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荷包
    ,精彩小说免费!

    苏梨朝明妧一笑,仿佛一朵清妍梨花在她唇瓣绽放,她道,“本来我们是打算邀请表姐你去看清雅轩开张的,谁想到穆王府赏荷宴和清雅轩开张是同一天,还给大姐姐下了帖子,原定的计划只能作罢。”

    苏梨定了亲,穆王府就没有给她下帖子了,明妧是例外,因为京都认得她的人太少,清宜郡主承她恩惠,希望她能借着参加宴会的机会多结识些闺中好友,再者,明妧和一般姑娘毕竟不同,她指不定出嫁一年后就能以镇南王府郡主的身份再嫁呢?

    见明妧也有些惋惜,苏蔓就道,“清雅轩开张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意兴隆,咱们也只是远远的看一眼,终不过是借着开张的机会逛街罢了,赶明儿我们陪表姐四处逛逛,挑选陪嫁。”

    这个提议,大家一致赞同,包括丫鬟在内。

    闲聊几句后,苏梨望着明妧道,“表姐,你主意多,方才我们来之前,三哥让我问问你,清雅轩开张之日,要不要额外做点什么?现在街上也有人知道清雅轩开张,状元阁笑话苏家开张不了几天就会再关张,实在是气人。”

    苏家一群文人,儒雅君子,叫他们骂人那是铁定做不到的,忍气吞声又不甘心。

    明妧笑道,“与他们一般见识做什么,生意好不好,又不是他们说了算,现在都快要开张了,还没什么人知道这事,这可不行。”

    苏蔓啊了一声望着明妧,“为什么不行,回头鞭炮一放,不就知道清雅轩开张了吗?”

    明妧摇头,略微一思岑,示意苏蔓几个附耳过来,低语了几句。

    喜儿和雪雁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不懂姑娘为什么要小声,这屋子里又没外人。

    苏梨听了连连点头,道,“表姐这主意好,我们应该早点来找你的,时间不多,得赶紧去办了。”

    茶都还没喝一口就要走,至于急成这样吗?

    不过她们执意,明妧也就不强留,送她们出门。

    一脚迈出菡萏苑,苏蔓拍脑门道,“一着急,就容易忘事。”

    她把袖子里藏着的荷包递给明妧,道,“这是送表姐你的。”

    一看到那荷包,喜儿就惊艳道,“好漂亮的荷包!”

    精致的荷包,是用最艳丽的红色绸缎,上面绣着折枝梅花,栩栩如生。

    明妧也被惊艳到了,她伸手接过,熟悉的触感更叫她吃惊,“这是朝霞锦?”

    苏梨连连点头,“表姐一眼就看出来了,就是朝霞锦,那么美的绸缎,绣娘都不忍心下手,一点边角料都没舍得扔,最大的一块做了荷包,表姐可还从荷包上看出来点什么?”

    还能有什么特别之处?

    明妧来回翻看,又嗅了嗅里面的香草,一些有助于静心凝神的香草,是一般荷包惯用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摇头道,“没看出来。”

    苏瑶咯咯笑道,“我就说表姐不会发现吧。”

    “什么?”明妧追问道。

    苏梨道,“这是我们三个人绣的,我们也不知道表姐喜欢什么花,就绣了姑母最喜欢的梅花。”

    她们不说,明妧还真没发现,这三朵梅花不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她笑道,“肯定是一个绣娘教你们的针线活,都没差别。”

    大家有说有笑的往前走。

    送走苏瑶三姐妹,明妧顺带在花园里逛了一圈,就回菡萏苑了。

    刚进院子,海棠就走上前,对喜儿道,“喜儿,方才四儿托丫鬟来给你传话,让你去褚玉苑一趟。”

    喜儿望着明妧,明妧笑道,“去吧。”

    喜儿就屁颠屁颠的去找四儿了。

    夜色微凉,清风阵阵。

    闲来无事,明妧向雪雁学怎么打络子,雪雁手巧,很快就打个攒心梅花的络子,明妧笨手笨脚学了半天,也还是一头雾水。

    脑袋低半天,明妧都觉得脖子酸,想叫喜儿给她倒杯茶,眼睛扫了一圈,也没瞧见她,就问道,“喜儿呢?”

    雪雁摇头,“不知道呢,吃晚饭后就没瞧见她人影。”

    正说着,外面海棠打了珠帘进来,道,“姑娘,喜儿也不知道是着了凉,还是吃坏了东西,肚子疼,都跑了七八趟茅厕了,她晚上怕是没法值夜,让奴婢替她一晚上。”

    明妧不喜欢丫鬟值夜,可她们值夜,再加上周妈妈劝说,怕她夜里口渴要喝水,或是要起夜,让丫鬟伺候着,也省的她冻着了。

    拗不过周妈妈,明妧只能入乡随俗。

    听海棠禀告,明妧道,“待会儿扶喜儿过来一趟。”

    海棠点头记下,就退了出去。

    约莫半刻钟后,海棠就把喜儿给拂了过来,喜儿苍白的脸色,吓了雪雁一大跳,“怎么这么严重?”

    喜儿捂着肚子,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道,“我还活着就不错了。”

    “乱说什么胡话,”雪雁嗔了她一眼,拿了小杌子来,海棠扶喜儿坐下。

    明妧把手里打了一半的络子放下,道,“我给你把把脉。”

    喜儿赶紧把手伸出来,刚洗的手,水还没有干,她其实早就想来找明妧看了,她觉得自己不大对劲,她也不是没拉过肚子,可都没有这回严重,只是一刚出茅房,肚子里就疼起来,她又赶紧跑回去。

    霸占茅坑这么久,菡萏苑的丫鬟都对她有意见了。

    明妧给喜儿把脉,见明妧额头皱着,喜儿心揪了起来,害怕道,“姑娘,奴婢不会死吧?”

    她还没有活够啊。

    明妧把手收回来,吩咐雪雁道,“去书房拿颗止泻的药给喜儿服下,再送几颗去给二姑娘。”

    雪雁怔了一下,给喜儿吃止泻药是应该的,可这么晚给二姑娘送止泻药,莫非喜儿腹疼不止和二姑娘有关?

    没敢耽搁,雪雁赶紧去书房拿药。

    喜儿捂着肚子,望着明妧,明妧道,“你应该是在褚玉苑吃坏了肚子。”

    这药虽然猛,但不是一吃下去就会发作,从服下到药性发作,差不多一个半时辰。

    那时候的喜儿,正好在褚玉苑帮四儿挑衣裳,虽然卫明蕙还不会说话,但身为女儿家,谁没有一颗爱美之心,她又是跟着明妧去的,不想给明妧给侯府丢脸,四儿拿不定主意,就让喜儿去帮忙。

    虽然喜儿也没跟明妧参加过什么宴会,但至少也参加过几回,别家的没去,至少苏家每回都邀请她。

    这宴会上要注意的事,她们得牢记于心,千万不能因为不懂规矩,给明妧惹祸上身。

    喜儿在褚玉苑待了小半个时辰,泻药就是这段时间吃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