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天坑
    ,精彩小说免费!

    送蜡烛的重任,明妧交给喜儿去办,结果这丫鬟一大清早出门,明妧午饭都吃完了,还不见她回来。

    迟迟不归,明妧都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见雪雁频频张望,明妧还宽慰她道,“许是贪玩,在街上多转了两圈。”

    刚说完,外院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雪雁道,“是喜儿的脚步声。”

    说着,她迎上去,就见喜儿手里卷了几张纸,她问道,“怎么去那么久才回?”

    喜儿走进来,道,“蜡烛有毒,我哪敢随便交给镇南王府的小厮代送,我见到镇南王世子,才把蜡烛给他的。”

    镇南王世子又不会医术,万一没发现蜡烛有毒,以为是姑娘送给他的,夜里点上……一觉去见了阎王爷,喜儿都不敢想后果。

    明妧暗点头,办事仔细,雪雁就问道,“那镇南王世子可说什么了?”

    喜儿就等着人问呢,当下眉飞色舞的说起经过来,她笑的合不拢嘴,明妧却是一脑门黑线。

    昨天,楚墨尘让人给她送了一堆字帖来,又说她屠夫心的话,今儿,她就让喜儿送锦盒去,楚墨尘以为她故意报复,他打开锦盒的时候,暗卫还害怕,说了一句,“爷小心!”

    显然是担心锦盒里装了什么毒虫毒蜘蛛之类的。

    可看到半截蜡烛,还是用过的,都不知所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想到那场面,喜儿就觉得可乐,她当时忍的可辛苦了,明妧扶着脑门问,“然后呢?”

    喜儿接着道,“然后,镇南王府老夫人派丫鬟请世子爷过去说话,当时有别的丫鬟在,奴婢不敢名言,只说这蜡烛不是用来点的,世子爷说姑娘的意思他懂。”

    “然后呢,”雪雁追问道。

    好吧,她是问喜儿她专程送蜡烛去镇南王府,镇南王世子给了她什么赏赐,结果喜儿道,“然后,镇南王世子就去见老夫人了啊,奴婢走的时候,镇南王府丫鬟小厮都在窃窃私语,说姑娘心狠手辣,要他们家世子爷的命,奴婢还不懂,结果上街上一看……”

    喜儿顿了顿,把手里拿着的一卷纸打开,道,“喏,街上这样的画都满天飞了。”

    可怜明妧正喝茶呢,看到喜儿手里拿了**张画,她一口茶喷老远。

    雪雁赶紧过来给她拍后背,明妧抬手阻拦,她伸了手,喜儿把画递到她手里。

    头一张是昨天明妧丢的信手涂鸦之作,下面有两张重复的,其他的都不同,有些颜色略有差别,大体不差,有些她压根就没画过。

    十八般酷刑,给镇南王世子都来了一遍。

    越看,明妧的眼皮子就越跳,这模仿创造的本事也忒强了点吧?

    本来镇南王府就反对娶她冲喜的,现在又闹这么一出,正好给了镇南王府那些反对之人幺蛾子的机会……

    这时候,外面跑进来一丫鬟,站在珠帘外禀告道,“姑娘,老太太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明妧看着手中画,顿觉头大。

    带着雪雁,明妧去了长晖院,绕过屏风,就看到屋子里坐着苏氏,还有二太太她们,手里都拿着几张纸。

    看到明妧进屋,苏氏一脸责怪,二太太她们则是看热闹的笑容,老太太脸沉着,扬了扬手里的画,声音冰冷道,“是你画的?”

    明妧摇头,“我画的都在抽屉里藏着……”

    老太太脸一哏,把画重重的拍在小几上,道,“你倒是敢作敢当!”

    明妧苦笑,不是她敢作敢当,而是她压根就没有机会否认,卫明依和谢婉华她们就在一旁站在,老太太直接开门见山的质问她,显然她们都是人证。

    眸光从卫明依她们几个脸上扫过,明妧淡淡道,“这画是我昨儿心血来潮画的,丫鬟说你们进过我书房,我就猜到你们看到桌子上的画了,一府姐妹,我自认没有得罪过你们,为何要这么坑我?”

    明妧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但她见不得卫明依她们幸灾乐祸的模样,别忘了,她们都是帮凶。

    卫明依急了,“我们是看到你桌子上的画了,但这些画不是我们画的!”

    明妧就道,“看过这画的除了喜儿和雪雁,就只有你们和成国公府大姑娘了,不是你们,难道是成国公府大姑娘要害我?”

    老太太眉头一皱,“成国公府大姑娘也看过这些画?”

    她是问卫明依的,卫明依扭着帕子不说话,老太太又看向谢婉华,谢婉华就道,“昨儿,大表姐去见九皇子,成国公府大姑娘想看看大表姐的书房,我们不好拦着,就陪她进去了,谁想到书桌上正好摆着大表姐的涂鸦之作……”

    谢婉华声音越说越小,因为老太太脸越来越沉,卫明依怕受罚,就道,“祖母,是成国公府大姑娘要去书房,我们想着大姐姐在,也不会阻拦,才带她去的,谁知道大姐姐对镇南王世子有这么大火气,当时,成国公府大姑娘看过后,一句话没说,我们也不好叮嘱她什么,谁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卫明依话音未落,四太太就嗔怪道,“不得胡说!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是成国公府大姑娘让人把画丢的满大街都是,你这样说,就是败坏人家姑娘的名声。”

    二太太坐在一旁,神情晦暗莫测。

    明妧主动要嫁给镇南王世子,本就耐人寻味,还以为她是移情别恋,没想到暗戳戳这么想弄死镇南王世子,难道是为了帮四皇子?

    卫明依被数落的委屈,要是早知道,她们也不会带人进书房,这事不能怪她们。

    可先前卫明柔进书房在前,明妧发了回脾气了,这才过了几天,又进去,这事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四太太道,“现在这画传的满大街都是,镇南王府肯定有所耳闻,这话虽然画的很有趣,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镇南王世子。”

    坐在轮椅上,还蒙着一只眼睛,不是镇南王世子,还能是谁?

    苏氏看着手上的画,上头一穿着大红嫁衣的姑娘,拿鞭子抽镇南王世子,抽的他泪流满面,想说这画中姑娘不是明妧,她都说不出口,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见屋子里没人说话,明妧就道,“虽然画上画的是我和镇南王世子,但闹到满大街都是,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镇南王驰骋沙场,用兵如神,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府里火急火燎的,反倒不打自招。

    老太太也知道这道理,但是,“你既然这么恨不得镇南王世子去死,为何又选择嫁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