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道谢
    ,精彩小说免费!

    咳咳!

    明妧被这消息震的,嘴里的糕点喷了手中的书和桌子上都是。

    喜儿也是嘴角抽抽,这世上还有这么巧合的事了,杜撰的江湖郎中还真有,穿的朴素,甚至可以说一点都不出彩,唯独腰间挂一碧玉葫芦,这是脑子有病的人才会这么打扮啊,居然还真有……

    “然后呢?”喜儿一双眼睛睁的圆圆的问道。

    “那江湖郎中一进城,侯府和成国公府的人就看见他了,成国公府更着急一些,就将江湖郎中请回去了,侯府小厮就在成国公府外等着,等治病完,就请回府了。”

    那是真的江湖郎中,极有可能是骗子啊,请回府做什么?

    “府里有人病了吗?”明妧问道。

    海棠望着她,道,“姑娘,你忘了,二姑娘还病着呢,随便药膏都那么有效,医术肯定高超,救治二姑娘不再话下,还有江湖郎中,行踪飘忽不定,多买些药膏以备不时之需也好啊。”

    这样想法是对的,但是她不想做这个冤大头啊。

    而且药胡乱吃,是会死人的。

    她胡诌骗人,万一因此出了什么事,她良心怎么过的去?

    “等江湖郎中进了府,记得禀告我,我也去看看。”

    海棠应下。

    明妧一边看书,一边等,一个时辰过去,还没有江湖郎中进府的消息,明妧就有些坐不住了,带着喜儿去了长晖院。

    除了她,都在等,而且都等的有些不耐烦。

    四太太最性急,道,“不过就是买点药膏,怎么会耽误这么久?”

    “再等等吧,成国公府总不至于明知道侯府也要请郎中治病,还把人扣下,”老太太道。

    明妧进屋请了安,然后坐在一旁。

    刚坐下,外面跑进来一丫鬟,气喘吁吁,二太太急道,“可是江湖郎中请来了?”

    丫鬟摇头如拨浪鼓,“人没来。”

    二太太脸就沉了,“成国公府不放人?”

    丫鬟再摇头,“也不是,府里小厮请江湖郎中上马车,谁想到下马车的时候,马车里压根就没人,凭空消失了。”

    真是大白天活见鬼,小厮都下坏了,没瞧见有人出马车,人就那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

    苏氏眉头拧着,道,“江湖郎中给成国公府大太太治病了?”

    丫鬟点头,“看过了,听成国公府管事的说,江湖郎中医术不错,不输给太医,就是要价高,要了八千两的诊金,还说是亲民价。”

    明妧,“……”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

    喜儿扭着小眉头看着明妧,真的,要不是她寸步不离的跟着姑娘,她都要怀疑那江湖郎中是不是她家姑娘了。

    那边,几位太太的话,听得明妧嘴角抽抽。

    “治病要八千两?这是大夫,还是土匪呢,这么多钱都够咱们侯府上下几百口人看几年的病了!”四太太嗤之以鼻。

    三太太也道,“虽说医术高,诊金要的高一点不过分,可八千两,这也太过分点儿。”

    喜儿在一旁拿小眼神戳明妧,仿佛在说,姑娘,你听听,都说你诊金要的太高太过分了。

    明妧脸黑成锅底。

    她要八千两怎么了,难道镇南王世子一条腿不值八千两?

    她穿越到这里给人治病,关是路费,他们就都付不起!

    苏氏则道,“虽然诊金高,但医术要是好,这钱也得掏啊,只是怎么不来侯府,怕我侯府掏不起?”

    二太太看了苏氏一眼,又瞥向那边明妧,猛然站起来道,“怕是遇到骗子了!”

