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见识
    ,精彩小说免费!

    再说明妧,气呼呼的走开,在花园里晃荡,四下空旷,没有树可躲,懒得见他。

    明妧逛了一圈,腿有些酸,便打算回菡萏苑,那边喜儿跑过来,跑的急切,小脸通红,还有些气喘吁吁。

    雪雁见了,就道,“跑这么急,出什么事了吗?”

    喜儿摇头如拨浪鼓,“没出事,只是方才镇南王世子来书房找姑娘,姑娘迟迟没回去,他问我蜡烛的事,奴婢知道的都告诉他了,他说会替姑娘报仇。”

    雪雁望着明妧,高兴道,“姑娘,你就别生镇南王世子的气了,他给你出气呢。”

    那不是他应该做的吗,难不成还要她谢谢他?

    虽然明妧心中不忿,但怒气已然不知不觉消了三分。

    喜儿懵懵懂懂道,“镇南王世子惹姑娘不高兴了?”

    说起这事,雪雁就忍不住想责怪喜儿,巴巴的跑一趟,怎么话都没说清楚,叫人家误会了,但是误会的事又不便说,只能转移话题道,“镇南王世子可还说了别的?”

    喜儿点头,如小鸡啄米般道,“镇南王世子说姑娘不喜欢练字就算了,丑点就丑点,他不嫌弃。”

    多好说话的世子爷啊,姑娘可真有福气,喜儿一脸艳羡,但这样的福气却是把明妧气的够呛。

    回了书房,明妧就发现她书桌上的字帖不见了,她问道,“我的字帖呢?”

    喜儿欢快道,“镇南王世子带走了啊。”

    在喜儿眼里,镇南王世子是用行动表示她家姑娘不用练字了,不是嘴上说的好听,明妧觉得丫鬟傻到一种境界了,她指着旁边厚厚一摞字帖问,“那些怎么不带走?”

    那些才是他的诚意!

    喜儿呀了一声叫着,懊悔道,“奴婢应该叫暗卫把那些一起带走的。”

    那样,她就不用写了。

    喜儿小心翼翼的问,“要不……奴婢给他送回去?”

    明妧内伤。

    这么呆萌的丫鬟谁要,倒贴钱打包快递送给她。

    沉香轩。

    楚墨尘回屋后,赵风手里还拿着好几本字帖,问道,“爷,这些字帖怎么办?”

    “烧了。”

    这一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书房内,喜儿在研墨,明妧在翻看医书,偶尔提笔沾墨在书上写写画画,旁边还摆了好几本《医典》。

    对于自家姑娘不爱惜书,在上头涂鸦的毛病,喜儿心疼啊,书很贵的,就算有银子了,也不能这么浪费,更重要的是,这些书都是表少爷送的,是一番心意,这样糟蹋,也不怕表少爷伤心,还有最最重要的是,苏老太爷爱惜书本,要是知道姑娘这样做,非得劈头盖脸一顿痛骂不可。

    喜儿纠结要不要劝劝明妧,结果明妧把笔放下,问道,“上回表少爷说清雅轩哪一天开张来着?”

    喜儿麻溜的应道,“还有七天。”

    明妧点点头,“七天时间,差不多够了。”

    喜儿又一脸茫然,什么差不多够了,只见明妧把书合上,道,“把这些书送去给表少爷,告诉他,这些书不准确和错的地方,我都矫正了。”

    书上还有错的吗?

    而且姑娘还会矫正?

    喜儿担忧道,“姑娘,你确定自己矫正的都是对的吗,这可是医书,清雅轩卖给大夫,回头人家给人治病,弄错了是会死人的。”

    明妧揉着酸涩的颈脖,看了喜儿一眼,“我的医术,你不放心?”

    喜儿呐呐。

    姑娘的医术,赵院正都说高超,她能不放心吗,可是,姑娘以前没看过医书啊,这事没人比她和雪雁知道的更清楚了。

    总觉得现在的姑娘不是她家姑娘,可分明又是她家姑娘,这种感觉实在是奇怪,她为什么会怀疑姑娘呢?

    明妧见她不说话,就道,“不愿意去?”

    喜儿连连摇头,“奴婢这就去,姑娘坐了半天,小心累着了,让雪雁陪您去花园逛逛吧。”

    明妧是有些累了,怕字丑丢人,她努力写的漂亮,格外的辛苦。

    花园里,清风徐徐,淡淡的花香钻入鼻中,驱扫疲倦。

    往前走了会儿,就听到一阵欢笑声传来,偶尔夹在了几声清脆的银铃声。

    明妧寻声望去,就见卫明依她们在那里扑蝶,玲珑身量穿梭百花丛中,却是片叶不沾身。

    明妧挑眉,没听喜儿说老太太免了她们责罚,便惊叹道,“两百篇家规,这么快就抄好了?”

    这些人,写字速度是有多快。

    雪雁捂嘴一笑,知道她家姑娘肯定是羡慕了,便看着那边穿着一袭淡紫色裙裳,猫着身子轻嗅花香的姑娘道,“那是郑家表姑娘,四姑娘一挨罚,和她玩的好的姑娘就会来找她玩。”

    还有这样的操作,明妧表示又长见识了。

    赶明儿她被罚抄禁足,也送信给苏家,让苏梨她们来找她玩,能出来晃荡半天,总比闷在屋子里哪都去不了好,只是,这样不丢脸吗?

    刚这样想,雪雁就给了明妧一个说的通的解释,“平常,四姑娘也去帮别人解围。”

    互惠互利,互帮互助,谁也别笑话谁。

    那边,卫明依扑了半天,一只蝴蝶也没逮到,没了兴致,把手里的扑蝶兜往地上一扔,道,“没意思,花园天天逛,哪里新长了根草我都知道。”

    郑表姑娘回头,手里拿着一朵海棠花,笑道,“要不,我们去逛街?”

    卫明依忙不迭的点头。

    然后,她们就出去逛街了,走之前还瞥了丫鬟一眼,丫鬟会意,就往长晖院方向跑。

    雪雁解释道,“丫鬟会去和老太太说,是表姑娘硬要拉着五姑娘去逛街,五姑娘不好拒绝,等回来再继续抄家规。”

    说完,见明妧望着远处不说话,雪雁道,“姑娘,你在想什么?”

    明妧收回眸光,手摸着牡丹花瓣,淡淡道,“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府里的姐妹总是把长辈的话当耳旁风了,原来就是这样一步步纵容的,如此松散的家规,怎么可能养的出懂规矩守礼仪的大家闺秀?”

    连雪雁都看的透的道理,明妧不信老太太会不懂,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往后,指望家规处罚,让卫明依她们长记性还是省省吧,除了激怒她们给自己拉仇恨,一点效果也没有。

    两主仆随便聊了几句,谁也没注意到一旁丫鬟搬了盆花路过,侧目往这边看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