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天真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回了菡萏苑,喜儿记挂四儿,拿了药膏去找她。

    等喜儿回来,明妧一本书才看了几页,见喜儿一脸笑容,雪雁道,“四儿都被打了,你怎么笑的这么高兴?”

    喜儿凑上前,捂嘴笑道,“四儿出府前,就做好了要挨板子的准备,裤子缝了夹层,再加上有夫人给婆子使眼色,板子打的响,但是没那么疼,伤的还没有上回严重,姑娘的药又管用,要不了几天就会好。”

    明妧一脸黑线,“知道会挨板子,还出去?”

    喜儿也是这么和四儿说的,结果四儿说比起挨板子,她觉得平安无事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出门前还特地翻了老黄历,上头说今日宜出门。

    这么天真……

    明妧哭笑不得,继续看书。

    ……

    清宜郡主临走前,说穆王府举办赏荷宴,会派人送帖子来邀请明妧参加,没想到第二天下午,请帖就送了来。

    宴会之日定下了,和清雅轩开张是同一日。

    得知消息时,明妧正在花园里喂鱼,阳光晒在湖面上,如一地的碎金,闪耀夺目。

    在蓝天白云下,湖畔清风中,惆怅自己少了一次出府的机会,再默默盘算能不能参加宴会和逛街两不误……

    叹息一声,起身带着喜儿去了长晖院,在岔道处,正好瞧见同样得知消息赶来的卫明依几个,只见她们白皙精致的脸上,灿笑如花。

    清宜郡主派人送了两份请帖来,一份是给明妧的,一份是给卫明依的。

    大红的请帖,看上去和侯府的没什么区别,但内里又大有不同,请帖左边空白处画了一个姑娘,手上拿着碧色莲叶做伞,遮挡太阳,左边是清隽小字,和拜贴一般无二,是清宜郡主的亲笔。

    卫明依的帖子很普通,看到明妧的上头还有画,不免有些妒忌。

    明妧看着请帖,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初来乍到,她什么都不懂,便道,“清宜郡主上回让我带二妹妹去参加赏荷宴,也没给她下帖子,我能带她去吗?”

    她这么说,卫明绮和谢婉华脸上的笑容就僵了几分。

    一般一张帖子最多只能去两个人,两张帖子,正好她们四个都去,现在明妧要带卫明蕙去,那就意味着卫明绮和谢婉华只能去一个了。

    她们一个是庶出三房的嫡女,一个是老太太的亲外孙女。

    论身份,应该卫明绮去,她才是定北侯府的女儿,但老太太肯定更喜欢谢婉华,卫明依十有**会为了讨好老太太,带谢婉华去,那她就去不了了。

    卫明绮和谢婉华互望一眼,都从彼此眸底看到了志在必得,偏偏让卫明蕙去是清宜郡主提的,她们都听见了。

    卫明绮就道,“大姐姐,你还真打算带二姐姐去参加啊?”

    明妧不知内情,只道,“不可以吗?”

    简简单单的问句,却是问的卫明绮嗓子一噎,她道,“那天你怕祖母和二婶罚二姐姐,给清宜郡主使眼色,我们都看见了,你才教了清宜郡主画画,她承了你的恩情,向着你,现在祖母和二伯母也没罚二姐姐了,你带她去,就不怕清宜郡主觉得你不识抬举吗?”

    明妧只是单纯的同情卫明蕙,见她想出府,想的都去钻狗洞了,倒霉催的,街没逛一步,还险些挨罚,她是卫明妧在侯府最好的玩伴,卫明依人不在了,她理应替她守护一二,希望能趁机带卫明蕙出去散散心,如果不可以,她也不会强求。

    但卫明绮的话叫她皱眉,一来是有些刺耳,二来她带卫明蕙出门,卫明依和谢婉华都没说什么,她为什么这么激动?

    明妧擅长观人脸色,方才她说带卫明蕙去穆王府,卫明绮和谢婉华的脸色就变了,谢婉华只是笑容减了几分,卫明绮则是紧张,卫明依则和没事人一样,拿着帖子左看右看,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明妧心下有了几分了然,道,“清宜郡主不是那样肤浅的人。”

    这话说的妙,不仅夸了清宜郡主,否决了卫明绮,而且还是说给老太太听的,如果老太太也不让卫明蕙出府,那她就是肤浅之人。

    老太太没想到明妧的嘴皮这么伶俐,居然还激将她这个做祖母的。

    有清宜郡主直接邀请在前,明妧觉得老太太答应的可能性很大,然而她算准了老太太,却忘了二太太。

    二太太迈步进来,道,“明蕙不会去穆王府参加赏荷宴。”

    卫明绮提到嗓子眼的心一松,卫明依嘟了嘟嘴,望着老太太道,“祖母,穆王府赏荷宴,不少人去参加呢,我正好有一套新衣裳还没穿过,上回出去挑头饰,什么也没买就回来了,明儿我打算出府……”

    话还没说完,老太太就打断她道,“这些天,都给我好好待在府里,不要到处乱跑。”

    卫明依撒娇道,“祖母……”

    不让她逛街,不让她买漂亮头饰,就是要她半条命。

    老太太不为所动,“连着两次出府都出了事,一点都不知道怕,想出府,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这话题就此打住,明妧拿了帖子,福身告退。

    等出了门,喜儿撅嘴道,“实在想不通二太太,清宜郡主都邀请二姑娘了,她为什么不许呢,姑娘怎么不说服她同意?”

    明妧正想说明知道劝了没有,何必多费唇舌,但见那边一穿着粉色裙裳的丫鬟走过,眸光一闪,明妧道,“其实我也没有真打算带二姑娘去穆王府,只是可怜她罢了,其实她不去也好,毕竟她不会说话,我执意带她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我难辞其咎,我难得出去玩,带她去,得全程看着她了,再说了,帖子就只有两张,带她去了,四姑娘和表姑娘就只能去一个,我这不是招人恨吗?”

    喜儿听了,就道,“姑娘考虑周全,但这话可不能当着二姑娘和四儿的面说,不然二姑娘非得伤心死不可。”

    明妧满意一笑,这丫鬟虽然是笨了那么一点儿,但心地善良。

    再说二太太,在长晖院陪着老太太小坐了会儿,一出院门,那穿着粉色裙裳的丫鬟就凑了上去,叽里呱啦,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只见二太太的脸冷了下来,“她当真这么说?”

    小丫鬟连连点头,“奴婢听的真真的,奴婢实在没想到,大姑娘是这样的人,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她只是想在清宜郡主跟前表现她的善良,对府里姐妹好而已。”

    二太太冷笑一声,又转身回了长晖院。

    明妧晃晃悠悠,闲庭踱步回了菡萏苑,拿了块红豆糕啃着,外面青杏就打了帘子进来道,“姑娘,老太太派人来传话,说她和二太太允许二姑娘去参加穆王府赏荷宴,她不会说话,几乎没出过门,让你多照看点儿。”

    青杏的禀告,让喜儿眼珠子都睁圆了,“二太太怎么会突然改主意呢?”

    青杏摇头,而明妧心情很好的喝茶。

    那淡笑如清晨雾霭的笑容,四儿恍然大悟,“姑娘真聪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