    所有人都望着她,二太太就道,“明妧见过江湖郎中,要是假的,一来就会被戳破,别说从咱们侯府挣一笔,就是成国公府的八千两他也保不住,见好就收,赶紧溜了。”

    四太太点头道,“二嫂说的有理,这事我得赶紧去告诉成国公府一声。”

    说完,她抬脚就走。

    二太太脸都紫了,没见过四太太这么会捡便宜的。

    “等这么半天,没想到竟是个骗子,”三太太失望道。

    苏氏则道,“没像成国公府似的上当,已经是万幸。”

    “但愿成国公府大太太没事,”老太太拨弄佛珠道。

    明妧坐在一旁,想到亲民价,心想如果真是楚墨尘的人,那成国公府大太太可就要倒霉了。

    待了会儿,大家就都散了。

    一个多时辰后,四太太才从成国公府回来,当然也带回来成国公府大太太的惨状。

    四太太没有耽搁,紧赶慢赶的到了成国公府,把江湖郎中可能是骗子的事一说,丫鬟赶紧禀告成国公府大太太,把脸上涂抹的药膏都洗掉,可还是晚了。

    成国公府大太太脸又痛又痒,肿成了猪头。

    太医检查药膏,发现里面被人下了毒,而且是他没法解的毒,成国公府大太太疼的在床上打滚,四太太没忍心看,赶紧告辞回府。

    海棠禀告,喜儿就拿两眼睨着明妧,这毒药怎么和姑娘形容的那么像呢,据说要疼三天三夜……

    可这药粉,不是给了九皇子吗?

    如果说之前还觉得可能是凑巧,现在几乎可以肯定是楚墨尘的杰作了。

    对此,明妧只想说四个字:干的漂亮!

    ……

    这一天,阳光明媚,清风徐徐。

    花园内,明妧坐在秋千上晃荡着,眼前百花争妍,花香袭人。

    明妧靠着秋千绳索,迷迷糊糊竟然睡着了。

    喜儿站在身后,小心看着,唯恐明妧一个不小心,身子往后一仰,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

    远处,有欢快脚步声传来,喜儿望过去,就见二姑娘卫明蕙和四儿手里拿着一朵牡丹花走过来,喜儿示意她们慢点儿,不要吵着她家姑娘睡觉。

    卫明蕙脚步放轻,她说不了话,但是这些天明显脸上笑容多了,四儿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喜儿看着她,问道,“你屁股伤好了?”

    四儿连连点头,“你带给我的药膏效果可好了,现在一点都不疼了,外头风大,你怎么让大姑娘就在秋千上睡?”

    喜儿一脸无奈,“姑娘觉得日子太无聊,想出府玩,夫人不同意。”

    五姑娘就是因为出府,才被老太太惩罚加倍,大姑娘又定了亲,本就不应该抛头露面,夫人肯定不会让她出府的。

    想到出府,四儿也是一脸神往,她整日跟着卫明蕙,连院门都很少出,何况是出府了,一年能出去一两回,做梦都能笑醒了,月例都攒着,没处花,她望着喜儿道,“你要跟大姑娘出府,帮我买几朵簪花,还有糖葫芦和糖人。”

    喜儿欢快的应下,随即又垂头丧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府呢。”

    然后两丫鬟就旁若如人的聊着街上的热闹,两人说的小声,谁也没注意到一旁卫明蕙露出的神往和憧憬。

    正聊到牡丹花酱,之前喜儿做了牡丹花酱,明妧让她给卫明蕙送了些去,四儿尝了一点,觉得好吃极了,想起来还齿颊留香,她家姑娘也喜欢,问喜儿什么时候再做,她帮忙打下手。

    喜儿摇头道,“周妈妈不许我再打牡丹花的主意,说我再做,就揪掉我耳朵,我可不敢了。”

    正聊着呢,那边雪雁走过来,喜儿见了就道,“你不是随周妈妈去绣房了吗,怎么过来了?”

    雪雁就道,“周妈妈回菡萏苑了,我来找姑娘。”

    明妧身子一动,秋千晃了一下,将她惊醒,雪雁道,“姑娘醒了?”

    明妧点头,还有些睡眸惺忪,雪雁就道,“刚刚,成国公府管事嬷嬷又来侯府了。”

    闻言,明妧轻挑秀眉,怎么又来了,“这一回是做什么?”

    “和上回一样,还是道谢。”

    明妧怔住,怎么会是道谢呢,不是说成国公府请了假的江湖郎中,疼的在床上打滚吗,难道是谢四太太及时告知?这倒是有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