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报仇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在一旁数金花生呢,爱不释手,闻言摇了摇头,她一直跟着姑娘,不知道谁来过书房啊,见明妧继续翻找,便道,“雪雁应该知道。”

    喜儿出去喊雪雁,雪雁进来时,还在擦手上的水,喜儿道,“姑娘走后,有谁来过姑娘的书房?”

    雪雁忙回道,“五姑娘她们进来过……”

    明妧脸沉了沉,雪雁继续道,“姑娘去见九皇子,五姑娘她们聊天的时候说到藏书,知道姑娘藏书多,成国公府大姑娘说可惜姑娘去见九皇子了,不然真想看看,五姑娘就说书房有什么不能看的,就要带成国公府大姑娘进来,奴婢要阻拦,五姑娘瞪奴婢,奴婢……”

    雪雁的声音弱不可闻,见明妧脸色难看,她忐忑道,“姑娘,不会是丢什么了吧?”

    “少了一幅画。”

    雪雁快步走近,道,“五姑娘她们是看了画,但是奴婢一直在,不应该有人拿啊,现在丢了,怎么办?”

    要是告诉夫人和老太太,且不说找不找的回画作,肯定要先挨一顿骂,指不定还会挨罚,姑娘生气情有可原,是镇南王世子先说姑娘屠夫心在前,可又不能和老太太解释。

    雪雁自责,怪自己没有守好画作。

    明妧翻了翻画作,确定少了一副,不由得揉太阳穴。

    方才在长晖院,卫明依她们对看过她画作的事只字未提,应该清楚她连卫明柔都没有纵容,何况是她们了,未经同意进她的书房,还让成国公府大姑娘看到她在画上虐待镇南王世子,丢了侯府的脸面,捅出来谁都得不了好。

    只要她们不说,那幅画成国公府大姑娘做什么,她一概否认就是。

    打定主意,明妧想把画烧了,可最后没舍得,找了个装画的锦盒收好,藏抽屉里。

    明妧弯腰,瞧见抽屉下面有一蜜色蜡烛,便随手拿了起来,喜儿见了咦了一声,“早上奴婢打扫过书房啊,怎么会有蜡烛在桌子底下?”

    雪雁过来,道,“先前四姑娘的丫鬟不小心撞翻灯台,上面的蜡烛掉地上了,应该是落了没捡起来……”

    说着,她看向灯台,眉头就拧紧了,“没丢蜡烛啊。”

    灯台上可以放七根蜡烛,上面正好七根,这多出来的一根怎么回事?

    明妧看着手里的蜡烛,又走到灯台旁,把那些蜡烛都拿下来看了看,还闻了闻。

    等她嗅到第四个的时候,脸色一变。

    两丫鬟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明妧脸色一沉,两丫鬟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姑,姑娘,这蜡烛有问题吗?”

    明妧看着手里的蜡烛,眼神冰冷道,“这蜡烛混了毒药,晚上燃烧就会释放毒气,只要闻上一刻钟,就会毙命。”

    两丫鬟脸色刷白。

    而明妧受的打击比她们更大,她才回侯府多久,就接连有人要她小命了,要不是她会医术,她早去奈何桥排队和孟婆汤了。

    喜儿颤抖了嗓音道,“是谁要杀姑娘?”

    明妧问道,“把事情详细说与我听。”

    雪雁连连点头,把明妧走后的事,她知道的,事无巨细的告知明妧,这烛台虽然是被卫明绮的丫鬟推的,却是不小心被成国公府大姑娘的丫鬟撞了一把,而且,她还帮雪雁捡灯烛了。

    从在花园里询问住处,到走到菡萏苑就露出腿酸的表情,再到提出想见见她的书房,再到烛台倒……

    这么多细节,再加上成国公府大姑娘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冷意。

    绝对是她想要杀她。

    可她问过喜儿,今日之前,她都没有见过徐娇,又怎么可能得罪她呢?

    难道是因为镇南王世子?

    徐娇喜欢他?

    因妒生恨?

    不应该啊,楚墨尘腿断了,她是冲喜,如果他们两情相悦,一年后她以镇南王府郡主身份再嫁,不妨碍他们你侬我侬。

    明妧沉思,喜儿忽然呀了一声,吓了她一跳,一惊一乍的,明妧特别想打她板子,就听喜儿道,“成国公府大姑娘会不会是替她大哥报仇啊?”

    明妧烟眉一拢,“我把她大哥怎么了?”

    喜儿嘴角一抽,姑娘太高看自己了,她哪有本事把成国公府的少爷怎么着,姑娘连成国公府大少爷长的是圆是扁都不知道好么,喜儿道,“镇南王杀子立威,与镇南王府大少爷一起被杀的除了晋王世子,还有成国公府大少爷……”

    镇南王杀儿子和晋王世子的事,明妧知道,但是她没想到,镇南王还杀了成国公府大少爷,当时杀的痛快,事后都是祸患啊。

    喜儿叹气,连亲儿子都杀了,别人儿子杀起来那还不跟切南瓜似的。

    难怪徐娇看她的眼神凌厉中透着一股子阴寒,不管镇南王杀成国公府大少爷和亲儿子是为了江山社稷,是为了立威,震慑三军,在徐娇眼里,镇南王杀的是她嫡亲的兄长。

    有仇报仇,成国公府肯定想替徐大少爷报仇,只是奈何不了镇南王,也奈何不了镇南王世子,想杀她卫明妧还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要是以前的卫明妧,这小半截灯烛,就够要她小命十几回了。

    圣旨将她赐婚给楚墨尘冲喜,楚墨尘来一趟,眼睛就好了一半,可见她冲喜真的有效,只要她死了,楚墨尘另外一只眼睛就不会好,他要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生不如死,镇南王必定痛苦一生,也算是达到报仇的目的,就是她倒霉催的,花轿还没上,二十万两影子都没摸着,更别提郡主的身份,就一命呜呼做了炮灰。

    雪雁受惊不轻,脸色苍白道,“这么大的事,奴婢去告诉侯爷和夫人。”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被明妧叫住了,“回来!”

    雪雁望着明妧,明妧道,“告诉他们有什么用,还能去成国公府替我讨公道不成,不过是多两个人担心。”

    人家徐娇是为撞马车登门赔礼道歉的,侯府拿着蜡烛登门质问,成国公府肯定会倒打一耙,说她污蔑徐娇,到时候公道讨不了,还会结怨。

    喜儿嘟嘴道,“难道就这样算了?”

    要不是姑娘福大命大,她们都要跟着姑娘一起死,这口气,姑娘忍得,她们还忍不下呢。

    算了?

    芝麻绿豆大的事,她可以算了,攸关性命,岂能算了。

    她的命是爹娘给的,岂是他们想拿走便拿走的?!

    “明天,把蜡烛给镇南王世子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