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心酸
    ,精彩小说免费!

    四儿吓的脸色惨白,连连磕头认错,光洁的额头磕在青石地面上,发出咚咚声,明妧都不忍心看。

    苏氏不忍道,“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明蕙不会说话,除了四儿,这府里还有谁懂她的意思,你把四儿杖毙了,谁来照顾明蕙?”

    二太太是铁了心要杖毙四儿,她道,“这府里能伺候人的丫鬟婆子多了去,不差她一个,这丫鬟就是仗着自己懂明蕙的意思,所以行事越发有恃无恐,这丫鬟,我留不得她在明蕙身边伺候。”

    明妧走到四儿身边,拉起她道,“好了,先别磕头,有什么事先说清楚,你们为何要偷溜出府,又是怎么偷溜出府的?”

    明妧站的位置,正好把二太太挡住,说完,她嘴巴微张了张,吐出三个无声字。

    四儿额头都磕出淤青来,她抹掉眼泪望着老太太道,“老太太息怒,二姑娘执意要出府,奴婢拦不住,二姑娘虽然说不出来话,但论孝心,她比谁都不差,知道二老爷寿辰在即,她想给二老爷准备一份寿礼。

    二姑娘不会做针线,不会做手工,就想拿攒的月钱出府买一份,聊表心意,只是二姑娘说不了话,知道府里不许她出府,怕她出去丢了侯府的人,不敢和二太太说,这才带着奴婢偷偷钻狗洞出去的,她一番孝心,奴婢也不好阻拦……”

    这一番话,听得人心酸。

    头一个就是苏氏,她心最软,见二太太脸色冷沉,一点都不为所动,就道,“二弟妹,明蕙虽然和丫鬟偷溜出府这事做的不对,但她对二弟的一番孝心,这没有错。”

    二太太心肠冷硬道,“她好好的待在院子里,就是对我和老爷最大的孝顺了!”

    卫明蕙泪流满面,头低着,豆大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下来,哭的苏氏心疼。

    她走到她身边,拿帕子帮她擦眼泪,道,“好了,别哭了。”

    卫明蕙扑倒在苏氏怀里哭,为什么劝她的总是大伯母,娘亲只会对她说些戳心窝子的话。

    那抽泣声样子,实在是扎眼,二太太道,“大嫂,你就惯着她吧,今儿是小厮眼尖瞧见了,就她们主仆两个上街,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今儿之事,必须严惩!”

    卫明蕙不会说话,但姿色不输给谁,万一被人拐卖到了花楼,那定北侯府就颜面扫地了。

    这事,老太太也觉得不能姑息,而且她们是不是第一次出府,谁知道?

    四儿保证是第一次,那边荒芜小院有个狗洞,昨天还拿锄头给挖开了些,她们才能爬出去的。

    想到这事,明妧就自责,昨天喜儿还纳闷她们往那边跑做什么,她有机会阻止的。

    明妧看了二太太一眼,望着老太太道,“祖母,这回二妹妹做的不对,我不帮她求情,但容明妧说几句心里话,二妹妹是不会说话,但这不是她的错,整日将她关在府里,闷都给闷坏了,要是能正大光明的出去,谁喜欢钻狗洞偷偷摸摸?

    偷偷溜出府给父亲买礼物贺寿,谁听到不夸一句孝顺,叫人心疼?往后咱们姐妹出府,不论是逛街还是参加宴会,您允许我们带上二妹妹吧。”

    卫明依站在一旁,拿眼睛瞪明妧,请把们字去掉,她可不想出去逛街,身边还带个累赘!

    四太太听了就道,“你二妹妹说不了话,谁府上愿意招呼她,带她去,没人惹主人家不快。”

    谢婉华就道,“方才清宜郡主让大表姐带二表妹去参加穆王府赏荷宴呢。”

    四太太嗓子一噎,她刚说没人,清宜郡主就邀请卫明蕙了,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苏氏就道,“连清宜郡主都邀请明蕙,说明明蕙讨人喜欢,把她拘在府里,像关犯人似的,确实过于狠心了,不说次次,偶尔出去逛逛,她心情也开朗些。”

    老太太点点头,道,“今儿之事,念在她孝心可嘉的份上,我就不罚她了,这丫鬟不知道劝阻主子,一味纵容,杖责二十,罚两个月月钱,下回再敢偷溜出府,谁也不许求情,直接杖毙!”

    四儿连连磕头,谢老太太开恩。

    老太太说完,就进来两粗使婆子把四儿拖出去杖责,歇斯底里的叫疼声传来,卫明蕙急的给老太太磕头,长眼睛的都知道是在替四儿求情。

    明妧把卫明蕙扶起来,朝她摇头。

    今天一出去就被小厮看见,是坏事,也是件好事。

    她想出去,可以和她说啊,她会帮她的,做这样铤而走险的事,她不赞同。

    卫明蕙感激的看着明妧,今儿要不是她帮忙,四儿这条命铁定保不住。

    二太太吩咐丫鬟道,“扶二姑娘回去歇息,这几天不许她随便出院门。”

    她比老太太要严格的多。

    卫明蕙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明妧打算告辞,结果老太太望着她,冷了脸道,“清宜郡主要向你请教学画,祖母不反对,但街上的事,你怎么能承认?”

    不是她把人往歪处想,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穆王府和镇南王府的交情,远比和侯府好,谁知道清宜郡主是不是以此为幌子,引她上钩的?

    明妧看了卫明依一眼,淡淡道,“祖母怪错人了,这事不是明妧承认的,是五妹妹她们替我承认的。”

    老太太额心一皱,看向卫明依几个的眼神就带了几分凌厉。

    她们讨好清宜郡主的心思,她懂,但不是什么事都能拿来讨好,这样卖了姐妹来博取权贵高兴,连姐妹都能出卖的人呢,但凡长了脑子的都知道这样的人不可深交。

    卫明依没想到老太太会不高兴,忙道,“祖母息怒,明依不擅长撒谎,清宜郡主一问,我就脱口而出,我不是有心的……”

    一句不是有意的,就能把过错都推干净吗?

    人家清宜郡主未必会觉得她是无心的!

    老太太呵斥道,“患从口入,祸从口出,说话做事之前,要三思而行,这样说话不经过大脑,以后就少说。”

    呵斥完卫明依,再就是卫明绮和谢婉华,她们一起去迎接清宜郡主,卫明依说话不经过大脑,她们跟在一旁也不知道阻止。

    老太太严厉起来,谁也不敢顶嘴,只能聆听教诲,再乖乖认错。

    “都给我回去好好反省!”老太太冷道。

    卫明依瘪着嘴,福身退下,只是转身时,用一双喷火的眼睛狠狠的瞪了明妧一眼。

    要不是明妧脾气好,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行事准则,直接点出来,她可就要多反省几天了。

    老太太乏了,明妧也福身告退。

    她和苏氏一起离开,等到无人处,苏氏伸手戳她脑门道,“你这脑袋瓜,倒是机灵。”

    明妧知道苏氏是在说她帮卫明蕙的事,挨着苏氏道,“还不是随了爹爹娘亲吗?”

    “你呀!”苏氏摇头,“在府里,你护着姐妹,娘不管你,到了镇南王府,可不能事事强出头。”

    “女儿知道。”

    母女两有说有笑的往前走了几十步,身后一丫鬟跑过来禀告,说是镇南王府派了人来,苏氏就去前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