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质疑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这样猜测,然而结果却令她吃惊,雪雁道,“成国公府管事嬷嬷说,那江湖郎中是真的,给成国公府大太太抹的药,虽然让她疼的难受,但确实有效,成国公府大太太现在情况稳定,脸上也能确保不会留疤。”

    这还真是邪了门了,她学医多年,还不知道什么样祛伤疤的药有效,却是让人疼的在床上打滚的。

    成国公府身为受害者,不愤怒,却说有效,还真是耐人寻味,难道是想麻痹那江湖郎中,好让他掉以轻心,再出来招摇撞骗,然后将其一举抓获?

    只是这样的伎俩未免把人想的太蠢了点吧,药膏有没有效,没人比江湖郎中更清楚了。

    长晖院,成国公府管事嬷嬷道谢,四太太惭愧,“倒是我多事,火急火燎的跑去,耽误徐大太太治脸了。”

    管事嬷嬷道,“四太太可不能这么说,你也是一番好心,府上的心意,太太铭记于心,将来如有需要,成国公府一定帮忙。”

    说完,管事嬷嬷福身告辞。

    沉香轩。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一脚搭在小几上,赵风帮忙上药,黑乎乎的药膏,和他白皙的皮肤对比鲜明。

    刚涂完药,外面赵烈进来,道,“爷,你的脚涂药后,有好转吗?”

    楚墨尘妖魅的凤眸看着黑漆漆的药膏,淡声道,“不明显。”

    赵风看了赵烈一眼,道,“卫大姑娘的医术,你不用怀疑。”

    不是他不相信,而是……

    “成国公府大太太脸已经不疼了。”

    赵风望着他,一脸吃惊,“这么快?”

    不是说要疼三天三夜吗,这才一天啊,这折扣打的也太多了点吧。

    赵烈点头,“我去成国公府看过,徐大太太的确好转了许多。”

    难道是她骗九皇子的,她既然给了九皇子毒药,就没有必要骗他。

    “去问问她。”

    明妧从花园闲逛回屋,有些口渴,正给自己倒茶,这时候敲窗户声传来,只有楚墨尘的暗卫会敲窗户,明妧忙把茶壶放下,走了过去。

    暗卫不敢直接质疑明妧的医术,他看的出来,卫大姑娘脾气不是很好,只能委婉道,“卫姑娘给九皇子的药粉,除了解药,还有别的办法能解吗?”

    再委婉,也瞒不过明妧,她轻哼一声,“你家主子是在怀疑我的医术?”

    赵风默然。

    明妧淡淡道,“让你家主子涂点试试,不疼三天,我跟他姓。”

    赵风望着明妧,眉头轻扭,卫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承认了吗?

    喜儿在一旁,拽明妧衣袖,“姑娘,一出嫁,你就要跟镇南王世子姓了。”

    明妧,“……”

    忘了,这是古代,女子一出嫁,就要冠上夫姓。

    暗翻一白眼,明妧将尴尬化于无形,道,“我调制的毒什么毒性,没人比我更清楚,成国公府大太太的脸却好转了,还特意登门道谢,这其中一定有问题,有机会,我一定会查,替我转告你主子一声,我既然收了你家主子诊金,还有镇南王府二十万两等着我,让他放一百二十颗心,我一定会帮他站起来。”

    赵风走后,明妧就坐在那里发呆,这件事,明妧实在想不通。

    如果说成国公府请到了更高明的大夫,那为什么要把功劳算在定北侯府头上?

    欠的人情可是要还的。

    见她不说话,喜儿伸手在她跟前晃,“姑娘?”

    明妧拍脑门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让暗卫帮我拿一点成国公府大太太用的药膏呢?”

    喜儿就道,“要不,奴婢去镇南王府找他?”

    话音未落,窗外有声音传来,“属下这就去。”

    明妧,“……”

    喜儿吃惊,“他怎么没走?”

    明妧望着喜儿,这丫鬟这回放聪明了,片刻就反应了过来,“他在偷听!”

    喜儿说的大声,外面,海棠走过来,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谁在偷听?

    海棠还特意四下看了一眼,喜儿不比她受惊轻,问道,“有事禀告?”

    海棠点头,道,“穆王府清宜郡主给你送了帖子来,在老太太那里,让你去长晖院一趟。”

    明妧脑袋里就浮现清宜郡主的模样,受过人恩惠,明妧对她印象极好,清宜郡主给她送请帖,莫不是邀请她去穆王府品茗赏花吧?

    这不就有机会出府了么?

    心情好,明妧轻快了脚步出了菡萏苑,走到半路,喜儿眼尖,看见了四儿和卫明蕙,两人往那边小道走。

    急于去长晖院,喜儿也没叫她们,只望着明妧道,“那边荒凉,二姑娘和四儿去那边做什么?”

    明妧望过去,只捕捉到一袭碧影。

    长晖院,内屋。

    明妧绕过屏风,就看到了坐在罗汉榻上的老太太,她手里正拿着一张描金请帖。

    除了老太太,二太太和四太太也在,看到明妧进来,脸上都带了些疑惑和审度。

    明妧从容不迫的上前请安,老太太望着她,问道,“你认得穆王府清宜郡主?”

    明妧点头,“见过两回。”

    四太太有些吃惊,笑道,“你极少出门,怎么会见过清宜郡主,还见过两回?”

    这种审问犯人的语气,明妧颇不喜,她道,“上回去佛光寺,第一次见到清宜郡主,后来进宫,又见到她了,我连皇上都见过,见到清宜郡主很奇怪吗?”

    四太太被反问的嗓子一堵,不再说话。

    老太太嗔了明妧一眼,把帖子递给她道,“这是拜贴,明儿清宜郡主来拜访你。”

    一抹淡淡的失望袭来,怎么会是拜贴啊,她有什么好拜访的?

    那点小失落,没人察觉,老太太把她叫来,叮嘱道,“清宜郡主身份不同寻常,穆王是皇上除了靖王之外,最信任的亲王,穆王妃出身护国公府,是皇上的亲表妹,清宜郡主虽是郡主的身份,比公主也不差什么,她亲自写了拜贴来拜访你,是看重你,绝不可慢待。”

    这么尊贵的身份,就更应该送请帖,让她跑这一趟啊,明妧心中嚎叫,脸上一脸荣幸之至,道,“明妧谨遵祖母教诲。”

    然后,老太太就吩咐大厨房,明儿多准备几样点心,想着清宜郡主会去明妧闺阁小坐片刻,这待客的茶不能跌了档次,特意将她最爱的君山毛峰封了三两给明妧,还有屋子里的摆设,要雅致,那些缺口的瓷器一定不要藏着,免得叫人见了笑话。

    不放心她,老太太还让珊瑚去检查,慎重程度,明妧都恍惚觉得她是要迎接皇上大驾光临,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一通安排完,然后四太太就道,“清宜郡主来,明依她们却禁足在屋子里抄家规,只让明妧一人招呼,是不是不妥?”

    要是以往,老太太肯定让卫明依出来招待宾客了,只是明妧说侯府规矩懒散,虽然是丫鬟传到她耳朵里,但她仔细想过,确实懒散。

    老太太端茶轻啜,一句话没说。

    没点头,也没有摇头,四太太也摸不准老太太在想什么,没敢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