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琢磨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被质疑了,但明妧镇定的很,精致的脸上勾起一抹淡笑,道,“我是从别处看来,自己瞎琢磨的,并没人教过我。”

    至于这个别处,可以是悬崖底下,也可以是苏家,就看她们自己猜测了。

    不给她们刨根问底的机会,明妧继续道,“我的画不像山水画,讲究布局留白和意境,怎么可爱有趣怎么来,稍微有些作画功底的人,一学就会。”

    这话,也没人可以反驳。

    成国公府大姑娘不过是在书房看了她的画,拿了一张走,才一夜,她的画就推陈出新,满京都乱飞了,可见作画之容易。

    清宜郡主说不爱画画,却不是一点功底都没有,她的画在明妧看来很不错了,人家只是谦虚,或者说,比起画画,她更喜欢做其他的事。

    而且清宜郡主很聪慧,一点就会,同样在听,她领略七分了,卫明依她们才明白三分,左右明妧只教清宜郡主,卫明依她们起初要跟着学,见明妧只顾着清宜郡主,不管她们,干脆不学了。

    一个多时辰,清宜郡主就学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就看自己领会了,卫明依捧着她道,“清宜郡主天资聪颖,这才学了多久,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清宜郡主没想到学会这么简单,高兴道,“都是师父教的好,毫不保留的教我,我还担心要学一两个月呢,我没什么耐性,方才来菡萏苑的路上,我还在想明妧姐姐回头出嫁了,我要不要跟去镇南王府向你请教。”

    亲昵的称呼明妧姐姐,卫明依她们心底妒忌的小泡往上涌,心口堵的慌。

    叫一个半傻子之名盛传京都的人叫姐姐,也不怕丢了她堂堂穆王府郡主的身份。

    清宜郡主和明妧有说不完的话,丫鬟胭脂见时辰不早,提醒道,“郡主,咱们该回府了。”

    清宜郡主看了眼沙漏,有些惊讶道,“都来这么久了?”

    清宜郡主赶紧起身,明妧还想着要不要留她用午饭,见她着急,便没有多留,和卫明依几个送她出府。

    过了垂花门,又往前走了会儿,就到王府大门了,清宜郡主依依不舍道,“过几日,我穆王府荷花盛开,举办赏荷宴,到时候会邀请不少大家闺秀和世家少爷参加,我给你下帖子,你可一定要来啊。”

    明妧点头应下。

    那边,车夫牵着马车过来,马蹄得得,明妧随声望过去,然后眼睛就睁圆了,眉头拧的没边了。

    马车奢华,车身蒙着绸缎,车盖四周坠着流苏,四角挂着银铃,清风吹来,流苏摇曳,银铃清脆。

    但叫明妧蹙眉的不是马车,而是马车后跟着的人。

    瞥一眼,只见那姑娘穿着一袭淡碧色裙裳,螓首蛾眉,钟灵毓秀,亭亭玉立。

    和明妧四目相对,一瞬间,那姑娘就把脑袋给低了下去。

    但明妧还是认出了她。

    卫明蕙。

    她怎么出府了?

    而且还是步行,二太太和老太太连她坐马车都不会同意,又怎么允许她只带着丫鬟就出去……

    刚这样想,明妧就把这话给收了回来,因为丫鬟后头还跟着一小厮,只是神色得意,一看就立了大功,等着领赏的模样。

    不止明妧,谢婉华也看见了,她低呼道,“二表妹她……”

    真是胆大包天啊,二舅母本来就不大喜欢他,她居然敢偷溜出府。

    很快,卫明蕙就走了过来,近前了,大家才发现她裙裳上沾了些泥巴,青丝微乱,上面还沾了一根杂草。

    卫明绮多看了一眼,四儿后知后觉,赶紧给拿了下来,脸色苍白的她,整个人缩成了两个字:懊悔。

    清宜郡主嘴巴张大,从谢婉华嘴里,可知卫明蕙的身份,定北侯府二姑娘,那位小时候因为高烧哑巴了的姑娘,没想到她竟然没有自怨自怜,而是做出偷溜出府这样胆大之事。

    不过,偷溜出府……这事她也干过,只是她贵为郡主,抓她的又是大哥,她非但不怕,还趁机撒娇,要大哥帮她隐瞒,卫二姑娘这样,一看就要挨罚。

    清宜郡主庆幸自己之余,对卫明蕙多了几分心疼。

    小厮向明妧几个见礼,然后领着卫明蕙她们进府,卫明蕙说不出来话,四儿瘪瘪的望着明妧,“大姑娘,救命……”

    明妧头大。

    明知道自己的处境,为何还要做铤而走险的事呢,难道为了自由,连命都可以不要?

    明妧望着清宜郡主,清冽明净的眸底带了几分祈求,清宜郡主灵动的大眼眨巴眨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回头明妧姐姐把二姑娘也带去我穆王府参加宴会吧,她看着也挺讨喜的。”

    明妧正要点头,那边卫明依就道,“多谢郡主的美意,但二伯母和祖母不会让她出府的。”

    她好不容易帮卫明蕙求情,她倒好,在前面横拦一脚,明妧不虞道,“五妹妹怎么就知道祖母一定不会同意?”

    怎么知道的?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绝无可能!

    就偷溜出府这一条,至少要禁足一个月,不许她们在禁足的时候跑出府,忤逆长辈,就允许二姐姐出去吗,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想的倒美,何况她还不能说话,出去只会丢人现眼!

    明妧就是知道禁足之后,不能出府,所以才先替卫明蕙求情,凡事要讲个先来后到,虽然她不赞同卫明蕙偷溜出府,但一个被关在府里十几年的人,想出去走走晃晃的心,谁也不能说她错了。

    再者,明妧也不是真的带卫明蕙去参加宴会,而是想借此让大家知道,卫明蕙完全可以出府闲逛,外人都觉得她讨喜,不会丢侯府的人,侯府这些骨肉至亲反倒轻视她,说的过去吗?

    清宜郡主见她们快要吵起来了,忙道,“我就先回府了,回头把帖子送来。”

    至于明妧能不能带卫明蕙去,她就无能为力了。

    等清宜郡主坐马车离开,明妧几个就赶去了长晖院。

    卫明蕙和四儿跪在地上,四儿脑袋低的都恨不得钻地里去,这丫鬟也是倒霉,屁股挨了板子还没好几天,少不了又要挨一顿毒打了。

    老太太气的脸都紫了,苏氏在一旁劝她息怒,明妧她们进屋后,还没见礼,二太太就来了,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冲着四儿的,“定是这没规矩的丫鬟怂恿的,拖出去杖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