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寒芒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麻溜的把手伸了,送上门来的钱不要白不要,熊皇子就把金花生都给喜儿了,满满一捧,最后摸了摸胸前,嘟嚷道,“带这么多,差点没膈死我。”

    见明妧质疑他不穷,熊皇子昂着脖子道,“我是穷啊,这是我从尘哥哥那里要的,他有满满一匣子。”

    说完,从喜儿手里拿了两颗金花生道,“这两颗,给本皇子当辛苦费。”

    喜儿眼睁睁的看着熊皇子拿了两颗金花生,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卫明依送成国公府大姑娘徐娇走过来,见喜儿满满一捧金花生,阳光下,格外的闪人眼睛。

    “这,这么多金花生?”谢婉华惊叹出声。

    明妧淡笑道,“方才九皇子送我的。”

    明妧不想招摇,可大树头丫鬟们都看着呢,九皇子送了她金花生的事,她根本就瞒不住,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徐娇吃惊,卫明依则一脸羡慕妒忌道,“好端端的,九皇子为什么送你金花生,还送这么多。”

    明妧不喜人刨根问底,九皇子给她金花生,那是她和九皇子之间的事,没必要和她们交代的这么清楚,她只道,“这就送徐大姑娘出府了?”

    卫明依见明妧把话题岔开,努了努嘴,有些事不是她想不说就能不说的,她总会知道。

    九皇子突然登门,就惹人好奇,又送明妧这么多颗金花生,苏氏不问,老太太还要问几句。

    这不,明妧打算回菡萏苑,转身没走多少步,就被找去长晖院回话了。

    喜儿捧着一堆金花生,手都酸了,进屋后,就让丫鬟给她找个锦盒,明妧则上前,老太太见喜儿一手的金花生,她眉头微皱道,“你认得九皇子?”

    都找上门来了,说不认识也没人信,明妧大方承认道,“在宫里头见过一面,之前进宫,不小心被九皇子用金花生砸了脑袋,我就把砸我的金花生给没收了,九皇子大概是觉得我喜欢金花生。

    见镇南王世子时,无意间说起,上回镇南王世子来府里,回去之后,眼睛就好了一只,许是感谢我,就让九皇子给我带些金花生把玩,九皇子见镇南王世子有满满一匣子,他就拿了这么多来给我……”

    这么实诚的孩子,虽然熊了点,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老太太点点头,是镇南王世子给的还好,要是九皇子给的,可不能收。

    二太太对金花生不感兴趣,她笑道,“丫鬟瞧见你给了九皇子一锦盒,里面装的是些小瓷瓶,里面装的是什么?”

    审问犯人似的语气,明妧十分不喜,只道,“没什么。”

    明妧语气冷淡,二太太脸色僵了僵,“这是怪二婶问的太多吗,九皇子身份尊贵,我怕随便给他东西出了事,你担待不起。”

    明妧勾唇一笑,“二婶放心,明妧这么点分寸还是有的。”

    二太太僵硬的脸慢慢皲裂,没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关心她还不领情,“你有分寸就好。”

    老太太望着明妧,道,“你二婶也是关心你。”

    明妧扭着绣帕道,“我知道二婶是关心我,但我心情不好,不想解释太多。”

    卫明依杏眼睁大,“得了这么多金花生,还心情不好呢?”做人要知足啊。

    明妧轻颔首,“镇南王世子得知我手里有药膏,让九皇子来找我要,我买药膏的时候,哪里想过会嫁给他,他想碰碰运气,我又不能不给,仅剩的都给他了。”

    谢婉华望着她,二太太就道,“不是说药膏都被明柔带走了吗,怎么还有?”

    真是撒一个谎,要无数个谎言去圆,明妧倒也不慌乱,只道,“药膏便宜,我买了不少,之前回府,东西都没收拾,就一起带去苏家了,有些药瓶子上黏着的纸条掉了,我不知道是治什么的,不敢乱用,就丢在了一旁没管。

    带回府的药膏被三妹妹拿走之后,喜儿见我闷闷不乐,想起药膏可能没被扔掉,又专程回苏家找,还真找了回来,我还没来得及找大夫看是治什么的,又没了……”

    这样解释,二太太没怀疑,只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句,“女大不中留。”

    同样是要药膏,亲妹妹要不给,还闹出紫玉镯被偷一事,险些败坏卫明柔名声,轮到镇南王世子,一股脑全给了,在说明妧胳膊肘往外拐,女生外向呢。

    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偏帮卫明柔,明妧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只淡淡道,“二婶疼三妹妹,府里上下都知道,但疼归疼,是非不分就过了,未经她人允许就翻箱倒柜本就是件错事,我不过数落了三妹妹几句,是为了她好。今儿如果镇南王世子也如她那般未经过我允许,就派人进我的闺房翻箱倒柜,我给他的就不是药膏,而是砒霜了。”

    屋子里,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老太太斜了二太太一眼,二太太云袖下的手紧了下,但要她承认错误,她拉不下这个脸。

    要说善解人意,这府里一众姑娘非谢婉华莫属,一察觉气氛不对劲,她就出来打圆场,转移话题道,“没想到大表姐手里头还要有药膏,方才成国公府大姑娘说起,我们只当大表姐药膏都让三表妹拿走了,都没问你一声,就说没了,她还有些不高兴……”

    老太太听了就道,“她要什么药膏?”

    谢婉华还没回话,卫明依抢先道,“也是祛伤疤的,她胳膊之前被划伤,留了一道很丑的疤痕。”

    她还以为她是真心来赔礼道歉的,没想到是为了药膏。

    明妧看向卫明依,眸底闪过一抹疑惑。

    既然是来讨药膏的,那为什么看她的眸底带着几分寒芒?

    陪老太太小坐了会儿,老太太乏了后,明妧几个就福身退下。

    出了长晖院,明妧问喜儿道,“我以前得罪过成国公府大姑娘?”

    喜儿摇头如拨浪鼓,“没有啊,今儿是姑娘第一回见她。”

    说完,又纳闷,“姑娘怎么这么问?”

    明妧摇摇头,径直往前走。

    回了菡萏苑,明妧喝了一杯茶,闲的无聊,就去了书房。

    坐到书桌前,明妧把之前画了一半的画继续画完,然后收拾时,眉头拧了拧。

    她翻了几遍,急问道,“有谁来过我书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