何,我亲身试过,喜儿也问过,江湖郎中确保这药有益无害,我才敢给她吃,没有告诉二婶,是怕给了二婶希望,万一治不好又失望,治好了,则是给二婶一个惊喜。”

    说着,明妧望着孙大夫,问道,“这药我买的不多,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二妹妹?”

    孙大夫正想说二姑娘的脉搏和以前有些不同,大体是有效的,只是正要说的时候,明妧朝他眉头一皱,孙大夫也算是人精了,便道,“这药效果倒是极好,但二姑娘毕竟多年没说过话,只服用了这么几粒怕是不够……”

    孙大夫惋惜,心中却是奇怪,定北侯府大姑娘是真关心二姑娘,为什么不让他实话实说,难道只为给二太太一个惊喜?

    这想法倒是别具一格了,孙大人表示上了年纪不懂年轻小姑娘的想法,只听明妧望着二太太道,“二婶不是派人去找江湖郎中了吗,多买些药丸,二妹妹一定能好的。”

    二太太一脸欣慰,感动的鼻子都泛酸,“能治好就好,要是能治好,二婶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明妧笑了笑,把功劳往喜儿身上推,“二婶谢错了人,喜儿和我落难,还一心记着二妹妹,既然二婶开口道谢,那我可就替喜儿讨赏了。”

    “赏!该赏!”二太太说着,吩咐冯妈妈道,“把我那只大银镯子拿来。”

    很快,冯妈妈就把银镯子取了来,沉甸甸的,喜儿都懵的,就这样得赏赐了?

    而且还不止呢,二太太赏了她,坐在床上的卫明蕙把耳朵上戴着的小珍珠耳坠摘下来赏给喜儿。

    喜儿不敢接,连连摇头。

    卫明蕙下了床,都没穿鞋走到她跟前,抓着喜儿的手,把耳坠放她手里,然后朝她笑。

    笑的喜儿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她是被馅饼给砸中了吗?姑娘是扔馅饼的高手……

    卫明蕙没事,不需要孙大夫开药,二太太让丫鬟封了诊金,就送他出府了。

    等孙大夫离开,明妧才知道她没有记错,卫明蕙住的的确是明月苑,只是怕卫明蕙真的怀身孕,与人私通败坏侯府名声,才换了个院子,让熟悉侯府的孙大夫以为他是给府里的姨娘诊脉,姨娘怀身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出了褚玉苑,明妧和喜儿往前,那边苏氏走过来,嗔了明妧道,“真是越发胡闹了!就算信任江湖郎中,也要谨慎小心,万一你二妹妹吃出什么好歹来,看你怎么交代,还连累明蕙无辜挨你二婶一巴掌,四儿险些被打死。”

    明妧耸肩,知道二太太在身后,她无辜道,“我哪知道二婶这么性急,只凭着呕吐,就误会二妹妹,上来就是一巴掌,她也不想想,平常她对二妹妹有多严格,连二门都出不了,何况是出府……这回,我是好心办了坏事。”

    说着,吩咐喜儿道,“回去拿些药膏帮四儿上药,再替我好生道个歉。”

    喜儿还沉浸在得了赏赐的喜悦中,明妧吩咐她给四儿上药,她屁颠颠一阵风跑回菡萏苑。

    苏氏望着二太太道,“二弟妹对明蕙是少了几分耐性,她到底是你亲生,你那么疼明柔,怎么对明蕙……”

    不等苏氏说完,二太太红着眼眶道,“大嫂,你别说了,我气头上打了明蕙一巴掌,误会了她,我心里也不好受。”

    苏氏叹息一声,就没再说什么了。

    明妧见二太太拿帕子擦眼泪,怎么看都虚伪,明妧是一丁点儿好感都没有。

    明妧不想多待,打算回菡萏苑,苏氏道,“方才可是把老太太急坏了,回去之前,先向老太太告罪。”

    以前,明妧不得老太太疼爱,苏氏没少费心,如今老太太开始疼她了,这份疼爱来之不易,更要小心维护。

    明妧能怎么办,只能乖乖去长晖院赔罪。

    赔罪的结果是,她收到两记嗔瞪,几句训诫,反倒是喜儿,虽然没跟去,但收赏赐收到手软,老太太赏了她一支银簪。

    屋内,明妧在喝茶,喜儿欢欢喜喜的进来,福身向明妧道谢,明妧捉狭她道,“一点都不自觉,你家姑娘我这么穷,都不知道分我一半。”

    喜儿怔了下,看着锦盒里的赏赐,不舍的把银镯子递给明妧。

    明妧噗呲一笑,“逗你玩的。”

    喜儿咯咯笑,“奴婢也是逗姑娘玩的。”

    明妧,“……”

    这丫鬟有点欠揍。

    “姑娘是定北侯府嫡女,怎么会戴银镯子呢,”喜儿俏皮一笑,一脸奴婢哪有那么好骗的神情,看的明妧手心痒痒,想去捏两把。

    喜儿把银镯子小心收到锦盒里,像是宝贝似的护在胸前。

    她现在身家丰厚,反倒比以前犯愁,这些东西藏哪里都觉得不放心,怕丢怕被人偷。

    喜儿东张西望,然后瞄准了明妧的床底,刚藏好,窗户被敲响,见明妧走过去,忙起身跟过来。

    窗外,赵风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封信,上面赫然两个大字,龙飞凤舞:诊金。

    明妧烟眉一挑,单看这字,就知道是不差钱的主,接了信封,拆开一看,里面是一张万两的银票。

    明妧就道,“我找不开。”

    说好了只收人八千两,就绝不要一万两,就是这么任性。

    赵风轻咳一声道,“这一万两,其中八千两是诊金,另外两千两是爷给卫姑娘买字帖的,爷说卫姑娘的字丑出一种境界了,这么丑,有损镇南王世子妃的身份。”

    明妧脸涨红,清眸带火,干笑了一声,“你家爷还是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可爱点。”

    可爱……

    卫姑娘居然用这样的字眼形容世子爷,到底谁眼瞎啊。

    忍着抽搐的嘴角,赵风道,“世子爷还让属下带了些东西来,有些沉,直接放书房里了,没什么事,属下就先告辞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喜儿眼睛眨巴眨巴,好奇道,“镇南王世子送什么好东西给姑娘了?”

    明妧也好奇呢,但直觉告诉她,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明妧去了书房,推开书房,往前走了几步,明妧就看到书桌上摆着一面锦旗,上面五个大字。

    明妧的脸当时就黑了。

    要是楚墨尘在,明妧非得吐他一脸老血不可。

    喜儿在一旁念道,“医者者夫心,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