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耍赖
    ,精彩小说免费!

    论鸡蛋里挑骨头,明妧只服九皇子啊,还有她和楚墨尘说的话,这熊皇子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关系不错啊,明妧淡笑道,“九皇子是来看我衣裳的,要不我现在回去沐浴更衣再来给您见礼?”

    真是小屁孩,人不大,礼数比谁都大。

    明妧福身要离开,九皇子摆手道,“不必了,下回注意些就是了。”

    说着,仰着头望着明妧。

    明妧修长的睫毛轻颤,这熊皇子到底想干嘛,显摆自己有一双修长的睫毛吗,姐姐我的也不短啊。

    明妧一脸茫然,九皇子翻白眼了,“你就没发现我瘦了?”

    明妧,“……”

    瘦了吗,真没看出来啊,而且他是胖还是瘦和她有关系吗,明妧眨眼道,“御膳房的伙食变差了?”

    话音未落,九皇子呲牙道,“是被你给气的!”

    果然是来找茬的,也不嫌来一趟麻烦,明妧刚要反驳,却见一旁领路的丫鬟瞪圆了眼睛,明妧暗叫一声不好,本来九皇子登门找她就叫人揣测菲菲了,府里丫鬟们的嘴又宽的很,喜欢八卦,回头传到老太太和苏氏耳朵里,免不了耳提面命,万一要抄家规……

    明妧看着丫鬟,九皇子回头瞅了一眼,道,“你怎么还在?”

    小丫鬟愣了下,赶紧转身跑了,可怜明妧想封口都还没说出口。

    明妧扶额,望着九皇子道,“几颗金花生,您是皇子,至于吗?”

    “我是一个穷皇子!”九皇子呲牙道。

    明妧囧了,这么直接叫穷的皇子也是第一回见,说好的皇家人都爱面子,刚这样想,就听九皇子道,“也就比你富裕一点点。”

    姐姐现在有钱了,而且很快会更有钱,你是比不了的,就不打击你了,结果九皇子道,“打劫了本皇子,我还以为你会主动还回来,并赔礼道歉,等你几天,你居然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怎么配得上尘哥哥。”

    明妧嘴角抽抽,“然后呢?”

    还然后,九皇子呲牙,“然后本皇子就亲自登门了啊。”

    喜儿在一旁,道,“姑娘,奴婢回去拿金花生吧。”

    九皇子,咱们惹不起啊,再说了,也不缺那么点钱,真不明白姑娘,找夫人撒娇要铺子她不干,喜欢打劫,还挑不能惹的打,人家都是欺软怕硬,她怎么反着来,欺硬怕软。

    明妧还真不想给他,只是这熊皇子一脸没得商量的表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只是明妧一点头,熊皇子又变卦了,“本皇子不要金花生。”

    明妧瞅着他,“不要金花生,你要金瓜子啊?”

    熊皇子瞪了她一眼,是花生还是瓜子有区别吗,“把你之前抹在孙贵妃身上的药粉给我一点儿,那金花生就当是我向你买药粉的。”

    这是买吗,这是赤果果的打劫。

    那药粉可不能随便给他,明妧只能撒谎道,“药粉用完了。”

    熊皇子两眼一翻,“骗别人可以,本皇子可不是被人骗着长大的,我知道你有,而且还不止一种。”

    明妧认真道,“我不给你药粉,是为了你好。”

    她从小就玩药粉,解毒制毒是家常便饭,他一个小皇子,给人下毒别把自己给祸害了,而且孙贵妃险些毁容,正要抓凶手呢,回头他被逮着了,岂不是撞了孙贵妃的枪口,万一再把她供出来……

    明妧的态度很坚决,怎么说,她都不给。

    熊皇子没见过态度这么强硬的,他叉腰道,“我在威胁你,你知道不知道?”

    明妧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你的尘哥哥还需要我冲喜,你就看着办吧。”

    熊皇子眼珠子瞪圆,威胁她两回,一次都没成功,真是邪门了,来硬的不行,那就只能来更硬的了。

    熊皇子往一旁的石头上一坐,“你不给我,我今天就不走了。”

    明妧,“……”

    虽然附近没什么丫鬟,听不见他们说话,可是不远处大树后,还叠着好几颗大脑袋在偷看呢,明妧一撇眼,就见有丫鬟的手在指指点点,那射过来的眼神分明是在说她胆大包天,欺负人家九皇子。

    姥姥的,到底谁欺负谁啊,明妧俯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九皇子,道,“你确定待这里不走?”

    熊皇子哼道,“本皇子顶天立地,说话算话。”

    明妧逗乐了,“还知道顶天立地呢,哪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会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的?”

    九皇子脸微红,但死鸭子嘴硬,“敢打劫本皇子,敢给孙贵妃下毒,你说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谁信啊,要不要本皇子买几只鸡来给你拎试试?”

    明妧摸着下巴道,“知道本姑娘会下毒,还敢来找我,威胁我,你就不怕我趁机杀你灭口?姐姐下毒,可是杀人于无形。”

    明妧在恐吓熊皇子,结果这熊孩子非但不怕,反倒眼睛贼亮,“我就要那种杀人于无形的毒药。”

    明妧,“……”

    谁来把这熊皇子拖走,大恩不言谢。

    熊皇子见明妧两眼望天,他收回眸光,消瘦的身子看起来叫人心疼,明妧蓦地就心软了,她道,“毒药不是闹着的玩的……”

    熊皇子头没抬,声音也压的低低的,“我知道。”

    知道还要,还找上门来,看来她不妥协是不行了,明妧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熊皇子黯淡的眸光又闪亮了起来,明妧吩咐喜儿几句,喜儿点头如小鸡啄米,然后拎着裙摆小跑回菡萏苑。

    明妧则望着熊皇子道,“你要给谁下毒?”

    熊皇子站在石头上眺目远望道,“和你一样,谁惹我不高兴,我就让谁不痛快。”

    能和她比吗,她给孙贵妃下毒,那是因为孙贵妃要她的命。

    很快,喜儿就拿了一锦盒来,里面装了六小瓶子,三瓶是毒药,另外三瓶是解药。

    瓶子下面压了张纸,上面写了用法和效果,九皇子见了,小眉头拧着道,“这字是你写的,怎么这么丑?”

    扎心了,这熊孩子,懂不懂什么叫拿人家的手软,拿她的东西,居然还敢嫌她字丑!

    熊皇子轻咳一声,转了话题道,“怎么没有让人起红疹的?”

    明妧伸手去抢锦盒,被九皇子躲开,明妧道,“我的药粉杀不了人,只是小惩大诫,给人下毒之前,自己先服解药,别没祸害人,自己先遭了殃,还有出了事,我是不会承认药是我给你的。”

    九皇子呲牙,一脸被人小瞧了的模样,“本皇子出手还能叫人逮着,放一千二百颗心吧,我先走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

    他转过来,见明妧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便赏了明妧一记大瞪眼,然后把锦盒夹在腋下,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金灿灿的金花生递给明妧道,“知道你喜欢,特地带给你玩的。”

    明妧眼睛睁大,“你不是穷皇子吗?”

    随随便便一大把金花生,还叫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